浦契尼三大歌劇《波希米亞人》:以愛情為題,映照舊時代下的人心餘溫

浦契尼三大歌劇《波希米亞人》:以愛情為題,映照舊時代下的人心餘溫
Photo Credit: © Monika Rittershaus,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次受邀至臺中歌劇院演出的《波希米亞人》,由現任瑞士蘇黎世歌劇院藝術總監、曾任柏林喜歌劇院藝術總監的德國導演安德理亞・荷穆齊所執導。

文:吳政翰(戲劇顧問,台大戲劇系兼任講師)

愛情,是歌劇史上反覆出現、歷久彌新的主題,也是義大利作曲家浦契尼(Giacomo Puccini)諸多作品裡的核心。例如,與《托斯卡》和《蝴蝶夫人》並列為浦契尼三大歌劇的《波希米亞人》,即以愛情為軸心,映照了十九世紀當時的社會景況,揮灑出強烈的戲劇張力,同時也走進了豐沛且多層的人性心理。

《波希米亞人》首演於西元一八九六年,取材自小說《波希米亞人的生活場景》,劇本同《托斯卡》和《蝴蝶夫人》皆出自於劇作家喬瑟培・吉亞科薩(Luigi Illica)和路基・伊力卡(Giuseppe Giacosa)之手。劇情主要描述幾位貧窮藝術家的生活,交織愛情、友情、社會等多重面向。

敘事上,藉由喜悲交錯的調性、多樣的角色塑形,以及充滿並置與對比的手法,彰顯了可貴的情愛力量,勾勒出寬廣的音樂光譜,並延伸至關於理想與生存、物質與精神、身體與心靈等多層面的辯證。

全劇分作四幕,時間設定在耶誕節,室外天寒地凍,室內渴望溫暖。第一幕,點出了幾位藝術家們困頓的生活,但他們樂觀自足,並未自憐自艾,詩人魯道夫甚至不惜把手稿當作木材來生火取暖。這開場簡短而有力,一方面以藝術家們面對生活窘迫的自娛,讓全劇有了明亮的起點,另一方面則強化了冷冽的困境,同時帶出了角色們的情感狀態。

開場不久的臺詞「愛情是烈火」,就已為全劇的愛情主題埋下了伏筆。半晌,屋內只剩魯道夫在家工作,陌生女子咪咪突然造訪借火。著名的詠嘆調〈你那冰冷的小手〉,讓兩人有了觸動,在寒冷的雙手與溫暖的情愫之間擦出了火花,接著愛情漸漸升溫,最後熾熱沸騰。

2_©_Monika_Rittershaus_照片提供:臺中國家歌劇院_※_20
Photo Credit: © Monika Rittershaus,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相對於第一幕的「冷」,第二幕直接以「熱」開始,場景轉至咖啡館,人群熙來攘往,充滿聖誕歡慶氛圍,出現多組愛侶的熱烈交談,並在言語中將愛情與商品並置一起,相互對應。爾後,穆賽塔現身,展現出女性角色態勢剛烈的一面,也讓整場氣氛熱度再次升高。

第三幕步入孤寂和蒼涼,冰天雪地之際,魯道夫和咪咪的感情出現危機,貧窮的魯道夫不忍再見到身體因病日漸孱弱的咪咪,希望對方尋得一位有錢的情郎,於是夢想不敵現實,物質吞噬了愛情,兩人難分難捨,另一邊則是穆賽塔和情人馬爾切洛在鬥嘴,兩兩形成對比。在最後的第四幕,戀人們緬懷故情,重修舊好,咪咪在魯道夫的陪伴下安息,再一次地,愛情超脫了物質,讓冷冽的嚴冬和悲傷的結局,殘存一絲絲餘溫。

此次受邀至臺中歌劇院演出的《波希米亞人》,由現任瑞士蘇黎世歌劇院藝術總監、曾任柏林喜歌劇院藝術總監的德國導演安德理亞・荷穆齊(Andreas Homoki)所執導,以簡約而著重意象的風格、簡單而毫不繁複的舞台,聚焦於人物與人物、人物與空間的關係,堆砌出精準而強烈的戲劇張力

此版製作特別的是,將背景移至現代,並打破場景界線,室內與室外疊於一處,以空間狀態來反映劇情流動與角色心境。在近乎空曠的舞台上,擺著一棵巨大的聖誕樹,貫穿全場,成了一枚醒目的象徵。隨著每一幕不同的氣氛和情緒,聖誕樹擺放方式有所變動,整個空間質地也漸有不同,從失衡到歡慶,從希望到絕望,從熱鬧到傾圮,從溫馨到冷清,層次分明,變幻無窮,把戲劇行動給空間化了,使得愛情的溫度融入聽覺也揉入視覺之中,跨越了語言藩籬,以直觀且直覺的方式,深入觀眾的心坎裡。

節目訊息

名稱:2020 NTT遇見巨人─浦契尼歌劇《波希米亞人》

時間:12/24 (四) & 12/25 (五) 19:30
   12/26 (六) & 12/27 (日)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詳情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