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領導威信會不會無效化,最後變成令不出中南海(下)?

習近平的領導威信會不會無效化,最後變成令不出中南海(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克強如果結合各級官員,消極不配合政策,甚至是採取行動,在習近平第二任任期屆滿時,逼習近平下台,那說不定會受到中國社會民眾與歐美國家的支持。這也是習近平接下來一、兩年內,最嚴重的威脅,也是腥風血雨的導火線。

文:王臻明

中國政府可能由多股不同勢力把持的問題,到了地方更為嚴重,原因在於中國有很濃的地域保護主義。中國共產黨執政以後,長期施行戶口二元制度,嚴格區分城市戶口與農村戶口,這一開始的原因是要避免農村戶口四處移動,形成所謂的「盲流」,並讓農村可以維持一定的勞動人口。

但在中國推動改革開放以後,鄧小平「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的政策,全力扶植沿海城市發展,大量外資投資的工廠需要勞動力,再加上中國本身的農村問題嚴重,讓農村青壯人口選擇離開農村,大量湧入城市之中。但任何城市都無法毫無限制地收納大量人口,這會導致城市的福利制度與基礎設施快速崩潰,唯一的方法就是限制城市居民的資格,因此中國在改革開放以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戶口二元制度變的更嚴厲。

這些大城市一方面需要這些農村來的廉價勞動力,但一方面卻又拒絕讓這些人定居在城市之中,因此形成了一個世界,兩種戶籍身份,享受的福利天差地遠的情況。這些沒有城市戶口,從農村到城市裡尋求工作機會的人被稱農民工,是中國社會裡最弱勢的一群人。很多城市使用各種方法來驅逐或阻擋農民工長期居住在城市之中,如之前北京大舉驅逐所謂的「低端人口」,就是其中一個最好的例子。

v4g4qez7rwdyhjjqzx9smx2gu0cf4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種情況其實在中國層出不窮,已經擁有較多資源的城市並不會分享這些資源,以平衡城鄉差距,反而為了避免自己手上的資源被大量農民工稀釋,而興起地域保護主義。甚至以圈地建設等方式,從周邊的農村中吸取更多的資源,讓中國的城鄉差距進一步惡化。

中國共產黨政府為了打造繁榮的櫥窗,一開始全力支持這些大城市發展,等到這些大城市變成巨獸後,已經無法改變這既定的事實。即使戶口二元制受到太多的批評,中國政府也多次努力想要改變這樣的情況,嘗試廢除城市與農村的二元戶口制度,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些改革的成效不彰。中國的改革開放讓一部份的人富起來是事實,但富起來的城市地區並沒有幫助那些還處於貧窮的內陸地區,反而極盡能事的掠奪資源。

這種情況在世界各國其實都一樣,就以台灣為例,過去為了首都發展,台北市獲得最多的中央統籌分配款,長期為地方縣市所詬病,但在台灣社會整體較為富裕以後,台北市也不曾主動提出應該公平分配統籌分配款,反而不斷爭取各種資源,還反過來指責各縣市政府是因財政記律不佳才導致負債累累,嘲笑地方連學校的冷氣電費都繳不起。

在擁有言論自由與議會監督的台灣尚且如此,在中國的情況就不問可知。堵塞的言路讓中國的知識份子很少能就這個問題提出建言,腐敗的官僚系統又讓情況更為雪上加霜。這種地域保護主義在中國幅員廣闊,天高皇地遠又缺乏輿論批評的情況下,很容易出現小王國。

地方官員濫用職權,大舉斂財,助長城市掠奪鄉村,常以集中發展為名,將資源集中於城市地區,以打造光鮮亮麗的城市,也方便從中上下其手,中飽私囊。這種吸血式的經濟發展模式,廣泛出現中國的二線、三線城市之中。形成一線大城市受到國家政策照顧,成為吸血巨獸,二線、三線小城市被貪官污吏把持,成為小吸血蟲的特殊景象,讓中國社會的發展進一步失衡。

中國共產黨政府並不是不知道這樣的問題,也曾經試圖解決這種情況,以平衡城鄉差距,解決農民工的問題。中國社會的知識份子們也在緊縮的言論環境中,努力提出警告。如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就曾引來輿論的強烈批評,中國共產黨政府還不斷宣傳正在全力改善農民工的待遇,強調對農村環境的重視,甚至嚴禁突顯農民工悲慘遭遇的影視作品。

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共產黨政府的政策往往只重視解決表面問題,而不願意面對整體的結構性失衡。同時想要解決目前中國社會嚴重城鄉差距問題的一個另重要關鍵是,中央政府必需要強而有力,因為這勢必會影響到地方諸候的權力與各級貪污腐敗官員的利益。當習近平的領導力開始受到質疑,地方勢力就更不會把北京的命令放在眼中。

RTX1354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習近平應該非常瞭解這種情況,因為在他剛剛上台,權力還未穩固時,薄熙來事件就已經讓他知道地方諸候的勢力盤根錯節。更清楚這種地方勢力往往與貪污腐敗勾結在一起。習近平後來展開的打貪運動,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問題在於習近平的出發點在於權力鬥爭,而不是要認真處理這種結構失衡。同時共產黨一言堂式的統治模式,不可能放寬輿論控制,結果當然是成效不彰。甚至習近平後來為了擴張自己的權力,打破中國領導人十年任期的限制,更緊縮言論空間,讓問題更為雪上加霜。

習近平雖然整肅了薄熙來,拉下了許多地方官員,但只是換上另一批的地方諸候而已,習近平甚至還默許這些人的違法行為來換取效忠,整體來說是飲鴆止渴,這些在習近平羽翼下建立自己小王國的地方官員,未來恐怕會更加難以節制。

中國共產黨政府雖然長期強調自己也是依法治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中國就是一個人治的社會,各級官員仰賴個人關係與彼此的利益勾結,從中央一層接著一層往下,直到最基層的地方官員,形成各個派系與小集團,這從周永康與薄熙來的關係,就可以看出這種模式。

當中央的政治局常委們因為政治鬥爭而各懷鬼胎,地方官員又因地域保護主義與貪污腐化而各自為政,各擁其主,各自結黨營私時。一旦未來習近平的權威在內憂外患下,進一步受到各方的質疑與挑戰時,習近平是否還能有效控制這部龐大又陳腐的統治機器,可能是未來最值得觀察的問題。

周永康與薄熙來是否有聯手策劃政變,這只有少數人核心人士知道,可能會成為未來的歷史謎團。但是目前李克強與習近平的不合傳聞,恐怕不是空穴來風而已,畢竟習近平執政到現在,讓中國處境艱難的情況顯而易見。

李克強如果結合各級官員,消極不配合政策,甚至是採取行動,在習近平第二任任期屆滿時,逼習近平下台,那說不定會受到中國社會民眾與歐美國家的支持。這也是習近平接下來一、兩年內,最嚴重的威脅,也是腥風血雨的導火線。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