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歐洲的感性邊疆》:烏拉圭再獨立之父「東岸三十三人」,其實就相當於是阿根廷的連橫

劉仲敬《歐洲的感性邊疆》:烏拉圭再獨立之父「東岸三十三人」,其實就相當於是阿根廷的連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小國當中分裂出來的比較小的國家,像烏拉圭這樣解體比較徹底的國家,與像阿根廷和巴西這樣解體不大徹底的國家相比,是更容易實現自由民主的。這就是西班牙各殖民地在民主化的過程中間給全世界留下的教訓。

文:劉仲敬

附錄(2)烏拉圭:從地區到民族的意外發明

(前略)

按照我們現在看到的烏拉圭的建國神話和民族神話,烏拉圭的國父有三批人,一批是建國之父隆德奧,另一批是獨立之父阿蒂加斯,還有一批是再獨立之父「東岸三十三人」。但是實際上,如果你把拉普拉塔河殖民地按照一個類似大中華的史觀來寫的話,你就會看到:第一,阿蒂加斯和隆德奧這兩位後來的烏拉圭國父,在當時誰都沒有想讓烏拉圭獨立,他們都是烏拉圭人,但是都自以為自己是阿根廷的軍閥;而且,他們在內戰中是站在不同方面的。

隆德奧這位獨立戰爭的大英雄是站在阿根廷中央集權派一邊的,要求布宜諾斯艾利斯把外省都統治起來;阿蒂加斯這位獨立戰爭的另一位大英雄則是站在聯邦派一邊的,要求包括烏拉圭東岸省、科爾多瓦省的其他各外省都在聯邦主義的基本憲制之下實行高度自治,但並不是要推翻布宜諾斯艾利斯或者是要從阿根廷獨立出去。

他們的最初目的是要打進布宜諾斯艾利斯,而不是脫離出去,但是他們最後打了敗仗。打了敗仗的原因,是遭受了布宜諾斯艾利斯和葡萄牙人的兩面夾擊。葡萄牙人控制著整個巴西,而烏拉圭河以東的阿根廷領土則是阿根廷領土中最接近巴西的一部分。康熙皇帝寧可讓荷蘭人占領台灣,也不願讓鄭成功家族打著明朝的旗號占領台灣;同樣,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中央集權派寧可把烏拉圭東岸交給葡萄牙人占領,也不願讓聯邦派占領。

結果,巴西的葡萄牙人就在聯合省中央政府的默許下在一八一六年打進了烏拉圭,原先的聯邦派各省也把阿蒂加斯拋棄了。阿蒂加斯已經老了,於是他就跑到巴拉圭去,做了一個退休莊園主,完全退出了政界。這個時候,隆德奧已經做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中央政府的主席。

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阿蒂加斯也好,隆德奧也罷,追求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建立一個烏拉圭國家和烏拉圭民族。隆德奧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中央集權的阿根廷國家,對烏拉圭的態度頂多就是把它變成中央集權的阿根廷的一部分;阿蒂加斯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聯邦主義的、像美國一樣的阿根廷,把烏拉圭變成像是美國各州一樣的阿根廷的一個州。他們都不想要烏拉圭民族,所以也就各走各的路了。

現在的烏拉圭在葡萄牙統治下,只好另外找人,而這些人也就是流亡在阿根廷的烏拉圭人,也就是後來著名的烏拉圭「再次」獨立英雄,所謂的「三十三人」。照烏拉圭的民族神話,這三十三人渡過烏拉圭河,到了東岸,趕走了葡萄牙侵略者,在一八二五年恢復了烏拉圭的獨立。但是實際上的故事是這樣的:

阿根廷的政府就像是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時刻不忘要收復香港和台灣一樣,它也是時刻不忘記被英帝國主義和葡萄牙帝國主義奪走的烏拉圭東岸行省。在他們看來,烏拉圭東岸在我們阿根廷聯邦的統治下過得好好的,你們的著名將領隆德奧都在我們中央政府當了主席這樣的大官,我們阿根廷沒有一絲一毫虧待我們的烏拉圭同胞,就像中華民國沒有一點虧待你們台灣人或者滿洲人一樣。

你們自己也不是心甘情願獨立的,而是帝國主義害了你們、吞併了你們。那麼我們當然要在我國的領土之上,像是蔣介石在重慶建立台灣革命同盟會和台灣國民革命黨、時刻都想把台灣奪回來那樣,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建立烏拉圭解放組織,時刻都想找到機會把烏拉圭從葡萄牙人手裡奪回來。

烏拉圭三十三人其實就相當於是阿根廷的連橫。連橫原來是日本統治下的台灣人,然後他跑去投奔了國民黨人。蔣介石培養他,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打回台灣去,收回台灣。烏拉圭三十三人的情況跟連橫他們是一模一樣的,他們大多是葡萄牙統治之下的烏拉圭居民,然後跑到阿根廷去,被阿根廷的中央集權派收編了,希望借阿根廷的力量打回烏拉圭去,把烏拉圭重新歸併到阿根廷的勢力中。

後來這樣的機會果然來了,在葡萄牙內亂、烏拉圭本地又發生動亂的情況下,阿根廷軍隊渡過烏拉圭河,在三十三人的帶領之下重新占領了烏拉圭,宣布烏拉圭自古以來就是阿根廷的土地,現在終於回到祖國了。三十三人其實不是作為烏拉圭獨立戰爭的英雄建立了獨立的烏拉圭,而是作為阿根廷軍隊的帶路黨,在阿根廷軍隊刺刀的保衛之下,把烏拉圭重新變成了阿根廷的一個行省。

但是現在的國際形勢就不容許他們吞併烏拉圭了。巴西是南美洲的大國。這一次失敗是暫時的失敗,它很快就捲土重來了。阿根廷的實力雖然打烏拉圭沒有問題,但是打巴西就很有點吃力,就有點支持不住,再加上英國人又進來干涉。英國人不在乎任何地方歸任何人統治,但是在乎自由貿易。

英國人看出,一個小國林立的南美洲比較有利於自由派的事業。一方面是小國的憲法結構容易穩定,不容易像大國那樣不斷地爆發出袁世凱、張作霖這樣的軍事政變;另一方面,小國更容易實行自由貿易政策,它不會像是巴西和阿根廷這樣的大國那樣有很大的野心。

巴西和阿根廷都想把自己變成南美洲的美國,變成跟英國平起平坐的大國。那樣的話,你要做大國,就要有強大的工業體系,要有強大的工業體系,就要搞高關稅,盡可能發展本國的工業,盡可能排斥英國的工商業產品。而像烏拉圭這樣的小國就沒有這樣的追求,因為就它的體量來說的話也只有台灣那種大小,它不可能把自己變成像是美國那樣的大國,不可能讓自己跟大英帝國平起平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