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史》:英國殖民政府想發展「現代」經濟,把「文明」帶給奈及利亞

《奈及利亞史》:英國殖民政府想發展「現代」經濟,把「文明」帶給奈及利亞
Photo Credit: The National Archives UK@Wiki OGL v1.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奈區人民願意參與這種利歐商多於利己的殖民經濟呢?其實對很多人來說,這種輸出經濟一開始利潤頗多。

文:黃女玲

殖民經濟

英國殖民統治以「文明化」奈及利亞之名,改變了奈區的傳統政治制度,同時也改變了奈及利亞的經濟。英國很理想化的相信,他們可藉由在奈區發展「現代」經濟,把「文明」帶給奈及利亞社會。

英國殖民政府認為要滿足「雙重委權制」的要求,需要擴展商業基礎建設,並在整個奈及利亞推行增值貿易,俾使殖民政府所做的努力對歐洲的商販以及奈區的生產商都有利。但實際上所呈現的是:殖民經濟大大的增富英商業組織,但對於把奈區的工商業發展成恆續之現代化經濟的理想,卻差了一大截。

英國在奈區發展經濟的做法有三個主要的目標:第一個目標是藉由輸出奈區生產的原物料(如經濟作物及礦產),並輸入從歐洲來的加工完成品,來擴展奈區的商業。為促進這種增值商業的發展,殖民政府大規模的改進奈區的運輸及電信建設,如建鐵路、道路、設立電報設備、港口,並擴展可通航的水路。

第二個目標就是把奈區帶進以英鎊為主的交易經濟。第三個目標則是強迫奈區人民為掙取英鎊而工作。久而久之這種殖民經濟策略,導致奈區人民越來越依賴英歐公司所支配的輸出經濟;如此,奈區人民所組的企業永遠無法與英歐公司競爭,因為這種輸出經濟到頭來只是在犧牲奈區的原民生產商以增肥英商組織的利潤。

殖民時代的奈區北方最重要的輸出作物是花生和棉花,西南地區是可可粉,而東南部則是棕櫚樹產物。在這個時期自給性作物如樹薯、山藥、以及玉米依然相當重要。但英國政府在奈區的經濟策略是使農業生產轉向利於輸出的經濟作物,結果自給性作物的生產就受到打壓。

1930年之前的殖民期現金作物的生產成倍數型成長。比方說,1900到1904年及1925到1929年間奈區每年平均的作物輸出量的增加,如下表:(每年/噸)

奈及利亞作物

奈及利亞的主要輸出礦產是錫以及少量的金、銀、鉛、及鑽石。煤礦的開採始於東南部靠近伊努谷城(Enugu)的地方;煤礦也是英國殖民政府著力的重點,主要作為鐵路火車發動的燃煤。錫主要產於奈中部環繞包齊(Bauchi)的地帶及北部的糾斯高原(Jos Plateau)。1907年錫的輸出量只有一百二十一噸。但到了1930年輸出量已衝到一萬二千噸。

為促進這些礦產的輸出,英國殖民政府大規模建設奈及利亞的運輸設施,疏通沼澤地、挖深航行水道、建橋鋪路、興建電報線路以利溝通;其中最重要的是建鐵路以連結各重要城市。

1900年一條連接拉哥斯和以巴但的鐵路已開始營運。此鐵路幹線1907年連結到歐修堡(Oshogbo),到了1909年則更往北連到奈佳河岸的捷巴(Jebba)。北方鐵路工程計劃就是把北地的主要貿易中心與奈佳河連接起來,如此一來貨物可由鐵路運到奈佳河,再改走河道到南部海岸。

1902年一條連結潤傑如(Zungeru)與一奈佳支流卡都納河(River Kaduna)的短程鐵道興建完成。1907年一條計劃把潤傑如、匝利亞、開諾與奈佳河岸的巴魯市(Baro)連接起來的鐵道正式開工。1912年1月1日拉哥斯幹線與開諾幹線連接起來,自此之後貨物可以從北方直接運往南岸的拉哥斯。

經濟作物的生產,不管是可可豆、花生,還是棕櫚樹產物,都是由小規模農產商所主宰。他們一直使用傳統的方法種植、採收,然後也以傳統的方式處理農產品再送往市場販售。眾多小規模農產商的存在,意味著農產商彼此間的競爭很大,導致價格低廉。再者,經濟作物都是產於奈及利亞內地再運往海岸輸出,造成本來生存競爭大的小規模農夫得面對更多的困難,他們要不得支付運費把農產品運往海岸,不然就是把產品賣給中盤商,中盤商再把產品運往海岸,以高一些的價格賣給歐商經營的船運公司。

奈商之間競爭大,只會對歐商公司有利,因歐商彼此之間不用面對相同的競爭。到了1939年,整個奈及利亞三分之二的輸出貿易量由七家歐商公司所控制,其中最大的一家是聯合非洲公司(United Africa Company, UAC),其母公司優尼列瓦 (Unilever)是英荷企業聯盟。

在1939年聯合非洲公司主宰40%的奈及利亞輸出經濟,而其母公司則控制了奈區所有境外貿易的80%。如此由少數幾家大型公司主導的局面,自然能賤價買進,高價賣出。大型歐商礦業公司也主宰礦產的煉製,1910年代幾個像是洛普錫業公司(Ropp Tin)、拿拉谷塔公司(Naraguta Company)等礦採公司專門煉製糾斯高原的錫礦,光是1914年就各獲取了100%的利潤。

殖民經濟的剝削,使得奈及利亞在殖民時期很少有長續性的經濟發展。二戰之前,視利如命的歐商公司和吝嗇的殖民政府都不願意在奈區做長期的發展投資。歐商公司把賺得的錢帶回歐洲,剝削奈及利亞的勞力,養肥其股東。就因為有太多奈區的資源財富被榨取以成就歐商的利潤,很少有奈及利亞人能賺得足夠的錢投資本地的發展方案。

雖有少數的地方工業仍繼續蓬勃發展,像是傳統紡織業、釀酒業及鑄鐵業,但大部分奈及利亞的本土工業產品都無法與大量生產、成本低、大量進口充斥奈區市場的歐洲商品競爭。於是奈及利亞成了這種殖民經濟的業者和勞工,而這類經濟對他們國家的長程發展所能做的貢獻少之又少。

為什麼奈區人民願意參與這種利歐商多於利己的殖民經濟呢?其實對很多人來說,這種輸出經濟一開始利潤頗多。在有些地區,花生、棉花以及棕櫚油樹,好幾世紀以來已是奈區人民栽培自用的作物,殖民政府只需鼓勵奈農多多種植這類作物,在自用之餘,還可供輸出,於是很多農人開始把輸出經濟看成是補充收入的來源,因此非常願意配合。在1920年代末之前,很多奈農已能種植非自用純供輸出的作物而賺取豐厚的利潤;如二十世紀前三十年,純供輸出的可可豆種植使很多小規模奈農致富。

殖民經濟下的其他類工作就不像上述的那麼吸引人了。外商公司和殖民政府都需要用奈區的勞工,礦業公司需要礦工,船運公司需要碼頭工人,鐵路公司需要貨物搬運工,而殖民政府則需要工人來建築鐵路、道路、港口以及公共建築——這些都是殖民經濟賴以生存的。

外商公司和殖民政府都非常依賴奈區的勞動力來做這些工作,但這類工作薪資很低,而且都是粗活,不僅辛苦,有時還很危險。他們要求工人到遠方工作,但幾乎不給任何升遷或調薪的機會,因此這類工作一點也不吸引人。因此大部分奈區在殖民早期都有勞工短缺的問題,外商公司和殖民政府也都覺得很難吸引勞工前來應徵工作。

殖民政府用幾種方法來迫使奈人做這類粗工,其中一種就是使他們服苦役(即強迫勞役,forced labour,特別指強迫牢囚工作而不給薪)。殖民時期苦役很普遍,在整個奈區,原住民行政單位常被迫供應勞力,有時以此來取代課稅,而工人付出大量勞力,所得卻少的可憐。殖民政府使用苦役來建鐵路、港口、道路;礦業公司使用受北方原住民行政單位徵召的勞役。

然而即便如此,還是無法解決勞工短缺的問題。當然,很多原住民工人不願意選擇這類工作,而且也抗拒這些強迫勞役的作法。即使是給薪契約,礦工的待遇還是很差,很多礦工的薪水連應付自己的吃穿都不夠,於是他們常逃去從軍以掙脫這種苦役或工作契約。在奈西南地區,殖民政府怨嘆有很多苦役潛逃到可可豆種植園,因為種可可豆報酬好,工作也較自由。

相關書摘 ▶《奈及利亞史》:受西式教育的新一代奈及利亞人,催生反抗殖民的國家主義運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奈及利亞史――分崩離析的西非古國》,三民書局出版

作者:黃女玲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奈及利亞,位於西非撒哈拉沙漠南緣,由三大族群、兩百多個少數民族所組成。自古以來,此地即薈萃了諸多族群,原本部落林立的社會,自西元十世紀,開始有了改變。北方部落因橫跨撒哈拉的商貿往來,與伊斯蘭文化迸發出新的社會型態;位於南方的族群,則因與進行海外探險殖民的歐陸國家接觸,被迫展開數百年之久的奴隸貿易,皈依基督的人口亦大量增長。當代奈及利亞的文化樣貌已出現大致的輪廓。

十八、十九世紀,歐洲列強相繼侵入,受迫於柏林會議的專斷裁定,西非被劃分為數個殖民地,奈及利亞,即是這段歷史中沉重的產物。在英國榨取經濟利益、挑撥族群衝突等統治方式下,獨立後的奈及利亞仍面臨嚴重的經濟問題與族群內戰。何謂「奈及利亞」?對於各民族來說,一直是個模糊而難解的疑問。

現今的奈及利亞雖以其豐富石油資源,躍升非洲第一大經濟體。然在政治敗壞、貪瀆成風的情況下,巨額收入非但沒有改善生活品質,反而成為助長國家動盪的燎原之火。加以南北對立、族群衝突等問題,人民早已厭倦等待無法實現的正義,率先掀起戰火。如此分崩離析之國,至今,仍在尋找能一展非洲雄鷹之姿的契機!

書封_《奈及利亞史:分崩離析的西非古國》(三民書局10月國別史新書)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