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來看你:跨國同志伴侶的親密關係為何顛沛流離?

飄洋過海來看你:跨國同志伴侶的親密關係為何顛沛流離?
僅為同性伴侶示意圖,非內文提及當事人之真實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訪談過程中,跨國同志伴侶幾乎都認定「結婚」是最能完整保障居留權的方式,畢竟彼此的思念太深、分離的日子太艱難,而團聚的那天還很遙遠。

文:凱俐

2020年5月,梁靜茹、艾怡良重新翻唱經典歌曲〈飄洋過海來看你〉,搭配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盟)倡議「跨國同婚」所拍攝的MV,推出一週即超過兩百萬人次點閱!

台、日男主角為了相聚,在機場被盤查的情節惹來無數觀眾的眼淚,卻也引發一些人質疑:台灣移民署真的會盤查日本人嗎?

該情節的確是依照真實事件改編,但不能否認的是,此MV確實再次強化了跨國同性伴侶「高富帥」的形象,一如電影《囍宴》中的高偉同與賽門、《滿月酒》的丹尼和美國男友。談跨國戀情的同志情侶在銀幕前,被浪漫化為「來自上流社會,不愁吃穿」、「為愛走天涯」的形象,然而多數跨國同志伴侶並非如此。尤其是台灣人與移工的戀情,可說是在經濟困境、移工制度與身分、文化的夾縫中,勉力維繫。

台灣來自菲律賓、印尼、越南等各國的移工人口,至2020年已超過71萬人。移工可約略分為「產業移工」及「社福移工」,產業移工多數在科技業、工廠、漁船工作,社福移工則可能在醫院、機構、家庭工作。

這些遠渡而來的移工,在台灣付出高密度的勞力,工作時間相當長,薪資相對較低,甚至在居住、外出等自由皆受到種種限制。即使如此,移工仍渴望擁有可以彼此陪伴、有幸福感及歸屬感的愛情。

在異國萌芽的愛情,未必能自由茁壯

有些移工在原生國家已和異性結婚、組織家庭,一直以來壓抑或未曾發現自己對於同性的愛情。來到台灣工作後,環境較為多元、開放;地理上遠離原鄉社會,亦無需顧慮家庭或他人的眼光,在相對陌生化的台灣社會中,同性情感與慾望較能獲得寬廣的釋放空間【註】

然而,多數移工必須與雇主同住,或集中住在工廠附設的宿舍,即使是下班時間,也受到嚴格的門禁管制。少有或甚至沒有自由的空間,生活缺乏隱密性,對於想要發展親密關係,有決定性的阻礙。

移工與台灣人的交集多是從同一個工作環境開始,像是菲律賓籍的安娜和35歲的小莫就是南科園區同部門工作的同事。兩人自2017年開始交往,但能交集的時間卻很少,平時只能在休息、下班時間一起吃飯,或是只在工廠附近走走,畢竟大約7點半才下班,而安娜宿舍有10點半的門禁,不能晚歸。

「門禁時間到了還沒有回去,宿舍它會有懲戒,會開一張懲處單,如果懲處單開多了的話,就會變相地影響到她的續約。」在無法掌握續約與否之前,小莫和安娜只能選擇遵守門禁規定。

此外,透過仲介進到工廠的安娜,勢必要住在宿舍裡,不得外宿。偶爾兩人共同排到休假,想外宿更是必須提前3天至1週申請,卻不一定可以核准。因此兩人的約會也不能跑遠,到了晚上10點半,灰姑娘就必須準時回到宿舍。工廠對移工的諸多限制,讓簡單的交往日常必須得處處妥協。

28歲菲律賓籍的小瑪第一次以移工契約來台工作時,和39歲的Kim是南科工廠同事。最初因為小瑪失戀,Kim常會關心她,後來Kim開始約小瑪外出吃飯、逛夜市,兩人漸漸走在一起。

Kim的工作方式是「做二休二」,加班時「做三休一」,但小瑪只有「週休一日」,並且得配合日、夜輪班,勞動條件比Kim差很多。小瑪換了工作契約後,到另一家工廠上班,週間住在工廠附近的獨立宿舍,方便就近上下班。只是每月要從薪水扣住宿費約2千200元,再加上原本必須負擔的仲介費,即使小瑪常常加班,實領薪資也只不過在3萬元左右,相當辛苦。

除了在工作場域認識對象、進而交往,移工也會透過交友APP認識新朋友。41歲菲律賓籍John就是在交友軟體上,與小他10歲Leo搭上線的,當時John已在新竹當廠工,Leo則在台北工作、居住。從初認識、交往至今,John都必須住在工廠提供的宿舍,依門禁規定從週日晚上到週五之間的工作日都不得外宿,因此兩人只能利用週末見面。週間兩人下班後,會持續開著視訊,一起吃晚餐、聊聊當天發生的大小事,也可以各自追劇、玩手遊,稍微彌補無法在身邊陪伴著彼此的想念,直到說晚安,並且期待著週五的擁抱。

相較安娜的處境,小瑪相對自由一些,週末休假可以和Kim同住,兩人甚至會搶著做家事。而體貼的Kim總是希望小瑪好好休息,「我們的工時就不平等了啊,為什麼還要她多做這些家事?」

週休二日的John,會在週五晚上到台北與Leo會合,兩人也會一起和朋友們聚餐、出遊,休假不必趕著回宿舍,相對自由時間較多,約會與生活品質也較佳。移工制度中,工廠採輪班制或週休制、移工住宿門禁嚴格程度,確實深深影響跨國伴侶的交集。

那些理所當然的日常,卻是跨國伴侶遙遙在望的想像

訪談過程中,跨國同志伴侶幾乎都認定「結婚」是最能完整保障居留權的方式,畢竟彼此的思念太深、分離的日子太艱難,而團聚的那天還很遙遠。

安娜的三年工作合約到期後,在2019年8月回到菲律賓,而因為34歲的年齡較長,不若二十多歲的移工是仲介理想的人力,因此不易再次申請到台灣工作。兩人為了見面,安娜幾次嘗試以14天免簽證觀光的方式來台,卻因入台次數頻繁而受到海關特別詢問。甚至在更換護照後,海關還要求出示舊護照查驗,當時沒有攜帶舊護照的安娜,在機場煎熬忐忑了大半天。小莫擔心任何因素都可能會影響往後的入境許可,之後再也不敢讓安娜待滿14天,大約到第12天的時候,安娜就必須搭機回菲律賓,壓縮了原本就已很短暫的相聚時間。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