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來看你:跨國同志伴侶的親密關係為何顛沛流離?

飄洋過海來看你:跨國同志伴侶的親密關係為何顛沛流離?
僅為同性伴侶示意圖,非內文提及當事人之真實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訪談過程中,跨國同志伴侶幾乎都認定「結婚」是最能完整保障居留權的方式,畢竟彼此的思念太深、分離的日子太艱難,而團聚的那天還很遙遠。

文:凱俐

2020年5月,梁靜茹、艾怡良重新翻唱經典歌曲〈飄洋過海來看你〉,搭配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盟)倡議「跨國同婚」所拍攝的MV,推出一週即超過兩百萬人次點閱!

台、日男主角為了相聚,在機場被盤查的情節惹來無數觀眾的眼淚,卻也引發一些人質疑:台灣移民署真的會盤查日本人嗎?

該情節的確是依照真實事件改編,但不能否認的是,此MV確實再次強化了跨國同性伴侶「高富帥」的形象,一如電影《囍宴》中的高偉同與賽門、《滿月酒》的丹尼和美國男友。談跨國戀情的同志情侶在銀幕前,被浪漫化為「來自上流社會,不愁吃穿」、「為愛走天涯」的形象,然而多數跨國同志伴侶並非如此。尤其是台灣人與移工的戀情,可說是在經濟困境、移工制度與身分、文化的夾縫中,勉力維繫。

台灣來自菲律賓、印尼、越南等各國的移工人口,至2020年已超過71萬人。移工可約略分為「產業移工」及「社福移工」,產業移工多數在科技業、工廠、漁船工作,社福移工則可能在醫院、機構、家庭工作。

這些遠渡而來的移工,在台灣付出高密度的勞力,工作時間相當長,薪資相對較低,甚至在居住、外出等自由皆受到種種限制。即使如此,移工仍渴望擁有可以彼此陪伴、有幸福感及歸屬感的愛情。

在異國萌芽的愛情,未必能自由茁壯

有些移工在原生國家已和異性結婚、組織家庭,一直以來壓抑或未曾發現自己對於同性的愛情。來到台灣工作後,環境較為多元、開放;地理上遠離原鄉社會,亦無需顧慮家庭或他人的眼光,在相對陌生化的台灣社會中,同性情感與慾望較能獲得寬廣的釋放空間【註】

然而,多數移工必須與雇主同住,或集中住在工廠附設的宿舍,即使是下班時間,也受到嚴格的門禁管制。少有或甚至沒有自由的空間,生活缺乏隱密性,對於想要發展親密關係,有決定性的阻礙。

移工與台灣人的交集多是從同一個工作環境開始,像是菲律賓籍的安娜和35歲的小莫就是南科園區同部門工作的同事。兩人自2017年開始交往,但能交集的時間卻很少,平時只能在休息、下班時間一起吃飯,或是只在工廠附近走走,畢竟大約7點半才下班,而安娜宿舍有10點半的門禁,不能晚歸。

「門禁時間到了還沒有回去,宿舍它會有懲戒,會開一張懲處單,如果懲處單開多了的話,就會變相地影響到她的續約。」在無法掌握續約與否之前,小莫和安娜只能選擇遵守門禁規定。

此外,透過仲介進到工廠的安娜,勢必要住在宿舍裡,不得外宿。偶爾兩人共同排到休假,想外宿更是必須提前3天至1週申請,卻不一定可以核准。因此兩人的約會也不能跑遠,到了晚上10點半,灰姑娘就必須準時回到宿舍。工廠對移工的諸多限制,讓簡單的交往日常必須得處處妥協。

28歲菲律賓籍的小瑪第一次以移工契約來台工作時,和39歲的Kim是南科工廠同事。最初因為小瑪失戀,Kim常會關心她,後來Kim開始約小瑪外出吃飯、逛夜市,兩人漸漸走在一起。

Kim的工作方式是「做二休二」,加班時「做三休一」,但小瑪只有「週休一日」,並且得配合日、夜輪班,勞動條件比Kim差很多。小瑪換了工作契約後,到另一家工廠上班,週間住在工廠附近的獨立宿舍,方便就近上下班。只是每月要從薪水扣住宿費約2千200元,再加上原本必須負擔的仲介費,即使小瑪常常加班,實領薪資也只不過在3萬元左右,相當辛苦。

除了在工作場域認識對象、進而交往,移工也會透過交友APP認識新朋友。41歲菲律賓籍John就是在交友軟體上,與小他10歲Leo搭上線的,當時John已在新竹當廠工,Leo則在台北工作、居住。從初認識、交往至今,John都必須住在工廠提供的宿舍,依門禁規定從週日晚上到週五之間的工作日都不得外宿,因此兩人只能利用週末見面。週間兩人下班後,會持續開著視訊,一起吃晚餐、聊聊當天發生的大小事,也可以各自追劇、玩手遊,稍微彌補無法在身邊陪伴著彼此的想念,直到說晚安,並且期待著週五的擁抱。

相較安娜的處境,小瑪相對自由一些,週末休假可以和Kim同住,兩人甚至會搶著做家事。而體貼的Kim總是希望小瑪好好休息,「我們的工時就不平等了啊,為什麼還要她多做這些家事?」

週休二日的John,會在週五晚上到台北與Leo會合,兩人也會一起和朋友們聚餐、出遊,休假不必趕著回宿舍,相對自由時間較多,約會與生活品質也較佳。移工制度中,工廠採輪班制或週休制、移工住宿門禁嚴格程度,確實深深影響跨國伴侶的交集。

那些理所當然的日常,卻是跨國伴侶遙遙在望的想像

訪談過程中,跨國同志伴侶幾乎都認定「結婚」是最能完整保障居留權的方式,畢竟彼此的思念太深、分離的日子太艱難,而團聚的那天還很遙遠。

安娜的三年工作合約到期後,在2019年8月回到菲律賓,而因為34歲的年齡較長,不若二十多歲的移工是仲介理想的人力,因此不易再次申請到台灣工作。兩人為了見面,安娜幾次嘗試以14天免簽證觀光的方式來台,卻因入台次數頻繁而受到海關特別詢問。甚至在更換護照後,海關還要求出示舊護照查驗,當時沒有攜帶舊護照的安娜,在機場煎熬忐忑了大半天。小莫擔心任何因素都可能會影響往後的入境許可,之後再也不敢讓安娜待滿14天,大約到第12天的時候,安娜就必須搭機回菲律賓,壓縮了原本就已很短暫的相聚時間。

經濟方面亦是極大考驗,由於菲律賓當地工資相當低,安娜幾次來台的機票與花費都是小莫支出。加上今(2020)年疫情肆虐,小莫不忍安娜在封城期間經濟困頓,幾次匯款過去,只求安娜一家得以溫飽。對於兩人一起存錢開菲律賓小吃店、買房同居的理想,似乎又更遙遠了。

兩人無法在彼此身邊,即使每天固定時間視訊五、六次,但有時卻感覺螢幕就有如一道隔閡,無法傳遞真實的情感;菲律賓網路訊號常常不穩定,也會造成溝通上的阻礙。原本以為可以在2019年就能結婚的小莫,早已向安娜求婚,安娜也已在菲律賓申請了單身證明,兩人仍等待著可以在喜宴上展示出婚紗照的那天。

shutterstock_50395263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從未想過自己會和外國人交往的阿德,在市場做生意,深諳生活五金、服飾到素食經營之道,每天開著貨車,到不同市場擺攤叫賣。2018年阿德需要人手幫忙,透過仲介找到從印尼來台的小甯一起工作,小甯相當勤奮,即使每天必須跟著阿德三點起床準備開攤、來回搬運和整理形形色色的商品,都無怨言。一起工作一個月後,阿德深深地喜歡小甯,然而在一起不到半年,小甯必須回到印尼,兩人也從此分隔兩地。

2019年3月,小甯回印尼之後,阿德安排一星期的休假飛過去找小甯。阿德這趟旅程,必須要先飛約五小時到新加坡轉機,然後飛四至五小時到泗水機場,轉搭國內線後,再經歷一小時車程才會到小甯家。回程也沒有直飛的班機,往往要花上一天半的時間才會回到台北。

分隔兩地的日子裡,兩人會持續視訊,甚至阿德做生意的時候也會讓視訊盡量保持通訊,不然阿德會感到孤單、焦慮。小甯回印尼後,阿德還是會常常哭著想她,希望可以盡快結婚,將小甯帶回台灣一起生活。

問到阿德對結婚之後的想像,阿德說兩人可以一起打拚工作、一起存錢;他想帶小甯到世界各國玩,也想將資金投入到印尼置產,增加收益。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小甯安心居留在台灣,好好生活,不必時時擔心可能又要分開。

想成為真正的家人,對實為「客工」的移工們來說有多困難?

《就業服務法》第52條規定,移工在台工作期間,累計不得逾12年(惟「家庭看護工」得申請延長工作年限至14年)。工作累積的年資,無法申請永久居留或歸化,移工實同「客工」(guest worker)。

如此的法律限制之下,John將在2021年4月達到累計在台工作12年的上限。即使John再怎麼認真工作、工廠再怎麼想留下這個好員工,Leo和John勢必將要面臨分離。工作期滿後John打算先回到菲律賓,和家人相聚和休息一陣子。也曾想過運用觀光免簽14天的方式短期來台,但Leo擔心申請很難批准,因為菲律賓政府要求申請人必須有較高金額的存款證明,以防國人跳機後不再回國。

另由於John的學歷是高中肄業,要直接申請來台讀大學有些困難;修讀短期中文班似乎可以嘗試,雖然有些大學的中文班必須要學生完成高中學業,但有些私立中文班並不會限定學歷。因此John回國後,將會同步辦理來台學中文所需的文件。Leo也希望之後若疫情比較平靜,可以跟John一起回去,幫他一起辦理文件,好好休個假再回來台灣。

Leo和John對結婚後的想像,就是有穩定的居留權,能擁有一個家,將John的孩子接過來台灣就學。Leo和他相處融洽,一直以來都給小孩很多的愛與關心,孩子若能順利來台,Leo笑著說會安排許多親子活動,在工作之餘多陪孩子,一同成長。而John還沒來台工作前,在菲律賓已是一位美髮設計師,若能在台灣生活,希望可以開一家美髮店,發揮自己的靈巧手藝,不必再做粗重的工作。

目前仍是「週末伴侶」的小瑪和Kim,亦是移工制度下的妥協者。小瑪在第一個合約期滿後回到菲律賓,因為原工廠人力需求減少,她必須等待第二個合約才能再來台灣工作。當時仲介提給她的契約工作都不在台南,後來因為Kim的大學同學在仲介公司工作,發現台南有一個職缺,小瑪才有辦法再回到台南工作。在她還沒有等到台南這個契約之前,Kim其實想過,如果小瑪無法回到台南,她就要跟著移居到其他城市去工作,被迫「島內移民」。

她們苦笑著說,可以共同在台南工作、生活純粹是仰賴運氣。未來第二個合約期滿,勢必又要面臨相同的挑戰。而12年上限一到,若跨國伴侶還是無法結婚,Kim就得退而求其次,透過「投資移民」的方式,以5萬美金換取在菲律賓取得居留的權利。

結婚,對小瑪和Kim而言,除了彼此繼續真心相愛、相互照顧,也是維護這段親密關係的務實做法——兩人可以一直同居共食,不用每個月再被扣4千元薪水(仲介費和宿舍費)。而目前因為無法結婚,她們許多人生規劃都受到影響,Kim在訪談中反覆提到,兩個人在一起,是「要有一個家」,不能一個人長期住宿舍,另一個人一直在外租房子。於是她們已經打算在台南買房,也開始撙節日常開支,為了可以一起居住在自己的家,相信所有的努力都會是值得的。

跨國同婚,讓愛不再流離

目前具移工身分的外籍人士無法和台灣人依法結婚,主要是在《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46條卡關:「婚姻之成立,依各該當事人之本國法。」換言之,必須雙方國家都承認同志婚姻合法,在台灣才得以登記結婚。然每個國家法制政策發展進程不同,等待他國同婚合法之路實為漫長,也變相剝奪台灣人在婚姻制度的平等權。

期望有關跨國同志伴侶結婚的法律可以調整鬆綁,讓亞洲率先通過同志婚姻制度的台灣,可以達到真正的婚姻平權。讓愛不必流離,團聚不再是想像。

註釋:蔡知臻,〈移工、性政治、同性情慾——以台灣紀錄片《T婆工廠》為聚焦〉,《台中教育大學學報:人文藝術類》34期(2020年),頁101。


主要資料來源為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與中山大學社會學系陳美華教授合作,獲得文化部文化平權「亞洲跨國同性伴侶口述史——跨越國族、種族、性傾向、性別、與階級的親密關係實踐」補助案的口述訪談內容;其他資料則來自與跨國同性伴侶於推動跨國同婚過程中的互動與觀察。

作者簡介:1983年生,來自宜蘭。政治大學地政學系碩士畢業,於2016年成立松鼠文化。參與臺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亞洲跨國同性伴侶口述史」計畫,亦是跨國同婚平權聯盟共同發起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