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民」分三種:應對的三個方式和被酸的三個好處

「酸民」分三種:應對的三個方式和被酸的三個好處
Photo Credit: Bowy Gavid Bowie Chan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網路上被酸」這件事從各角度看,對你來說都是好事。

文:天下為暢

網友千萬種, 人人皆酸民。酸民的種類若要細分,會分到天荒地老,基於三的法則,我概分三種就好,分別是「吸塵器」「翹翹板」和「游擊手」

吸塵器

Garbage in, garbage out. 多數的網友落在此處,每日吸收網路上的垃圾資訊,再不經消化的排泄出來,整個網路都是他們的垃圾回收場,大量的循環再生,以前的垃圾僅存在電腦上,現在由於行動網路普及,連長輩們都會用line上網,於是一個無奈的現象誕生,十年前的老梗笑話、養生保健秘方、「看完要傳給十個好友,否則運氣不好」的連鎖信又在手機上重現,爸媽長輩們心急的傳給兒女,但兒女只能「已讀不回」,因為十年前我們就「已讀」,當時就不知道怎麼回,十年後,還是不知道怎麼回。

隨著內容農場的強驅直入,傳媒為了盲從追逐流量而急速崩壞,諸如此類不營養和不正確資訊,每天餵食著很多網友,這類垃圾吃多了,網齡縱使會成長,但就像吃垃圾食物長大的小孩一樣,外表雖看不出來,但體質早已偏差,導致體內一堆毒素需要釋放。

當他們初嚐網路的浩瀚,就像我們二十年前一樣 ── 覺得好玩。尤其是在螢幕背後偷罵人最好玩。網齡越年輕者(通常是青少年),越喜歡到處酸人,因為這是他們建立自信的一種方式,他們酸人不看對象或內容,只因為酸人是為了他們自己,跟外界因素無關。以心理學來看這件事,年輕上網者能力不足、知識有限,「批判」是建立自我認同最快的方式。網齡資歷淺的人,分不清營養和不良食品,就像年輕人喜歡吃炸雞配珍奶一樣,一樣會消化、一樣能維生,外表一樣人五人六的,但體內的毒素積累成害,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除了青少年以外,我們身邊總會有一些「長不大的人」,這些人也會上網,所以縱使他們網齡很高,但建立自信的方式仍未進化,還是以攻擊別人、酸言酸語為主,因為再高深一點的他們也不會,對他們來說太難了,「酸之有理」是要有腦的,你看過吸塵器的肚子裡有黃金的嗎?畢竟,吃垃圾長大的,只會說垃圾話

「資訊」吸收到最後,貴不在多而在精,但很多人誤以為看得多就是懂得多,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但看得多就僅是看得多,跟你能力及修養不一定成正比,鹽吃的多也沒啥意義,健不健康、是否均衡發展才是目的。如果吃的都是垃圾,量大又多,哪也僅不過是高階機種的吸塵器,但他的定位還是「垃圾進、垃圾出」,跟青少年的低階款也沒什麼兩樣。

Photo Credit: BuzzFarmer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BuzzFarmers CC BY SA 2.0

翹翹板

當你在公園看到一個翹翹板,某一端坐了好幾個人,你會不會有一股想去坐另一端的衝動,試圖把翹翹板平衡一下?這社會上(=網路上)有些人永遠唱反調,他們喜歡「與眾不同」、「力排眾議」,這等酸民的程度比「吸塵器」高一點,因為他們至少有些觀點,多少帶有些獨立式思考,而且想讓翹翹板平衡,你必須有點「份量」,看到網路上一面倒的立場,你會立刻啟動「反對腦」來質疑它;看到網友在造神,你也會努力的讓自己選邊站,要不加入他,要不牴觸他,但其實根本沒人要你選邊站,你看到翹翹板,也可以選擇不理它啊,無須強迫自己要去壓一壓。

「為反對而反對」放在心裡,當作思考練習就好,有時候對抗「主流」需要比你想像更大的勇氣和心力,若你還沒達到那境界,先沉住氣繼續「增重」,觀望其他人來平衡翹翹板先,因為喜歡平衡報導的網友絕對不只你一個。

我們需要翹翹板人才,讓正反意見都能呈現,但挑戰在於「反方」的論點是否夠力,酸的是否有道理,還只是「為反而反」,吐出來的還是一堆垃圾,那就只會讓另一方看笑話,重量不變。另外一種情境,當大家很賭爛一件事(或一個人),而你力排眾議的站出來相挺,你最好有點準備,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不然只會一起被黑掉,翹翹板型的酸民介於「吸塵器」和「游擊手」的中間,某些是垃圾循環機,某些則是有支點的重量級人士。

游擊手

平時不出手,一出手就封口。游擊手是有真本事的一群酸民,他們不會隨便酸人,只有當球滾到他的管區,他才會出手,然後將其封殺出局。何為他的守備範圍?通常是他的專業領域,游擊手不會口吐穢物,必定言之有物,游擊手也不會刻意去玩翹翹板,他們只專注在他的守備範圍內,若這翹翹板剛好發生在他管區,那麼他才會坐上去。

所以你看,游擊手等級的酸民是不是很強?對啊,所以游擊手是酸民中的「大明星」,既然是明星,就一定會有粉絲,好比Derek Jeter那樣的有魅力,不管打擊者是誰,軟弱小飛球、強勁滾地、高彈跳、低彈跳、犧牲觸擊,明星游擊手通通幫你接下來,然後讓你出局,說不定還是神之美技的出局,或是買一送一的雙殺出局,無論如何,游擊手是最高等級的酸民

可惜,有三個問題。

第一,他還是酸民,縱使肚子裡有料,可以提出指正和錯誤,但他不一定有解決方案,也就是說,他很會罵、善於批鬥,但實際對整體環境的好處不多,罵的人兇,看的人爽,但然後呢?沒有實質建議的酸言,跟沒有強力觀點的酸言,本質都是一樣的,可有可無。

第二,游擊手有粉絲,他們的粉絲中居多是吸塵器或翹翹板,容易人云亦云,缺少獨立思考,因為他們說不出游擊手說出的東西,只能按讚或跟隨,彷似他們也一樣厲害,很多時候,這些粉絲根本沒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或是完全不認識這位爭議人物,只覺得游擊手的觀點很棒,就站上去翹翹板了。這樣的行為很幼稚,就像綜藝節目裡的喝水傳話一樣,完全脫離事實,盲目的捲入紛爭,但其實根本是個局外人,可說是豬一樣的隊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