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蠻室友》:兒童可能透過狗糞和貓糞,得以補足腸道中的細菌?

《我的野蠻室友》:兒童可能透過狗糞和貓糞,得以補足腸道中的細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益處之所以會存在,也完全是因為我們目前生活的環境,跟野外大自然的接觸是少之又少,所以在生活中增添一些狗身上的髒汙或狗糞,似乎是個解方。

文:羅伯.唐恩

我覺得剛地弓漿蟲、包生絛蟲和心絲蟲的生物習性都非常精采。但是跟大家一樣,我當然寧願自己不要被感染到。光是打開家門讓你的貓和狗進來,就會增加感染的風險。幸好,這些感染最嚴重的後果──思覺失調症、絛蟲感染,或是睪丸裡出現死掉的心絲蟲等等,在大多數地區中都很罕見。而且,狗和貓帶來的風險中有一部分是可以降低的,只要飼主採取預防性措施即可。

舉例來說,心絲蟲藥物可以降低心絲蟲在狗的族群中出現的數量(雖然使用心絲蟲藥物,也會增加心絲蟲對那些藥物演化出抗藥性的速度)。不過其他像是剛地弓漿蟲所帶來的風險,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是無計可施。

關於應該如何平衡養寵物所帶來的好處以及代價,我沒辦法給出什麼好的答案。正確解答是什麼,最終還是取決於我們住在哪裡,以及如何生活。

在某些地區,貓依然是守護穀物免受鼠害的好幫手,狗依然是幫助牧羊人保護羊群的好夥伴。但在現代西方社會中,這些動物所提供的主要幫助還是陪伴。牠們身為陪伴者的價值,跟我們需要陪伴者的程度成正比,甚至跟我們的寂寞和絕望感成正比。

我們生活的環境都市化程度越高、越孤立,這些動物就越可能提供這些好處。此外,隨著我們的生活越來越都市化並遠離自然野外,狗和貓還可能提供另外一種新的益處,那就是我們與有益生物接觸的機會。

我們是在調查北卡萊納州羅利市以及德罕市(Durham)40戶家庭的時候,開始思考寵物對家居細菌多樣性可能帶來的益處的。我們詢問受訪者的問題之一,就是他們家裡是否有養狗。不同家庭之中細菌物種組成的差異,有40%都受到家裡有無養狗的影響,這影響程度可大了。

養狗會造成如此大的影響,一部分是因為有養狗的家裡,有許多出現於土壤中的細菌物種比較常見。我們可以想像狗單純是從室外把這些土壤中的微生物給帶進門來,但是最近有一項研究發現:土壤微生物也會住在各種哺乳動物的毛皮上。

很有可能,哺乳動物毛皮上跟土壤之中正常的微生物群落之間,有相當高的重疊。除了土壤中的細菌之外,狗也在住家裡四處留下了許多出現在口水中的細菌,以及一些經常出現在狗糞中、但在人類糞便中沒那麼常見(在樣本中也沒那麼容易辨識)的細菌。

在獲得上千戶住家的資料之後,我們就能開始探討貓是否會對住家中的細菌組成有所影響。答案是會的。雖然原因還不十分明朗,但有些細菌物種,包含常跟昆蟲一同出現的細菌,在有養貓的家中變得比較少見。

也許在殺蚤項圈、滴劑、粉末這些我們用在貓身上的東西,內含的殺蟲劑殺死了昆蟲之後,昆蟲身上的細菌也跟著死掉了(雖然這樣的話,狗應該也會有同樣的情況)。也許是貓吃掉了很多昆蟲(也連帶吃掉了昆蟲身上的細菌)。即使如此,貓還是讓上百種不同的細菌進到了我們家中。

跟狗一樣,這些細菌大部分顯然都出現在貓的身體上──皮膚上、毛髮上、糞便裡、口水中等等地方。不過貓似乎並不會把土壤中的微生物帶進家裡。也許是因為貓的體型比較小,或是因為貓會清理牠們自己的腳掌,我們並不清楚。

我猜在人類歷史上的許多時間裡,狗或貓一般會帶進住家的細菌,對人類的影響應該多半是負面的,就像那些原生生物或是寄生蟲一樣。但是我們現今所生活的這個時代很特別。現在,就像生物多樣性假說所描述的一樣,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我們常常是因為缺乏接觸某些細菌而生病,跟我們因為接觸到某些細菌而生病的情況一樣常見。

很有可能的是,對於那些沒有在環境中接觸到足夠益菌的兒童而言,接觸到貓或狗帶進家中的那些細菌,就跟去聞艾米許人住家中富含多樣生物的灰塵一樣,會帶來些許幫助。近年的研究顯示:在家中養狗的人,通常得到過敏、濕疹、皮膚炎的機率都比較低,特別是那些從出生開始家裡就有養動物的小孩。

對過去文獻進行的一項極為完整的回顧研究發現:家裡有養寵物的兒童,通常比較不容易得到異位性皮膚炎。在歐洲,一項針對過敏進行的相似研究也得到了同樣的結果:養寵物讓飼主得過敏的機率降低,而且在某些地區中效果特別明顯。在不同的研究中,貓通常都跟狗有同樣的效果,但是程度較弱、一致性也較低。

在世界上的某些地區,人們的生活已經離野外的生物多樣性太過遙遠了,在這種情況下,狗和貓很可能對我們的免疫系統是一大福音。狗和貓可能透過兩種管道影響我們的免疫系統。也許狗和貓帶來的細菌,補償了我們平常沒有接觸到的細菌物種。我們平常所過的生活跟生物多樣性幾乎完全絕緣,所以即使是狗的腳底黏了一小坨黏糊糊的髒東西,也是一大幫助。

另外一種可能的管道是:兒童可能在不知不覺中透過狗糞和貓糞,而得以補足腸道中的細菌。家裡有養狗的兒童,經常會因為把掉在地上、沾有微量狗糞的食物撿起來吃,或是被剛「親吻」過另一隻狗的屁屁的狗親吻,而攝取進狗的腸道細菌。

可能狗(還有貓,雖然程度比較輕微)並不是單純讓我們接觸到完整的細菌多樣性,而是讓我們在所需的腸道細菌不足時,能夠有機會獲取這些細菌。現在已經證實,缺乏某些腸道細菌的時候,會引起各種不同的健康問題(克隆氏症、發炎性腸疾病等等)。

如果攝食糞便的假說是正確的話,我們可以預期剖腹產下的嬰兒,因為通常無法獲得足夠細菌,而因此會特別受益於狗的陪伴,而情況似乎的確是這樣。我們也可以預期:如果住家中有其他的糞便微生物來源,像是跟不乾淨的「手足」之間的互動,那麼狗所帶來的好處就會比較小,實際上也似乎如此。

在有兄弟姊妹的兒童身上,有養狗所導致過敏及氣喘等疾病改善的程度就較低一些。整體來說,我認為目前的證據,都支持狗能帶來土壤中的微生物、幫我們補充缺乏的糞便細菌的假說,但這些益處之所以會存在,也完全是因為我們目前生活的環境,跟野外大自然的接觸是少之又少,所以在生活中增添一些狗身上的髒汙或狗糞,似乎是個解方。

如果我們回過頭把這個研究結果跟包生絛蟲或心絲蟲的故事放在一起看的話,養狗的利與弊,似乎完全取決於牠帶來的是什麼生物,是細菌還是寄生蟲、而又是哪一種寄生蟲。有時候,我們越是試著要找到方法下一個簡單的決定來改善生活,生物多樣性就越是複雜得讓人無法隨心所欲。

相關書摘 ▶《我的野蠻室友》:我們凡走過必留下細菌,但這不是什麼危險的行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的野蠻室友:細菌、真菌、節肢動物與人同居的奇妙自然史》,商周出版

作者:羅伯.唐恩
譯者:方慧詩、饒益品

我們向來討厭家裡的細菌和微生物,認為它們有害健康,但事實可能正好相反。出生就沾染多種微生物的嬰兒,免疫力更強、更不容易過敏;韓國廚師手上的細菌,讓他們擁有獨一無二的「手風味」;家裡面人人喊打的蜘蛛,其實默默幫你吃掉了好多有害生物。

在本書中,生物學家羅伯・唐恩,將為你揭開迷人的微觀世界,帶你用全新眼光認識這些與你親密接觸的「室友」,它們為我們打造的生物多樣性,不僅讓我們更健康、幸福,也讓我們的生活更多采多姿。

我的野蠻室友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商周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