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一天」終於來了》:核彈最具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風暴性大火」

《如果「那一天」終於來了》:核彈最具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風暴性大火」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核彈爆炸所引發最關鍵,又具有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隨之而來的風暴性大火(firestorm)。美國往廣島和長崎丟下原子彈後所出現的風暴性大火,連離爆炸點最遠4公里外的建物都被損壞。

文:麥克.波爾

2018年1月13日星期六,我獨自在想如果人類全被核彈消滅會是什麼景況。事實上,我經常有這種可怕的念頭,不過這一次我之所以會有這念頭,全是因為那場鬧出大笑話的夏威夷烏龍導彈警報發生時,我父母也在那成千上萬的遊客裡。

但要殺光所有的人類,恐怕得射出數以百計的核彈才辦得到。根據鮑姆的說法,「我們只是不知道能用於核戰的核武數量到底有多少」。雖然有一些正式的戰略布局有涵括導彈和炸彈的確實數字,但鮑姆解釋道,當然只有「可以參與發射決策的政治和軍事領袖」才真正知情實際的核武數字。

但就算核彈開始到處亂飛,那條通往世界末日的路還是有很多出口匝道可退。所以就讓我們先談一下要出現哪些情況才會讓那些世界級的領導人略過這些出口匝道,打死不退。

實際上,當我們談到末日戰爭的爆發時,並不是意謂蕈狀雲會出現,盤據在每一處人類營地的上方,而是我們假定每個人都會被足夠的核彈在爆炸後產生的二次效應(secondary effect)殺死。

按理說,核彈爆炸所引發最關鍵,又具有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隨之而來的風暴性大火(firestorm)。美國往廣島和長崎丟下原子彈後所出現的風暴性大火,連離爆炸點最遠4公里外的建物都被損壞。

這類火災規模大到其實已經形成氣候,所以後面才會接風暴(storm)這兩個字。廣島的風暴性大火引發了「雷雨」雲,雨勢長達一個小時以上。所以千萬記住,如果每枚核彈都是一份正餐,那麼接著送上來的風暴性大火就是點心。

先暫且退開,不談風暴性大火,這裡當然也要假設被丟在平民百姓之間的核彈會引發「大規模反擊」(mass retaliation),也就是「用核武把敵人炸回石器時代」。而這也絕不是核武大國在被核彈攻擊後可能會使出的唯一報復方式。美國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力,隨時可供其差遣,所以它也可能使用傳統武器來有力反擊一場核武攻擊。

著名的核武軍事戰略家柏納德.布魯迪(BernardBrodie)曾寫道,美國真敢「輕率」地展開大規模的反擊嗎?在他為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所準備的〈導彈時代的策略〉(Strategy in the Missile Age)報告裡,他寫了以下這段話:

「我們的大規模反擊論據,並不是基於軍事上對火力集中的需求,也不是基於火力分散弊端難掩,而是因為過於樂觀地預測俄羅斯或中國在面對我們的威脅時會做出的行為。軍事知識只能些許協助我們作出預測,它更能告訴我們的其實是,如果我們犯錯,將付出什麼代價。」

讓我們假設一下美國以核武進行反擊,還是一樣拿美國對抗北韓的例子來說好了。

之前就說過,我們並不確定到底會有多少枚核彈,但是我們知道一些細節。早期有個空中核武的反擊計畫代號是「飛身踢」(Drop kick),其中一些版本仍沿用到今天。

而且很可能有一份精準的北韓核武攻擊計畫,就夾在美國總統那只緊急公事包的眾多文件裡,那只公事包就是眾所皆知的「核橄欖球」(Nuclear football)(大家應該懂這兩者名字之間的巧妙關聯了吧?橄欖球和飛身踢。)但飛身踢計畫裡的細節屬於高度機密,所以我們必須自己揣摩裡頭涉及什麼。

我們假設那個計畫,要求布署5枚配備有W80可變當量核彈頭的巡戈導彈。假設它們的當量都被調到最大,達到15萬噸。再假設為了盡快重新取得上風,這些導彈全都命中北韓境內各個都會目標和軍事目標,截斷了金先生的發射能力,也阻斷了北韓未來的發射行動,堪稱是一場凶惡又極其致命的反擊,但是它並沒有試著全面性地消滅所有北韓人口。北韓或許投降了,不過我們在這裡並不想這麼輕鬆過關,所以假設他們沒有投降。

受創嚴重的北韓軍方鑽進僅存的核武軍火庫裡,瞄準美國國土,再發射出5枚洲際彈道飛彈予以反擊。另外有5枚短程導彈對準日本、菲律賓和關島這幾個地方的美方軍事目標。再額外附送首爾一枚,另一枚則送給南韓的第二大城市釜山,哪怕他們也正在砲轟他們,並使出了生化武器。假設發射出來的導彈都沒被攔截,全部百分之百命中,那就很慘了。

於是美國再度反擊,送上20枚核彈,希望能一舉殲滅金氏王朝,給予北韓致命一擊,再也無法發動戰爭(順道一提,要求核彈一次就達成這兩個目標,機會不大。)

不過我們還沒提到中國或俄羅斯哦!那兩個國家有時侯看起來也挺親北韓的,所以假設他們選擇認定美國的反擊是在攻擊他們的區域主權,(他們不必然會這樣認定,但我們就是假設他們會。)於是也毫無顧忌地對準美國發射20枚核彈。

然後我們再假設美國,顯然也已經失心瘋了,又衝動地回擊了20枚報復性核彈:10枚瞄準中國,10枚瞄準俄羅斯,而且很清楚他們都有龐大的軍火庫。現在可怕的核彈爆炸總數已達97次了。哦,對,別忘了,我們還假設每一次爆炸都會引發廣島級的風暴性大火,造成附近10萬人口的死亡。

所以現在我們正往世界末日前進中。

先讓我們停止宏觀視角,仔細看一下。我們已經知道從地面某個人的角度來看,這一天會有多恐怖,因為這些恐怖曾經上演過,而且也有人把它們寫了下來。舉例來說,我們有高倉秋子(Akiko akakura)的說法,她從廣島核爆倖存時,只有20歲。原子彈檔案館(Atomic rchive)記錄了在人間地獄生存的感覺是什麼:

當時我感覺廣島完全被三種顏色籠罩。我記得是紅色、黑色和褐色。再來……再來就什麼也沒有了。街上有很多人幾乎是當場斃命。那些屍體的指尖都著了火,火舌從指頭開始慢慢吞蝕整個身體。淺灰色的液體從他們手上滴落,燒焦了他們的手指。

川本喜孝(YoshitakaKawamoto)當時只有13歲,也描述了受害同伴死前的最後一刻:

我發現我有一個同學躺在地上還活著。我把他扶起來抱在懷裡。很難說得清楚,他的頭顱裂開了,裡面的肉掉出來,只剩下一隻眼睛,他就用那隻眼睛望著我。一開始他還在喃喃說話,但我聽不懂他說什麼。他開始咬手指。我把他的手指從他嘴裡拿開,然後握著他的手,但他伸手去摸胸前的口袋,要拿筆記本,於是我問他:「你要我把這個交給你母親嗎?」他點點頭。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