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一天」終於來了》:核彈最具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風暴性大火」

《如果「那一天」終於來了》:核彈最具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風暴性大火」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核彈爆炸所引發最關鍵,又具有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隨之而來的風暴性大火(firestorm)。美國往廣島和長崎丟下原子彈後所出現的風暴性大火,連離爆炸點最遠4公里外的建物都被損壞。

文:麥克.波爾

2018年1月13日星期六,我獨自在想如果人類全被核彈消滅會是什麼景況。事實上,我經常有這種可怕的念頭,不過這一次我之所以會有這念頭,全是因為那場鬧出大笑話的夏威夷烏龍導彈警報發生時,我父母也在那成千上萬的遊客裡。

但要殺光所有的人類,恐怕得射出數以百計的核彈才辦得到。根據鮑姆的說法,「我們只是不知道能用於核戰的核武數量到底有多少」。雖然有一些正式的戰略布局有涵括導彈和炸彈的確實數字,但鮑姆解釋道,當然只有「可以參與發射決策的政治和軍事領袖」才真正知情實際的核武數字。

但就算核彈開始到處亂飛,那條通往世界末日的路還是有很多出口匝道可退。所以就讓我們先談一下要出現哪些情況才會讓那些世界級的領導人略過這些出口匝道,打死不退。

實際上,當我們談到末日戰爭的爆發時,並不是意謂蕈狀雲會出現,盤據在每一處人類營地的上方,而是我們假定每個人都會被足夠的核彈在爆炸後產生的二次效應(secondary effect)殺死。

按理說,核彈爆炸所引發最關鍵,又具有破壞性的繼發效應就是隨之而來的風暴性大火(firestorm)。美國往廣島和長崎丟下原子彈後所出現的風暴性大火,連離爆炸點最遠4公里外的建物都被損壞。

這類火災規模大到其實已經形成氣候,所以後面才會接風暴(storm)這兩個字。廣島的風暴性大火引發了「雷雨」雲,雨勢長達一個小時以上。所以千萬記住,如果每枚核彈都是一份正餐,那麼接著送上來的風暴性大火就是點心。

先暫且退開,不談風暴性大火,這裡當然也要假設被丟在平民百姓之間的核彈會引發「大規模反擊」(mass retaliation),也就是「用核武把敵人炸回石器時代」。而這也絕不是核武大國在被核彈攻擊後可能會使出的唯一報復方式。美國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力,隨時可供其差遣,所以它也可能使用傳統武器來有力反擊一場核武攻擊。

著名的核武軍事戰略家柏納德.布魯迪(BernardBrodie)曾寫道,美國真敢「輕率」地展開大規模的反擊嗎?在他為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所準備的〈導彈時代的策略〉(Strategy in the Missile Age)報告裡,他寫了以下這段話:

「我們的大規模反擊論據,並不是基於軍事上對火力集中的需求,也不是基於火力分散弊端難掩,而是因為過於樂觀地預測俄羅斯或中國在面對我們的威脅時會做出的行為。軍事知識只能些許協助我們作出預測,它更能告訴我們的其實是,如果我們犯錯,將付出什麼代價。」

讓我們假設一下美國以核武進行反擊,還是一樣拿美國對抗北韓的例子來說好了。

之前就說過,我們並不確定到底會有多少枚核彈,但是我們知道一些細節。早期有個空中核武的反擊計畫代號是「飛身踢」(Drop kick),其中一些版本仍沿用到今天。

而且很可能有一份精準的北韓核武攻擊計畫,就夾在美國總統那只緊急公事包的眾多文件裡,那只公事包就是眾所皆知的「核橄欖球」(Nuclear football)(大家應該懂這兩者名字之間的巧妙關聯了吧?橄欖球和飛身踢。)但飛身踢計畫裡的細節屬於高度機密,所以我們必須自己揣摩裡頭涉及什麼。

我們假設那個計畫,要求布署5枚配備有W80可變當量核彈頭的巡戈導彈。假設它們的當量都被調到最大,達到15萬噸。再假設為了盡快重新取得上風,這些導彈全都命中北韓境內各個都會目標和軍事目標,截斷了金先生的發射能力,也阻斷了北韓未來的發射行動,堪稱是一場凶惡又極其致命的反擊,但是它並沒有試著全面性地消滅所有北韓人口。北韓或許投降了,不過我們在這裡並不想這麼輕鬆過關,所以假設他們沒有投降。

受創嚴重的北韓軍方鑽進僅存的核武軍火庫裡,瞄準美國國土,再發射出5枚洲際彈道飛彈予以反擊。另外有5枚短程導彈對準日本、菲律賓和關島這幾個地方的美方軍事目標。再額外附送首爾一枚,另一枚則送給南韓的第二大城市釜山,哪怕他們也正在砲轟他們,並使出了生化武器。假設發射出來的導彈都沒被攔截,全部百分之百命中,那就很慘了。

於是美國再度反擊,送上20枚核彈,希望能一舉殲滅金氏王朝,給予北韓致命一擊,再也無法發動戰爭(順道一提,要求核彈一次就達成這兩個目標,機會不大。)

不過我們還沒提到中國或俄羅斯哦!那兩個國家有時侯看起來也挺親北韓的,所以假設他們選擇認定美國的反擊是在攻擊他們的區域主權,(他們不必然會這樣認定,但我們就是假設他們會。)於是也毫無顧忌地對準美國發射20枚核彈。

然後我們再假設美國,顯然也已經失心瘋了,又衝動地回擊了20枚報復性核彈:10枚瞄準中國,10枚瞄準俄羅斯,而且很清楚他們都有龐大的軍火庫。現在可怕的核彈爆炸總數已達97次了。哦,對,別忘了,我們還假設每一次爆炸都會引發廣島級的風暴性大火,造成附近10萬人口的死亡。

所以現在我們正往世界末日前進中。

先讓我們停止宏觀視角,仔細看一下。我們已經知道從地面某個人的角度來看,這一天會有多恐怖,因為這些恐怖曾經上演過,而且也有人把它們寫了下來。舉例來說,我們有高倉秋子(Akiko akakura)的說法,她從廣島核爆倖存時,只有20歲。原子彈檔案館(Atomic rchive)記錄了在人間地獄生存的感覺是什麼:

當時我感覺廣島完全被三種顏色籠罩。我記得是紅色、黑色和褐色。再來……再來就什麼也沒有了。街上有很多人幾乎是當場斃命。那些屍體的指尖都著了火,火舌從指頭開始慢慢吞蝕整個身體。淺灰色的液體從他們手上滴落,燒焦了他們的手指。

川本喜孝(YoshitakaKawamoto)當時只有13歲,也描述了受害同伴死前的最後一刻:

我發現我有一個同學躺在地上還活著。我把他扶起來抱在懷裡。很難說得清楚,他的頭顱裂開了,裡面的肉掉出來,只剩下一隻眼睛,他就用那隻眼睛望著我。一開始他還在喃喃說話,但我聽不懂他說什麼。他開始咬手指。我把他的手指從他嘴裡拿開,然後握著他的手,但他伸手去摸胸前的口袋,要拿筆記本,於是我問他:「你要我把這個交給你母親嗎?」他點點頭。

只要把這樣的苦難乘以500萬倍,就大概想像得出來核武戰爭有多瘋狂。在這一齣像是被我用魔術變出來的推測劇裡,當劇情最高潮的時候,已經有1000萬人死亡,相當於東京的人口。然後就可以想見那幾個核武強權,在鑄下了自6600萬年前希克蘇魯柏隕石(Chicxulub asteroid)撞上地球以來,最具毀滅性的大錯之後,現在可能會想休兵,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但這時要拯救人類免於滅亡,會太遲嗎?畢竟光是輻射這玩意就足以終結人類這個物種了,不是嗎?

幸好──或者說很不幸──還不算遲。根據全球災難風險研究院的大衛.鄧肯伯格博士(DavidDenkenberger)的說法:「有些人以為一旦核武全面開戰,輻射線就會把我們全數消滅。這其實不然。」

根據鄧肯伯格的說法,核彈不會把輻射擴散得到處都是,這是有原因的。「大部分的輻射線都是在較低的大氣層釋出,然後幾天內就會被雨水沖刷掉。」換言之,它不像煤煙的粒子會上升到平流層擋住太陽,所以有充分的理由可以假設,核戰期間和核戰後滯留在空氣裡的輻射線,大多會因輻射雨和輻射雪的出現,而被很快沖進土壤裡。

這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事,但至少輻射不會被擴散出去。

但在我的推測劇裡,還有100場風暴性大火要擔心,所以我們勢必得擔憂「核子冬天」(nuclear winter)這個問題,至少是「小型」的冬天。

所以什麼是「小型」的核子冬天呢?發表在《地球未來》(Earth’s Future)期刊的一份2014年報告繪製出的可怕圖片,顯示出其中一場扔了百枚核彈頭的「區域性」核戰(明確地說,這些核彈的尺寸都相當小)所引發的寒冬景象。

不過再重申一次,這類的核子冬天不代表人類就從此集體放棄求生,爬進墳墓裡,反而是得為了繼續活下去而受盡折磨,且花很大力氣試圖餵飽自己。鄧肯伯格指出人類這個物種,其實並沒有儲備足夠撐上一年的糧食,萬一因核子冬天造成農產量短缺就糟糕了。

更慘的是,由於缺乏光合作用,再加上降雨減少,農業很可能崩盤。全球醫師防止核戰組織(International Physicians for the Prevention of Nuclear War)斷言會有20億人因接踵而來的饑荒而死亡。我想大概讓你知道這數字的意思代表什麼,這就好比印度、日本、法國、美國、德國和英國的人口全餓死,而其它地方的人都活了下來。

所以射出100枚核彈頭的核武戰爭,或許不會終結所有人類,但還是不能拍板定案。地球上總計有1萬4485枚核彈頭,而我剛剛的描述所耗掉的核彈頭連全球核武軍火庫裡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所以顯然如果每座軍火庫的每一枚核彈都被發射出去,我們人類鐵定滅亡,這一點不用懷疑了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果「那一天」終於來了……:侏儸紀公園開幕、全球網路斷線、海裡再也沒有魚……從政治、科技、環境分析19則虛實交錯的奇思異想》,臉譜出版

作者:麥克.波爾
譯者:高子梅

各位讀者,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暫且安穩,然而根據種種線索,我們已能嗅到危機正在蠢蠢欲動。無可否認地,人類愈來愈掌握不住未來,而且惴惴不安,可能導致世界大亂的各種事件就近在眼前。BUT,人生中最重要的或許就是這個BUT,你是否認真思考過這些極端事件發生的可能性?這些事件真的那麼恐怖嗎?發生後又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多少?

網路界奧斯卡獎得主麥克.波爾在本書中一貫保持他的幽默風格,以趣味的口吻大談生態浩劫,也假想政局變動、經濟結構改變,以及當科技發展到極致時,人類會面臨什麼轉變。波爾透過本書帶領讀者走進他的焦慮世界,以實事求是的精神模擬極端情境,讓我們以戴上VR眼鏡般的沉浸式體驗想像末日的細節。19則末日異想中的諸多情節可能對你來說過於荒誕,但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導致全球受創的今天,你覺得還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就讓我們翻開本書,一起來趟令你冷汗直流又驚奇不斷的狂想吧!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