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美國人的選舉

一次美國人的選舉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反Trump和撐Trump在選舉大局已定之後,能否握握手、做個好朋友、修補撕裂?

(編按:文章原發布於香港時間11月5日早上,當時美國大選仍在開票,部份搖擺州領先優勢由特朗普轉向拜登,原文標題為「寫在美國大選結果公布前」)

昨晚(今晨吧)工作到凌晨四時,睡前看一看美國大選開票如何,拜登那時已取下威斯康辛州,特朗普不服上訴。我隨手Google了威斯康辛州的地圖顯示大部份都是紅色,而選舉人票卻去了藍色。所以我會了解特朗普的不服,出了一個post,就睡了。那個post反應比日常的post熱烈,大部分都講道理的,小部分比較偏激,我倒有一個領悟——這次反Trump和撐Trump在選舉大局已定之後,能否握握手、做個好朋友、修補撕裂?

早上七時起床做早餐、便當,那時聽台灣的Hit Fm,恰巧是討論美國大選。主持人(男的)越洋電話訪問嘉賓(住在美國的台灣女記者)。主持人笑說:「怎麼一覺起來結果都不一樣了。」他睡之前看到的新聞都說特朗普有優勢,但起來就發現拜登已大大領先。嘉賓有回應,大意是說轉捩點發生在威斯康辛州,之後走勢都是藍移。

主持人提出有報道說30%投拜登的都不是支持拜登本人,而是很討厭特朗普,想他離開。嘉賓回應說,今次美國大選在美台灣人很注視,她也發現一個很有趣的拉票現象:支持特朗普的會不停訴說他的政績、做得多好多好;但支持拜登的卻沒有說拜登有什麼做得好,而是不停罵特朗普多糟。

她訪問了很多在美台灣人,兩邊都有,支持拜登的是因為相信美國是一個追尋自由、多元的國度,例如同婚、墮胎權、歡迎移民等,但特朗普卻反其道而行;而支持特朗普的,理由跟香港有點像,說單單看見特朗普說「China Virus」已經很爽。她引述一位居美台灣阿伯的話:「台灣一直求什麼?就是在國際上有位置。特朗普政府是真的有為台灣發聲,希望我們能加入世衛。之前美國那個總統有做過?」所以這個之前幾十年一直投民主黨的阿伯,這一屆他投了共和黨。

但最深得我心的還是嘉賓的結語:「很多台灣人很在意美國大選的結果,但大家要記得,現在是美國人選總統,美國總統是為美國打拼,不是台灣。」對,把「台灣」換成「香港」其實一樣。

我當然有取向,但我也有底線——這是美國人的選舉,他們才最懂得什麼是美國價值,他們的選擇理應最能體現美國價值,相信美國吧。塘邊鵝(包括我)也就不便太激動和情緒化,令本身同路的人都分開,就無謂了。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