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女兒怎麼了》:為何女孩習慣讓自己說的話聽起來像個問句?

《我們的女兒怎麼了》:為何女孩習慣讓自己說的話聽起來像個問句?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女孩不情願做某件事,很常被人說很自以為是或是很跩。讓事情更惡化的是,女孩比男孩更常陷入自我折磨的反省。不管她們有沒有自覺,許多女性都將寶貴精力花在不斷焦慮地審視每一個微小決定可能帶來的影響。

女孩(而且也只有女孩)也許因為說話的方式被貶低,甚至受到不公平的處分,但不代表這就是她們的問題。以卡梅隆的話來說,「教導年輕女人去適應語言偏好──也就是所謂的偏見──而且還是由經營律師事務所和科技公司的男性所決定的偏好,事實上是在幫獨裁者推廣這些規則。這麼做就是在接受女性說話方式有問題的事實,而不是認知到人們對女性的說話方式抱有性別歧視的態度」。

卡梅隆和他的語言學同事提出的論點相當具有說服力,並告訴我們,是時候改變我們看待女性說話方式的眼光了。一但我們放下自己充滿好意去糾正女孩語言的衝動,我們便會發現,有許多很容易被批評的語言模式,例如一個女孩說:「很抱歉我不能去參加派對,只是我這週末真的太忙了。」但這其實只是所有有禮貌的人會用以拒絕他人的語言模式。與其批評女孩說話的方式,我們應該要認知到,她們其實是直覺地使用了更成熟的語言策略,好在拒絕他人的同時不傷害感情,或是破壞一段重要的關係。

這並不代表你該放棄你的語言小潔癖,所有在意語言的人都有這個小問題。但當我們討論女孩的說話方式時,請把批評轉換成好奇吧。當我和一個高中老師及她的學生討論女孩的語言使用傾向時,這位老師哀傷地說:「我真的很討厭女生動不動就說『抱歉』。我一直都會鼓勵她們改掉。」這時,一個學生立刻回應道:「我知道我真的很常這樣說。」

我用中立且好奇的語調問道:「你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太常用這個詞呢?」

「我也不確定。」她說。「我不是真的感到很抱歉。我覺得我只是在不打算做某事的時候才會這樣說,像是要跟某個人走去下一間教室的時候,我會說:『抱歉,但我得先去置物櫃拿個東西』之類的。」

「這很合理。」我回答。「你只是在想辦法軟化你的『不』而已。還有什麼詞也有同樣的效果呢?」

坐在我們對面的另一個女孩插嘴道:「你可以說:『我很想啊,但是現在不行。』」

另一個女孩幽默地說:「『哎呀,真不巧,今天不方便呢!』」

「對耶。」那個會反射性道歉的女孩感激地說。她補充道:「這些我也都會說啦。」然後她便感謝同學們好用的建議。

讓我們先預設女兒的說話方式有她的邏輯吧,就算她們的風格和我們不合也一樣。女孩們很擅於反省自己的表達方式。我們應該詢問她們用語的選擇背後的原因,而如果有必要的話,也能幫助她們考慮其他的選項。

相關書摘 ▶《我們的女兒怎麼了》:照顧女孩的腦內風暴,也許是教養中最困難的事之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們的女兒怎麼了?:心理學博士給家長的解憂指南,陪伴現代青少女與壓力共處,化解焦慮,度過情緒平衡的快樂青春期》,高寶出版

作者:麗莎・達摩爾(Lisa Damour)
譯者:曾倚華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突然悶悶不樂、焦躁不安,去上學就像上戰場一樣,好幾天都沒胃口、一瞬間情緒爆炸,我們的女兒到底怎麼了?

研究發現,38%的青少女受焦慮症所苦。當來自家庭、學校、同儕、異性、社群網路的壓力過重,我們將幫助女兒與緊繃情緒共存,一步步戰勝恐懼,在充滿意外與危機的青春期勇往直前。

麗莎・達摩爾博士身為專門研究女童問題的臨床心理學家,在自己的研究、私人診所以及她所諮詢的女子學校中,她都目睹了青少女壓力和焦慮上升的趨勢。

適當的壓力可以幫助我們踏出舒適圈,而焦慮可以在保持安全方面發揮關鍵作用。當承受的壓力和焦慮剛剛好時,可以幫助我們的女兒大步向前。

但是,沒有父母希望他們的女兒遭受情緒上的負擔,因此達摩爾博博士仔細探討了女孩生活中的壓力來源:她們在家庭中的互動、學校的壓力、其他女孩和男孩之間的社交焦慮以及來自社會的壓力。本書在女孩的生活中穿梭,家長將得到保護女兒免受文化與人們(包括身為父母的我們)造成的有害壓力能採取的關鍵步驟。

1
Photo Credit: 高寶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