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同婚未竟的每一天,對他們來說都像冷冽難耐的冬天

跨國同婚未竟的每一天,對他們來說都像冷冽難耐的冬天
僅為同性伴侶示意圖,非內文提及當事人之真實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數伴侶把共居台灣當成他們最優先的選擇。然而,共居台灣並不容易,取得工作簽的門檻高而不易,許多人只能選擇學生簽、打工度假簽、或旅遊簽,但這些簽證期限短,對要長期落地生活的伴侶來說不一定合用。許多伴侶走投無路,為了維繫跨國親密關係,只能選擇「冒險」。

文:華正函(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專員)

當跨國同性伴侶的婚姻關係不被承認,無法以配偶依親的方式移動,如何取得同一個國家的簽證與居留權,對跨國伴侶而言一直是最艱難的題目。伴盟長期陪伴的跨國同性伴侶們擁有一個共同點:即使困難重重,也不願放棄這段關係。

伴盟在文化部的支持下,和中山大學社會學系陳美華教授合作進行口述訪談,多數伴侶把共居台灣當成他們最優先的選擇。然而,共居台灣並不容易,取得工作簽的門檻高而不易,許多人只能選擇學生簽、打工度假簽、或旅遊簽,但這些簽證期限短,對要長期落地生活的伴侶來說不一定合用。許多伴侶走投無路,為了維繫跨國親密關係,只能選擇「冒險」。

這一篇要介紹的是三組讓人心疼的伴侶,阿德選擇轉換性別、阿金挺而走險「假」結婚、阿平則打算早早退休和中國伴侶移居海外另起爐灶。他們不惜付出一切,只為能讓情感得以存續。

逃逸,只是求助無門的不得已

印尼籍小甯曾是家庭看護工,負責照顧一位阿公,因為不堪阿公持續騷擾,她只好選擇棄下工作、逃跑另尋其他機會。經過地下仲介的介紹,小甯認識在市場擺攤賣五金百貨的阿德,阿德以一天一千元的薪資,聘小甯作助手。

「我後來問女友,被照顧的阿公非禮為什麼不錄影?才知道她那時用的是沒有照相功能的『智障型手機』,語言又不通,和仲介講也沒用。」阿德轉述小甯的看護工經歷,沒有蒐證工具,使小甯被非禮時僅能處於弱勢;又因語言隔閡,「逃跑」竟成了小甯唯一能保護自己的途徑。

擺攤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她們需要犧牲整夜的睡眠,載著商品移動,遍及木柵、雙連或桃園,一一陳列好商品,等待透早直接上工。阿德說:「雖然我才給女友一千塊工資,但她會把工作當作自己的事,我有被她感動到,一起工作不到一個月,我就喜歡上她了。」

兩人才交往半年,小甯卻在2019年三月遭移民署遣返回印尼,依規定兩年內不得再入境,當時阿德心想,只要等到五月同婚通過,兩人就能結婚,讓小甯依親來台,不料卻遲遲盼不到跨國配套。心急如焚的阿德一邊隨著伴盟四處拜會官員,一邊盤算未來和小甯的相聚方式,眼見官員們無關痛癢的回應,阿德決定靠自已的力量找到和女友團聚的方法。

我願變更性別,好與妳結一場異性婚姻

在小甯無法入境台灣的這段日子,阿德只能放下工作飛到印尼與女友團聚,雖然阿德沒有老闆不用和誰請假,但市場擺攤少一天就少賺一天錢,來往的飛機票也是一筆不小花費。雖然2021年3月小甯就可以再以觀光名義來台相聚,但每次停留也只有14天,經常往返不但折騰也是開銷。阿德有想過,讓小甯再次用移工身份來台,但是「當二十四小時的家庭看護工的話,每天住在雇主家裡,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阿德是想和小甯成一個家,不是偶一見面的牛郎織女。

在走投無路下,阿德想到自己可以變性。在查閱變更性別的要件後,阿德有一天興致勃勃的伴盟團隊夥伴分享,他說自己從小就是男孩樣,從沒認同自己是女生,小甯的家人也把自己當「台灣女婿」,反正自己不愛胸部,月經也是麻煩,他衡量過了,手術費用加加總總大概要35萬,加上飛去印尼辦結婚手續需要一個多月的生活費、市場攤位租金一個月要6、7萬、機票、婚禮…等等,至少要先存80萬比較安心;但若台灣一直不開放跨國同婚,飛來飛去的錢長期下來也超過這個數,不如就變性,以後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小甯老了想回印尼,所以我就下定決心想說好吧,我還是去變一下。」

「都不擔心手術風險嗎?」「沒辦法,要不然怎麼辦,如果自己不努力的話,靠別人沒有用。」阿德在這一年內已拿到兩張精神科診斷證明、進行賀爾蒙療法,前幾日剛手術完成,也換到了新的身分證,目前正計畫前往印尼,若順利通過「境外面談」考驗,兩人就能順利回家。

shutterstock_149865636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偽婚男女:我們來演一齣結婚的戲

相隔著台灣海峽,阿金與中國籍女友透過女同志交友軟體而認識,細數用視訊聯繫彼此的日子,竟也已過了五年。因兩岸的特殊性,中國人入台限制多,若持觀光簽證來台,每次停留最長15天,一年最多有停留120天之限制,觀光簽的發放更會受政治情勢所牽動,兩岸伴侶無法憑觀光簽共同生活;而台灣未開放中國人來台工作,只有單次特定的學術與商業交流,或跨國企業內部人員調動才可能長期停留台灣,種種限制使兩岸伴侶大多分隔兩地,或台灣人到中國工作,或兩人移居第三地。

身為醫檢師的阿金考量中國藥廠薪資不高,暫不考慮移居中國;女友的工作性質類似公務員,不可能有機會來台工作,因此這5年多來一直分隔兩地,兩人為了相聚,旅遊足跡遍佈世界。

雖然阿金蠻習慣遠距戀情,但他知道女友不是,長期的分隔讓女友的不安日益加深。因此兩人決定賭一把——讓女友藉由「假結婚」來台,就算必須承擔些許風險,但對她們而言,這是兩人感情要繼續「走下去」的唯一方法。事實上,假結婚對阿金女友而言並不陌生,她曾有與美國人假結婚的成功經驗,最後為了照顧年邁父母而放棄原本的美國夢。除了女友的實戰經驗,阿金身邊也有朋友成功「闖關」,朋友的實質建議給了這對戀人信心,她們躍躍欲試。

「我上網徵求可配合假結婚的男性,也蠻多人說有興趣了解,但我也害怕會被騙錢,就沒有回覆他們。過去製圖工作的師傅知道我們的狀況,也擔心我被騙,就自願幫忙我們假結婚。」有了可信賴的朋友,三個人開始仔細規劃流程與編織故事,前前後後準備了兩年,包括阿金出錢讓男性朋友赴中國和女友家人見面、結婚宴客,女友多年來入境台灣,被編織成來台探訪「男友」,阿金則是總是相伴在側的「好朋友」。

計畫看似百密無疏,不料卻敗在機場面談的最後一道題目。 移民署官員問:「女友來台灣後要住哪裡?」男方答「住阿金家」,女友則說「住男方家」,前後矛盾的答覆,讓假結婚露了餡。一齣準備期長達兩年的戲,中間歷經無數次彩排,最後卻在正式演出時忘詞,只因為三方為了讓故事更貼近真實,不想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只好讓阿金出現在劇本裡,結果卻在正式演出時混淆了台詞,讓假結婚正式宣吿破局。女友當天被遣返回中國。

婚姻面試落榜,下一步該往哪裡走?

「假結婚被抓到的時候,我們當天就說要分手,因為不曉得未來怎麼辦。」阿金回憶起破局當下,眼睛濕潤,原本平靜的嘴角微微顫抖。兩人試了僅存的辦法卻不成,冷戰了幾天,兩人決定且看且走,去年女友因為被抓到假結婚無法入台,兩人乾脆去以色列和肯亞玩了兩趟。

說到對未來的規劃,阿金語露無奈:「可能就會當回朋友吧。」如果跨國遲遲不通過,女友也無法再入境,也許關係真有可能走到盡頭。

如果你、我的國家都容不下我們,我們只能出走到更友善的國度

隨著香港情勢的緊張、全球COVID-19疫情的延燒,兩岸關係逐日緊繃,台灣反中的情緒也到達前所未有的高峰。2019年8月1日,台灣正進入總統選舉的白熱化階段,中國無預警的關閉來台自由行申請;隔幾個月肺炎疫情爆發,相關禁令更是一道接著一道,任何對對岸人民來台的解封也常觸動到敏感的政治神經。當兩岸關係伴隨著情勢的對立緊張,最痛苦與煎熬的莫過於兩岸伴侶。

小和與阿平透過交友軟體認識,隨後兩人相戀同居每天生活在一起兩年,礙於法令規定,小和畢業後無法留下來找工作,只好返回上海就業,也開啟了兩人每天必視訊的遠距離關係。阿平擔任公職,因為赴中國受到限制相見更不容易,無奈地選擇飛到第三地相見,幾年下來幾乎跑遍鄰近東南亞國家只為短暫幾天的重逢相聚。

趁畢業離開台灣前,阿平向小和求了婚,兩人願意互許終生,原本以為同婚過了,兩人就可以結婚住在一起,但沒想到同婚只過一半,未全面保障到跨國伴侶,不僅沒等到平權,反而還迎來近幾年最對立緊張的兩岸關係。

shutterstock_42554953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阿平與小和兩人重視相處的幸褔,並不會刻意去討論政治,隨著2019年香港日益嚴峻緊張的情勢,偶爾遇到相關話題時,都會用開玩笑的方式輕鬆帶過而少有衝突,但面對要如何安排未來兩人能在一起共同生活,環顧現在的情勢,卻都無法輕笑帶過。

「距離退休還有二十多年,如果做到65歲屆齡退休領月退俸,當然是對未來最有保障,但為了能與小和早日相聚,有考慮可能會申請及早退休請領一次性較少的退休金,然後移居泰國或加拿大一起生活。」阿平說,如果兩岸關係持續惡化,這恐怕將會是兩人不得不的選擇。

當然,若盼來跨國同婚通過,兩岸關係平緩的那天,兩人還是希望能在台灣一起生活,「畢竟這裡才是我們從最初認識到相愛,一起生活成長帶來最多幸福甜蜜回憶的家」。

跨國同婚未竟的每一天,對他們來說都像冷冽難耐的冬天

不同經濟條件與分屬不同國家的跨國伴侶們,所擁有的人生選擇不盡相同,但可以發現,他們為了保護得來不易的情感,許多人寧可冒險、犧牲原本可能擁有的安穩生活,只為了在一片黑暗之中探得一縷陽光,守護兩人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親密關係。

「我要的是與她一起生活」就像阿德說的。置換性別、假結婚、遠走高飛,冒險所帶來的恐懼、憂慮,相較共同生活的強烈慾望,都顯得微不足道。就如同候鳥,為了生活在一起,只能四處遷徙避「冬」——對跨國伴侶來說,跨國同婚未竟的每一天,都像冷冽難耐的冬天,而他們心中最企盼的,是漫漫長冬能儘速過去,迎來下一個春天。

參考資料

  1. 依照勞動部106年8月14日勞動發管字第10605154981號公告,外國人受聘僱從事專門性技術性工作(A類),月平均薪資不得低於新台幣47,971元。但在大專院校、學術機構工作者有例外。資料來源
  2. 依照《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從事觀光活動許可辦法》第九條,大陸地區人民經許可來台從事觀光活動之停留期間,自入境之次日起,不得逾十五日;除大陸地區帶團領隊外,每年總停留期間不得逾一百二十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