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波全球經濟浩劫》:看那GDP成長率,中國是個像馬多夫一樣的龐氏騙局主持人

《下一波全球經濟浩劫》:看那GDP成長率,中國是個像馬多夫一樣的龐氏騙局主持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舉債、浪費的基礎設施投資和虛假的會計外,中國沒有經濟成長奇蹟。中國在還沒有變富前就開始變老。到最後,中國將只是另一個陷於IMF所稱的中等收入陷阱的新興經濟體,而要脫困將不是易事。

文:詹姆斯・瑞卡茲(James Rickards)

【第8章 浩劫之後】

中國是馬多夫

一%、一%、一%、一%、一%……。

這是馬多夫(Bernie Madoff)經營他的財富管理事業二十年期間報告逐月報酬率的約略數字。

如果你每月的報酬率是一%,每年的複合報酬率就是一二.七%,一年又一年都是如此。這個報酬率可以在六年間讓你的財富翻倍,六年後又再增加一倍。十八年後,也就是從你的孩子出生到上大學的時間,你託付馬多夫的錢已經變為八倍。你在一九九○年交給馬多夫的一百萬美元,到二○○八年將變成八百萬美元。

只有一個問題,那是一場詐騙。其中沒有投資的資產池、沒有超越市場的報酬率、沒有複合報酬率,也沒有獲利。一切都是馬多夫的假帳冊和真掠奪。有時候新募集的錢被用來支應想贖回的舊投資,但大多數錢繼續留下來錢滾錢。馬多夫的龐氏騙局(Ponzi scheme)在二○○八年崩潰。

在馬多夫詐騙案虧損的金額取決於計算的方法。如果以投資人相信他們擁有的金額計算——雖然帳冊是假造的——虧損約六百五十億美元;如果以不包含假獲利的投資金額計算,損失是一百七十億美元。不管哪一種計算方法,馬多夫創下歷史上最大龐氏騙局的紀錄。

這場騙局被發現時正值二○○八年的金融恐慌,全球投資人正從股票、房貸、衍生性金融商品和其他類別的資產虧損;槓桿投資人遭追繳保證金打擊;貨幣市場基金和銀行面臨擠兌和贖回潮,因為投資人不計血本想拿回他們的錢。那是史上最嚴重的全球流動性危機。

在恐慌環境中,馬多夫的投資人知道他們可以信賴馬多夫是一個流動性的來源。他們開始向馬多夫的基金要求贖回,而龐氏騙局就是這樣被揭穿的。馬多夫沒有錢可供贖回,他開始違約,傳聞逐漸散開,證管會和聯邦調查局介入,後來發生的事已經眾所周知。二○○九年六月二十九日,馬多夫在聯邦法院被判決監禁一百五十年。

熟悉馬多夫故事的讀者可能也知道,早在一九九○年代中期就有無數疑點和跡象警告馬多夫經營的可能是龐氏騙局,而證管會和其他機構從未好好調查這些警訊。

最著名的警告來自鑑識分析師馬科波洛斯(Harry Markopolos)。第一個讓馬科波洛斯懷疑馬多夫可能是騙子的證據是什麼?就是那些穩定的報酬率,月復一月的一%、一%和一%。把馬多夫長期的報酬率畫出的線呈現幾近完美的四十五度角,馬科波洛斯知道金融投資不可能創造出那種報酬率。

長期創造正的年報酬率確實可能辦到,有些最優秀的避險基金經理人就是如此,雖然大多數人辦不到。但即使是超級明星級的避險基金經理人也會偶爾出現績效不佳的月份或年份,而且每一年的正績效也有高有低。你可能第一年達到一○%,下一年大賺二五%,然後虧損三%,第四年又賺七%。這是很不錯的績效紀錄,但績效有起有伏,不會呈一直線。

類似馬多夫一段時間內的報酬率序列有一個技術名稱叫序列相關(serial correlation)或自相關(autocorrelation),它發生在一個訊號包含了一個反饋函數導致它不斷製造相同的訊號,有時候還放大它。序列相關存在於物理學、數學和聲學,但在金融領域並不會自然地存在。市場是複雜動力系統,它帶著突現性質,會破壞產生序列相關所需的穩定反饋。馬多夫自稱的報酬率所展現的自相關對馬科波洛斯來說是致命的洩底。遺憾的是,證管會不了解馬科波洛斯的警告。

我們還看到另一個經濟報酬率的時間序列:一.八%、一.七%、一.五%、一.八%、一.八%、一.六%、一.四%、一.八%。這是中國從二○一六年第二季到二○一八年第二季GDP的每季成長率,它不像馬多夫報酬率那樣平滑,但很接近。這也不可能發生。中國只能靠假造帳冊來製造這些成長率,和馬多夫一樣。中國一季又一季地報告穩定的正成長率,像鐘表的發條。這些數字不是真的,它們是編造出來安撫容易受騙的投資人、政策制定者和媒體的。

真實的經濟是什麼樣子?以下是美國同期的GDP成長率:一.九%、一.八%、一.八%、三.○%、二.八%、二.三%、二.二%、四.一%。注意美國的成長率呈現比中國大的變化,從最高的四.一%到最低的一.八%。注意較弱的季(例如一.八%)和較強的季相連(例如三.○%)。

如果把時間序列挪移到更早的時間,你會發現中國在五年期間沒有出現過負成長的季,而美國有。簡而言之,美國的數據呈現出複雜經濟體會出現的混合了弱、強和負值的季成長,而中國呈現出金融詐欺會出現的自相關。

無疑的中國操縱了它的成長數據。中國的實質成長較接近每年五.五%,而非中國宣稱的每年六.八%。如果把浪費的投資去除掉,成長還會更低。問題是為什麼中國感覺必須假造數據,同時又以幾乎不可能的自相關時間序列來呈現它?

原因是中國是一個像馬多夫一樣的龐氏騙局主持人。中國有數兆美元的外幣計價債務、財富管理產品、銀行貸款、公司間貸款,和其他可能永遠無法清償的金融協議。如果每個有債權的人向中國要求償還,中國甚至連滿足一小部分要求流動性的人都難以辦到。

這並不表示中國沒有實質經濟,中國確實有,只不過這個實質經濟已經陷入一個由槓桿、無法清償的債務、假帳,以及妄想共產黨領導階層可以鎮壓異議直到全球經濟改善,所交織的網。

全球經濟並未改善,而且正深陷貿易戰、貨幣戰和搶奪智慧財產權等無形資產的爭鬥。南海、台灣海峽、韓國和中東的戰爭可能接踵而至。

中國無法贏得貿易戰,因為中國的出口遠超過進口,特別是與美國的雙邊貿易。川普希望美國-中國雙邊貿易逆差減少數兆美元,中國無法在不傷害其經濟的前提下輕易做到,因此貿易戰將持續不斷,而且日益慘烈。

中國有一項可以用來減輕貿易戰壓力的金融武器:貶值貨幣。中國有約三兆美元的外匯準備,其中約一兆美元屬低流動性資產,投資於避險基金、私募股權和其他無法輕易贖回的另類資產;另外一兆美元是預防性準備,用以在必要時紓困銀行體系;剩下只有一兆美元可用於保衛與美元的貨幣掛勾。這並不足夠。在二○一六年,中國用掉一兆美元的外匯準備在保衛其貨幣,有一度以每個月八百億美元的速度流失其準備。如果不是關閉資本帳以留住中國境內的準備,中國在二○一七年底原本可能破產。

中國可藉由貶值貨幣釋放資本外流的壓力,爭取時間,進口通貨膨脹以降低本國貨幣債務的價值,並使出口產品更具吸引力。貶值是中國金融失衡的簡單解決方法。想像如果馬多夫可以「貶值」他對投資人的負債,他可能現在還在營運。中國一百年後還會照常營運,但那不表示在過程中不會蒙受巨大的投資人損失和造成全球經濟破壞。

中國的風險遠超過流動性和匯率。它現在正承受一九八○年代、一九九○年代和二十一世紀初一胎化政策的苦果。禁止家庭有兩個孩子——有時候導致殺女嬰事件——已使中國人口快速老化,缺少年輕勞工使成長難以維繫,以及無法提供退休者福利。近幾年來中國放鬆這項政策將無助於提高未來二十年的勞動參與率和生產力。勞動參與率和生產力是經濟成長的關鍵,中國的短視造成勞動力不足和生產力嚴重落後。除了舉債、浪費的基礎設施投資和虛假的會計外,中國沒有經濟成長奇蹟。中國在還沒有變富前就開始變老。到最後,中國將只是另一個陷於IMF所稱的中等收入陷阱的新興經濟體,而要脫困將不是易事。

經濟與人口的逆風之外,中國還面臨與美國地緣政治衝突日益升高的局面。這種被專家稱為「灰犀牛」的衝突,可以用香港大學學者沈聯濤的描述來總結:

除了結構性和景氣循環性的風險外,中國必須解決來自中美地緣政治角力加劇的「灰犀牛」(很可能發生,但往往被忽略)戰略風險。興起中的貿易戰只是冰山的一角,美國和中國勢必陷入科技和戰略優勢的長期競爭。為了保持領先,它們將動用一切可能使用的影響力和工具。如果這種競爭不加以節制,勢將引發深遠的外溢效應。

在分析中加入地緣政治鬥爭極其重要,因為它標記了一個不同於全球化時代的改變,在全球化時代經濟成長勝過所有其他政治考量。戰爭要付出代價,即使冷戰也是如此,而如果壓制中國野心的代價是成長減緩,那就是美國準備保護其智慧財產權和國家安全要付出的代價。這對較年輕的銀行家和學者是一個粗暴的覺醒,他們迄今只經歷過全球化的黃金時代(一九八九年到二○一七年)。經歷過第一次冷戰(一九四七年到一九八九年)的資深分析師將會覺得爭奪成長的地緣政治衝突升高相當熟悉。

貿易探戈

二○一八年五月,川普政府的高階官員代表團飛抵北京,進行一輪重要的談判,想避免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間爆發全面的貿易戰。

美國的代表包括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 Mnuchin)、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E. Lighthizer)、國家經濟委員會會長(庫德洛)和白宮貿易主任那法若(Peter Navarro)。換句話說,除了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外,這個代表團包括每一個負責貿易事務的資深美國官員。代表的組成意味川普總統宣示這場談判具有最高重要性。聰明的人拿這個代表團來比較最早的《星際大戰》(Star Wars)電影裡的酒吧場景,一群說各式各樣語言的角色似乎相處很愉快,實際上卻暗藏各種衝突——相當貼切。

萊特海澤是貿易戰的老兵,他的公職可追溯到雷根政府時代,還有在民間擔任貿易法律師逾三十年,代表包括美國鋼鐵等大公司客戶。那法若也是一個貿易鷹派,但他來自學界,而且沒有萊特海澤達成談判交易的經驗。庫德洛備受賞識,但被認為是自由貿易的支持者。梅努欽未曾展現對貿易問題的興趣,向來較支持全球主義者的主張,但他偏袒以貶值美元來改善美國貿易逆差的手段。代表團的正式領隊是梅努欽,因為他是擔任最高內閣職務的代表。不過,無疑的萊特海澤是這個貿易代表團中最重要的官員。

萊特海澤在更早的一次訪問北京與高階中國貿易和政治官員閉門會談中,對著談判桌對面的談判對手侃侃詳述中國在貿易問題上作弊的歷史。萊特海澤列舉的貿易欺騙例子從一九九四年開始,當時中國在一夕間大幅貶值人民幣三三%,使匯率跌到八.七元人民幣兌一美元。貶值貨幣是宣告貨幣戰和貿易戰同時開打,因為低廉的貨幣協助中國出口產品在貿易夥伴市場的競爭。

萊特海澤繼續列舉更多貨幣操縱、偷竊智慧財產權、補貼國有企業、發展貿易財的過度產能、傾銷、忽視環境成本、奴工和任意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規範近二十五年(從一九九四年到二○一七年)的例子。萊特海澤列舉完後,直視著中方最高階代表說:「你們已經欺騙我們二十五年,現在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們?」

中國代表大感震驚,他們從未碰過像萊特海澤那樣直言不諱的場面,以及他對事實的完全掌握。這場會議已無需再多說什麼,但訊息已經傳給中方。美國將不再接受含糊的承諾和延遲似乎永遠不會到來的截止期限。從現在起,美國將堅持可驗證的具體行動。

在得知萊特海澤在貿易談判中的卓越表現後,川普總統要求萊特海澤交出他描述中國違反貿易規範的筆記。川普認為可以用它來建構有關這個主題的競選演說。

「長官,我沒有用筆記。」萊特海澤回答。

「好吧。」川普說:「我了解。那就給我你的大綱或要點。」

「長官,我也不用要點。」萊特海澤告訴總統。

川普微笑著點頭。他發現萊特海澤把所有事項都記在腦袋裡,因為他幾十年來都在處理這些貿易問題,所以隨時可以舉出中國欺騙的例子,無需任何準備。川普很欣賞這一點,因為他自己也是個很少使用筆記或提示機的臨機演說家。川普知道他選對了貿易談判代表。

萊特海澤獲得川普全力支持他在與中國談判貿易中的衝突,在未來與加拿大、歐盟、日本、巴西和其他貿易夥伴的談判中也可望如此。萊特海澤本身很少接受採訪,他不習慣在鎂光燈下,也不對媒體洩露消息。他在與那法若一連串備受矚目的訪問和擔任貿易戰公開發言人中,表現可圈可點。在川普的白宮裡,搶老闆的鋒頭或反駁沒看到的即時Twitter訊息,可能讓你得不償失。萊特海澤以低姿態的言行避免這些危險,川普也喜歡他這一點。

萊特海澤住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距川普總統的度假勝地海湖莊園不遠,這很方便川普離開華盛頓特區時邀請萊特海澤一起搭空軍一號到棕櫚灘度週末。萊特海澤儘可能接受川普的邀請,這給他寶貴的機會讓他與總統一對一相處,避開在白宮的睽睽眾目,是大多數內閣官員和白宮西廂辦公室難以企及的。

萊特海澤策劃了川普對中國的貿易策略,利用的是他在雷根時代與日本對抗的強硬派教戰手冊。在一九八○年代初,美國汽車業遭到廉價的日本進口車打擊。萊特海澤發現日本操縱貨幣以降低日本單位勞動成本兌換美元的價格。他與雷根研究對日本和歐洲汽車課徵高關稅,迫使日本和德國汽車製造商遷移工廠到美國以避免關稅。今日大多數「德國」寶馬汽車和「日本」本田汽車是在阿拉巴馬州、南卡羅來納州、田納西州和南部及中西部的地方製造,其結果是為美國帶來數以萬計的高薪製造業工作。萊特海澤和川普準備把這套策略用在中國。

二○一八年初,川普宣布援引一九七四年貿易法案第二七二條款,對中國太陽能面板、洗衣機、鋼鐵和鋁課徵關稅。川普也根據該法案三○一條款對中國進口產品課徵五百億美元關稅,以懲罰中國人偷竊美國的智慧財產權。

中國很快宣布對美國進口產品課徵五百億美元關稅,包括黃豆和高粱等農產品,以報復美國援引三○一條款的關稅。正如擁有大疊籌碼的精明撲克牌玩家,川普又宣布對中國進口產品再課徵五百億美元關稅,作為反報復措施。那就好像中國說:「我跟進你五百億美元。」而川普說:「我再加碼五百億。」

剛開始股市不把這些宣布當一回事,認為川普的宣布只是談判的嚇唬套路,而中國的反應只是為挽回顏面。華爾街相信等兩方互相威脅恫嚇後就會談判彼此的歧異、降低關稅,並務實地降低貿易逆差,中國會增加對美國黃豆的採購。

和過去一樣,華爾街的預測既不切實際又太過樂觀。事實上,第一輪關稅在二○一八年開徵,然後川普又宣布另一輪關稅加徵。中國沒有退讓,也宣布另一輪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關稅。不過,中國打的是一場注定失敗的戰役,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比中國從美國進口的產品多出近三千億美元。中國將無法繼續對美國報復對等金額的關稅,因為中國向美國購買的產品就是不夠。到二○一八年底,中國唯一的對策就是貶值其貨幣以降低美元計價的成本,希望抵銷因為課徵關稅而升高的成本。和在一九三○年代一樣,貨幣戰和貿易戰總是攜手並進。

中國感覺它的經濟已足夠強韌,可以抵擋與美國進行一場貿易戰。中國可以向加拿大買黃豆和向空中巴士(Airbus)買飛機,它押注如果貿易戰升高,美國的損失將超過中國。中國的估計錯誤。雙方在貿易戰都會有所損失,但中國的損失將遠大的多。貿易佔中國GDP的比率遠高於美國。川普把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武裝起來以避免中國人收購美國科技公司。

中國的債台高築。因為與美國的貿易戰而減少中國貿易順差,將使中國經濟減緩、失業率升高、危及償債能力,並可能導致共產黨最畏懼的社會動亂。梅努欽雖不是貿易鷹派,卻是貨幣鷹派,因此他可能促使美元貶值以配合川普的關稅,並使美國人購買的中國產品變昂貴。總之,川普的貿易戰武器比中國多,而萊特海澤對使用這些武器的嫻熟程度有如一個四星上將。

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還未結束。美國將獲勝,但市場將承受附帶傷害。美元將趨向貶值以減輕貿易損失,並對中國施加最大壓力。

相關書摘 ►《下一波全球經濟浩劫》推薦序:金融危機警示接二連三,妥適因應「浩劫」的到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下一波全球經濟浩劫:亂世中保存財富的七大祕訣》,聯經出版

作者:詹姆斯・瑞卡茲(James Rickards)
譯者:吳國卿

為了因應下一波毀滅性的全球經濟浩劫,
全球菁英已準備好保護他們的財富,
你,準備好了嗎?

金融專家瑞卡茲指出,由各種金融跡象顯示,一場慘烈的經濟危機即將發生!

投資人對川普政府的過度樂觀,已造成資產價格的過度膨脹、利率處於毀滅性的低水準、指數型基金日益流行,以及行為經濟學滲入我們的金融生活。對保持關注的人來說,系統風險的證據已俯拾皆是:市場波動性、美國和全球的債務激增,以及政治的不穩定性。

瑞卡茲應用他對資本市場的廣泛知識和非凡的洞見,告訴我們應該如何配置自己的資產,才能將風險降到最低:

  • 為什麼應該避開像Facebook、Netflix和Amazon等高價、高成長的科技股和媒體股。
  • 為什麼聰明的投資人正避開像比特幣和以太坊等數位貨幣。
  • 為什麼被動管理的指數型基金正阻擋市場的修正力量,並為主動型投資人創造機會。
  • 為什麼在下一波金融恐慌無可避免地會讓資產價格下跌超過50%時,現金仍是首選。

當無可避免的趨勢將世界經濟導向全面性的毀壞與崩解,
你,一定要未雨綢繆!

本書特色

  • 特別為台灣讀者帶來忠告,提醒台灣站在美、中競爭的前緣,若想在這麼動盪的地區和險惡的時代中生存,就必須靈活變通、保持投資組合的彈性,才能在疫情過後的新世界持續興旺。
  • 擁有超過30年豐富的市場經驗,並參與國家層級金融決策制定,從金融第一線帶來最炙手可熱的消息與預測,並歸納出七大祕訣來為你我保全財富。
  • 論證資料豐富、敘述引人入勝,從總體經濟環境到個體決策行為,詳細闡明大小事件的因果關係,提供精闢的見解與洞察。
下一波全球經濟浩劫:亂世中保存財富的七大祕訣_-_ISBN97895708561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