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民主制度的承諾:「優雅認輸」是美國大選的優良傳統

對民主制度的承諾:「優雅認輸」是美國大選的優良傳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896年以來,美國大選中,失敗的候選人都會公開承認參選失敗。現在的問題是,川普總統是否也會繼承這一美國優良傳統,優雅卸任呢?

文:Jon Shelton

從1796年開始,承認參選失敗就已經是美國和平權力交接的一個組成部分。那一年也是不同政黨競選總統寶座的開始,當時代表聯邦黨的候選人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敗給了民主共和黨候選人托馬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

而公開發表聲明承認敗選的第一人則是民主黨人威廉・詹寧斯・布萊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1896年,他獲悉在總統大選中敗給共和黨人威廉・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後,立即給對方發去內容如下的電報:「我想在第一時間表達我的祝賀,我們共同面對了美國人民的選擇,他們的意願就是法律。」

此前就以喜歡打官司、但從不承認敗訴而著稱的共和黨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形容今(2020)年的總統大選是場「欺騙」,並宣佈,將採取一切可能的司法途徑對選舉結果提起訴訟。他的這一表述,使人們有理由認為,他可能將不會繼續延續公開承認敗選、和平交接權力的傳統。

只是禮節,並非義務

無論是美國憲法,還是其他法律,都沒有規定敗選者一定要發表敗選演說,公開承認失敗。歷屆總統大選中落敗一方這樣做,完全是出於禮貌,同時也是為了告訴自己的支持者,另一方已經獲勝,選戰已經結束。敗選者發表演說也是總統選舉這一政治大戲中的一個核心戲碼。

1896年,威廉・詹寧斯・布萊恩向選舉贏家發出祝賀電報以來,日新月異的通訊技術使得這一傳統不斷發揚光大。新聞報導和廣播,使敗選者演說的傳播範圍不斷擴大。而電視的出現,更使敗選演說的影響力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1952年,民主黨人史蒂文森(Adlai Stevenson)敗給共和黨人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後發表敗選演說時,電視已經成了佔主導地位的傳播媒介。

一般而言,失利一方公開發表演說承認敗選之前,會先和競選對手通個私人性質的電話。2016年就是這樣,大選當夜,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致電川普祝賀他當選總統,並於次日向支持者發表演說:「唐納德・川普將是我們的下一屆總統。我們必須毫無偏見地接受他,給予他領導國家的機會。權力的和平移交是我們憲政民主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這一原則,我們不僅是尊重,更應珍惜。」

希拉蕊大頭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為了民主制度的強大」

2000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大戲,未能按原定劇本展開。各大電視台宣佈共和黨人小布希(George W. Bush)勝選後,民主黨籍競選對手高爾(Al Gore)第一時間打來電話致賀,並承認參選失利。

而就在此時,佛羅里達州的計票結果被認定為差距過小,無法判定勝負。該州法律規定,計票結果差距過小的情形下,必須重新計票。一個小時後,高爾再度致電小布希,收回了此前的敗選聲明。

美國最高法院在12月10日叫停了重新計票工作,宣佈小布希勝選。一天後,高爾對媒體發表講話:「我剛剛同小布希通過電話,祝賀他當選美國第43屆總統。我同時也向他承諾,這次我不會再撤回敗選聲明。」

儘管高爾堅決反對最高法院的裁決,但他同時也表示:「為了美國人民的團結,為了強化民主的意願,我寧願承認我敗選。」

他同時還引用了民主黨參議員道格拉斯(Stephen A. Douglas)1860年在總統競選中敗給共和黨人林肯(Abraham Lincoln)後所說的一句話:「對黨的忠誠必須讓步於對國家的忠誠。總統先生,我支持您,上帝保佑您。」

對民眾團結和民主制度的承諾

按照傳統,敗選者一般都會在其敗選演說中突出四個焦點:接受失敗,呼籲雙方選民團結,讚美民主,堅持鬥爭。而演講本身都會在莊嚴和肅穆的氛圍中進行,畢竟失敗的候選人是要通過演說勸告支持者,選戰已經結束,民眾應跨越政黨鴻溝,為了國家利益實現團結。

但並非每一位候選人都能優雅地接受失敗。1962年,共和黨人尼克森(Richard Nixon)挑戰民主黨人布朗(Pat Brown),競選加州州長時,就曾在敗選後的記者會鬧出了醜聞:「先生們,你們再也無法對尼克森橫挑鼻子豎挑眼了,因為這是我最後一次記者會了。」話畢揚長而去。不過,後來的事實證明,敗選並不是永遠放棄的理由。經歷政壇上的多次起伏之後,1974年,尼克森在美國總統任內黯然辭職。

民主共和兩黨選民陣營的狂熱情緒和深層對立,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一大特點。而這個陷入分裂的國家現在似乎急需對團結的呼喚。民主黨籍當選總統拜登(Joe Biden)選戰期間就不斷重申,他希望美國人民保持鎮定和團結,而週六發表的勝選演說中,他再次重複了這一立場。

無論是2016年,還是2020年的選戰中,川普都不肯承諾接受敗選結果,而卻不厭其煩地以所謂舞弊指控煽動其選民情緒,凡此種種,似乎都令人無法想像川普優雅下台的場面。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