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美國大選,挑起「台派」進步派與保守派的衝突內戰

一場美國大選,挑起「台派」進步派與保守派的衝突內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派」中不論是進步還是保守派,面對對岸的威脅,都在1月的總統大選中共同以蔡英文為共主,但到了美國選舉一旦決定「挺川」,就意味自己必須在性別平權或全球暖化等進步立場妥協,這種價值排序改變是很多台灣人都經歷過、甚至正在經歷中的心理掙扎。

文:西涼寺

突如其來的「台派」內戰

過去一年來,什麼是「台派」、稱人「台派」究竟是褒是貶,莫名的在台灣社會成為爭議性的議題

但如果我們先跳過這些爭議,而粗淺的將2020投給蔡英文的800餘萬票選民約略理解為「台派」,那麼在過去兩個月內,很多「台派」選民應該都很驚訝的發現,為了一場台灣人根本不能投票的外國選舉,「台派」整體居然圍繞著挺川和反川,陷入了一場突如其來、情緒高張的內戰。

范琪斐無疑是這一場內戰的指標人物之一,尤其范在百靈果節目中所提出,台灣人在挺川普的過程中價值座標或排序已經被改變了的說法,徹底激怒「挺川台派」。後者認為自己抗中保台第一優先的價值從未改變,而挺川正是為抗中保台,保了台,才有其他次要的價值可言。

從「挺川台派」的角度來看,范的發言不過凸顯其骨子裡無藥可救的藍藍腦心態(引用證據:她過去在TVBS工作)。范後續在公視對1450的評論,更是此一觀察的有力證明。而連帶的,政治立場其實很明顯挺小英的凱莉與Ken,也因為和范的合作關係,立馬成為中共如果武統會馬上逃回美加的背骨仔。

而這場「台派」內戰的影響,也對台美關係產生影響。在選戰最後階段,許多挺川政論名嘴與網民瘋狂攻擊拜登,即便在美國大選之後,很多「挺川台派」也因為開票的時程延宕,搖擺州從週二的一片紅到漸次翻盤,而開始呼應川普美國大規模做票的指控,甚至出征AIT臉書,搞到小英政府必須出面表態。

到目前為止,這場突然其來的內戰究竟所為何來,仍讓很多人感到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尤其裡面是不是有中共資訊戰操弄的成分(希望台灣人對美國民主失望、進而遠離美國),後續也都還有待觀察。

「台派」進步派與保守派衝突的表面化

針對此一問題,本文試圖提出一個尚未被人提到的觀察角度:筆者認為,這場突如其來的「台派」內戰,或許一定程度其實是2018年以來,泛綠陣營內部圍繞著性平或環保等文化社會議題,「進步派」與「保守派」之間對立的表面化。

多數人應該會同意,小英之所以能成功集結800萬選票,除了對手歷史性的弱以外,也是因為蔡刻意透過中華民國台灣的標籤,以及抗中保台/反一國兩制的口號,成功組建了過往無法想像的「深綠、淺綠、中間、淺藍」選民聯盟。

但若從時間序來看,蔡英文能夠在2020年組建此一選民聯盟,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其實又是2019年中的同婚專法通過。此一政績有效激活了蔡支持者中關於文化與社會議題的「進步派」(特別集中在都會區高教育水準的年輕族群),後者進而成為蔡英文從11/24低潮反攻的急先鋒。

凱道同婚宴盛大展開(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些所謂的「進步派」,其實很多就是當初帶頭衝進立法院的太陽花世代,但這些人所反應的文化、社會、與環保價值,其實和台灣社會的整體價值觀點並不一致,甚至可說在人數上明顯居於劣勢。很多人更認為,民進黨2018年11月24日大敗的主因之一,就是小英推動同婚等進步議題引發的保守勢力反彈。「台派」陣營的「進步派」與「保守派」之間,至少從那時開始就埋下衝突的種子。

不論是進步還是保守派,面對對岸的威脅,都在1月的總統大選中共同以蔡英文為唯一、無爭議的共主,而團結在抗中保台/反一國兩制的大旗幟下。但蔡政府抗中保台訴求的一個必要前提,是爭取美國政府的最大支持,此時,(至少言語上)對中共相對強勢的川普,就自然成為「台派」選民遙遙支持的對象。

然而「台派」選民對川普的支持,卻意外點燃了小英支持者中進步與保守派之間對立與衝突的引信。理由非常簡單,因為在台灣,小英同時是進步價值與抗中保台的代言人,但在美國,共和黨(至少表面上)對中共採取了較為強硬的態度,而社會、文化、環保等議題的進步價值,卻主要是由民主黨人所支持。

這樣的價值割裂,於是造成很多傳統上認同進步價值的「台派」選民,對川普產生了極為複雜的情緒,因為一旦決定挺川的同時,也就意味著自己必須在對性別平權或全球暖化等進步議題的立場上妥協,這正是范琪斐所說的價值排序改變,是很多台灣人都經歷過、甚至正在經歷中的心理掙扎。

但對於其他本來就較為保守,或雖然不反對進步價值,但信仰強度本來就不高的「挺川台派」或「保守台派」選民來說,這些價值要不是本來就不用考慮,就是可以輕易無懸念的拋棄。既然如此,價值排序當然就從未改變,若有人價值排序被改變了,那只會是因為這些人本來對抗中保台的信念就不夠堅定。

就是這樣平行世界的思考落差,讓小英選票聯盟中的進步與保守派一夕成為無法對話的敵人。很多「台派」無法理解,平平都是817萬票的一員,為什麼自己只是因為對川普的政策表達了疑慮,或是認為台灣應該同時與民主共和兩黨保持良好關係,就轉瞬間成為不抗中、不挺台的藍藍腦。

RTS3J8D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接下來,其實是小英跟美琴的事了

如果認同本文上述分析,將「台派」內戰放在小英選民聯盟內部鬥爭的大架構底下來理解,那麼這場內戰對抗中保台的教訓也就不言可喻。關鍵是:抗中保台需要避免創造不必要的敵人,並團結所有潛在的朋友,以面對真正的敵人

「台派」當中的進步與保守派或許相互看不順眼,但是在抗中保台的架構下,雙方絕對是盟友而不是敵人。尤其台灣面對對岸威脅,國民黨短期內又至少仍有500至600萬票的實力,在這樣的環境下,可預見未來的大型選舉,「台派」陣營都仍然沒有分裂的本錢,任何形式的分裂,就很容易重現2018年的敗局。

而在台美關係上,不管「挺川台派」多喜歡川普,對美國選制瑕疵又有多義憤填膺,台灣對美國的大選就是沒有任何影響力。最終不管誰出線,台灣的對美政策永遠只有同時爭取民共兩黨最大支持這條唯一的路(因為放棄美國支持的結果,就是被中國併吞)。在這樣的國際現實底下,「挺川台派」如果入戲太深,對台美長期關係反而是負面發展,甚至可能掉入中共資訊戰陷阱而不自知。

言而總之,不管有多少情緒,這場其實不屬於我們的選舉都已經結束了,接下來,該讓小英的外交團隊好好的執行抗中保台的任務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