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眼淚來勢洶洶,是怎樣神奇的魔力,讓屏東地區的書店文化逆流而行?

時代的眼淚來勢洶洶,是怎樣神奇的魔力,讓屏東地區的書店文化逆流而行?
Photo Credit: 有情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持續支持在地文化發展,雖然時勢不利獨立書店的經營與發展,兩位店主仍堅持邀請講者、細心選書並持續購入新書,力抗各種生存上的不利因素。

文:陳孟奇、洪心瑜(屏東女中 )|編輯:黃馨平、連翊

2020年5月31日,經營了30年的敦南誠品正式熄燈,在愛書人之間掀起了一股軒然大波,新聞斗大的標題:「時代的眼淚」,標誌著又一家實體書店的殞落,網路上興起的眾多傷懷感慨與紀念活動串聯瀰漫念舊的氛圍,似乎反倒宣判了書店的死期不遠。

就連偌大的書局都沒有躲過時代潮流的來勢洶洶,而必須在嶄新的消費模式與閱讀習慣中隨波逐流,甚或斷尾求生。屏東市的勝利新村卻在短短三年之間,開了五家書店;素來沒有閱讀空間的東港鎮,也在最近成就一家獨立書店默默開張。究竟是怎樣神奇的魔力,讓屏東地區的書店文化逆流而行?

就這股好奇,我們決定拜訪屏東的幾間獨立書店,來了解這個現象背後的原因。

藏身小鎮工廠的「東港有情書」

初訪東港唯一的獨立書店——有情書,一行人狐疑地探頭探腦,懷疑自己是找錯了地方:映入眼簾的先是大片鐵捲門、倚牆豎立的鋼筋、鋼板與鏽蝕的鐵條。穿過水泥長廊才撥雲見日看見深藏的書店小間。「我們這不是工業風,已經是工廠風啦!」江老闆笑說,一面為我們開門,「書架、桌椅,都是自己焊的。」推了推眼鏡,他瞇成一線的眼睛在閃光下忽隱忽江老闆現在已經36歲,曾在美國攻讀資訊科技研究所的他,幾年前回到家中經營的鐵工廠幫忙。「雖然東港人很賺錢,可是知識傳遞不快。」生在遠洋漁業重鎮,靠著海洋帶來的繁榮與富裕一路升學的東港青年,回到故鄉最先注意到的是:東港能人輩出,卻少了一個保存文化、發揚閱讀價值的據點。

訪談中,老闆不時提及身為東港人的認同與光榮,指向牆上的日治街市圖說明東港小鎮的興衰。「像美吾髮的創辦人也是東港人⋯⋯還有許金川醫師啊,他是很知名的肝病權威耶!」

環視店面,除了大量的東港史地典籍以及作家、名人作品,還有哲學、數據分析、社會科學、法律普及等等著作,甚至還有兒童繪本。原來有情書共有五位合夥人,五人各來自不同的專業領域,架上的書都是他們閱讀篩選後一本本推薦而來。「我們有合夥人是語言治療師,所以也有小朋友的書。」老闆搔搔頭,仰式著書架上陳列的各色書籍,話鋒一轉:「可是像大家都知道的,賣書不好賺。」。

老闆平時忙著照料家中鐵工廠的生意,平日晚間及假日才能開店。他略顯無奈地說道,現在的閱讀風氣已經大不如前,「像我開在這裡這麼久了,每天沒什麼人來看書⋯⋯那種讀書的氣氛沒有起來啦!」電子閱讀工具高度普及、網路書商平台主流化,以及連鎖書店的經銷策略,都讓獨立書店幾乎無彈丸之地可以容身。

他直言,比價的平台多又方便,消費者對價格已經非常敏感,獨立書店的書由「友善書業」這個地方進貨而友善書業的社員大家進價都七折以上,我們不可能再給很好的折數,也要倉儲成本啊⋯⋯反映了獨立書店生存的艱辛。

建立地方獨特性的「小陽日栽書屋」

屏東另一頭,小陽日栽書屋同樣掙扎生存。

勝利新村歷經十餘年的眷改政策,在文化部的接管下成為「勝利星村創意生活園區」。八年前,縣府開始廣邀藝文產業進駐,其中不乏慕名而來的書店業者,勝利星村文化園區內現在有大樹冊店、小陽日栽書屋、南國青鳥等五處書店。以密度而言,屏東市的文化事業正處於書店林立的一番榮景。

走進小陽日栽,舉目所見是滿滿的綠意。薜荔以極度猖狂之姿霸佔了整面牆,又若無其事地爬上玻璃花窗,款款搖曳;陽光從綠蔓和花窗間灑下,光影躺在書本和木椅上,隨時間悄悄挪移。紅磚地板的繁複襯托出書店下午的寧謐,讓人不禁慶幸,屏東還有這樣一塊地方容許人靜靜坐下看書,和特別的講者偶然相遇,或者什麼都不做,只是閒逛與發呆。

43431486_2229819097047687_63142522218233
Photo Credit: 小陽。日栽書屋

兩位書店老闆一致認為地方應該要具發掘地方獨特性,而不是一味地想模仿其他縣市。每個城市有每個城市的特性,如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格特質。為了持續支持在地文化發展,雖然時勢不利獨立書店的經營與發展,兩位店主仍堅持邀請講者、細心選書並持續購入新書,力抗各種生存上的不利因素。

舉辦文化活動同樣是這些獨立書店的任務之一,然而,購書、籌辦講座、店主與店員的薪資⋯⋯來自生存重擔的壓力不曾止息,蔡老闆甚至要兼職攝影,方才勉強維持書店的營運。「假如講師從北部南下,除了要給講師費還要支付車馬費。這些對我來說是很龐大的支出。」蔡老闆苦笑,卻仍然娓娓道來自己對經營書店的堅持:「我會帶老師去看一些屏東有特色的地方,比如說舊鐵橋啊、西市場啊」老闆認為,帶講者欣賞屏東的自然人文地景,遠比付出高額講師費更能留下美好印象。

「屏東很容易被忽略,很多作家的巡迴講座都到高雄後就去東部了。」所以很希望屏東有一個藝文空間。她自信地說:「想來,喜歡來的人再來就好。品質和美感是最重要的。參與活動的人和演講的人都要感到舒適,要給人一種小而美的感覺。」

文化事業經營不易並非新聞,台灣各地文藝活動背後,或多或少仰賴政府支持。然而當獨立書店營運步步艱辛,政府分配資源的方式卻讓書店老闆們感到卻步。

由於賣書、辦講座只能勉強支應店主的日常開銷,爭取政府標案便成為獨立書店籌辦活動的主要經費來源。然而,政府標案有一定的程序與規範,以今年的漫讀節為例,將近五百萬的標案,書店需要先支應龐大活動開銷,還要有對應的人事資源消化龐大的業務,對於資本額較少,人力資源規模也較小的獨立書店來說,這樣的文藝補助是看得到、搆不著。

除了經費補助形式讓小書店辦活動窒礙難行,近年來政府偏好大規模、一次性的文藝活動。雖然這樣的形式有助於提升地方文化能見度,以及促進周邊產業興盛,近年的「台灣設計展」、「屏東三大日音樂節」都屬此類;然而,獨立書店藉由小規模、更在地的經營模式,持續連結周圍的人事物,深化與當地文化底蘊並傳播自己認同的價值。獨特的選書與空間安排,藉由書籍連結生命脈動,這樣更微小卻貼地的文化活動也應該受到重視與扶植。

這樣的經費補助形式,導致政府的標案與研究計畫日益集中於有規模、有資源的大型書店手中。資源有限,這樣的分配模式本無可厚非,但正如小陽日栽老闆無奈感嘆,政府資源難以觸及這些規模較小的獨立書店,「我們沒有資源去跟那種大型書店競爭。」

「實體書店還是要存在,才能應用知識。」

經過實地訪查,我們發覺兩位店主這種頑強的堅持——這樣的堅持如何能在屏東產生意義?人與人面對面、藉由書本與閱讀而產生連結的價值為何?生活在屏東的你我,不妨多到這些書店逛逛,讓老闆為你挑本書,用心品味這間氣味獨特的小書店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