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萬顆子彈走私進口的警示:以「查緝黑槍」為名,玩具槍成為代罪羔羊

10萬顆子彈走私進口的警示:以「查緝黑槍」為名,玩具槍成為代罪羔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爆出10萬顆制式子彈的走私案後,一來可以看出制式槍枝正大量增加,二來顯示過去就有大量制式黑槍流竄,只是警方較重視查緝改造槍枝的問題,因為玩具槍改造的槍枝,根本無法使用這些制式子彈。

文:張柏勳(中華民國玩具槍協會總幹事)

刑事局日前宣布破獲最大制式子彈走私案,有某貿易公司意圖夾帶約10萬顆90手槍子彈進口。涉案公司是否有不良意圖,或確如所稱係被人蒙蔽,尚待警方調查。但出現大量的子彈供給,代表背後也有數量龐大槍枝帶來的需求。

根據刑事局的統計,去(108)年警方總共查獲制式手槍59枝,改造手槍933枝,制式子彈5588顆,土造子彈11341顆。所謂改造槍枝,是指不法之徒將所謂「模擬槍」裝上撞針等重要零件,並打通槍管,即可擊出子彈。

這類改造槍枝雖改造後的結構接近真槍,但畢竟材質與制式槍枝仍有相當差距,大多數不可使用動能較大的制式子彈,否則會有膛炸風險。警方查獲土造子彈遠多於制式子彈,這也是原因之一。

現在突然冒出一件10萬顆制式子彈的走私案,代表幾個意義:一是制式槍枝正大量增加,二是過去就有大量制式黑槍流竄,只是警方較重視查緝改造槍枝,造成數字失真。

以「查緝黑槍」為名,玩具槍成為警察績效壓力的代罪羔羊

從上屆立法院會期,行政院即以「改造槍枝氾濫」為由,著手修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加強對模擬槍的管控,以達到「就源管理」的目的。由於警政署最初提出的條文相當模糊,可能使合法用於生存遊戲的玩具槍無端受波及,成為警察績效壓力下的替罪羔羊。為此,中華民國玩具槍協會積極且幾乎全程參與法案的修定,也才有機會向政府提出建言。

在研議修法的過程中,我們即不只一次提出警告,雖然控管模擬槍看似有利於改善治安,但歹徒不易取得改造槍枝後,究竟會從此改邪歸正,或是轉採購制式槍枝?警察面對更重大的挑戰,將是去面對修法之後可能增加的制式槍枝,以及從國外以模擬槍名義進口,其實已近似真槍的半成品。

警察單位向來將查緝黑槍當成重點工作之一。但在實務上,我們還是看到太多形式主義在消耗有限的警力資源。

蘇貞昌視察刑事局查緝槍砲案(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例如,我們還是從不少生存遊戲玩家得到反應,警察單位在績效壓力下,似乎仍傾向將重點放在與治安關聯性甚低的玩具槍上。依刑事局統計,警察每年移送近800至1000枝玩具槍,其中僅有約15%動能會超過所謂的殺傷力標準。

這15%超過殺傷力標準的玩具槍,其實距真槍的威力還有數十倍之遙,更不具備類似真槍的犯案用途。

數據上來說,去年台灣總共移送了695個故意殺人案嫌疑人,使用犯案工具前三名分別是水果刀、西瓜刀和菜刀,三樣就超過100人。但是使用改造玩具槍涉及殺人案件的人數則僅有4人,連持刀的5%都達不到。

走私進口的10萬發子彈,根本無法用在改造玩具槍上

在槍砲條例修法三讀時,立法院會通過一個附帶決議,要刪除警察查緝玩具槍的績效和獎金。這個提案,除了力求保障生存玩家權益,免於不必要的查案和玩具槍送驗,另一個重要意義,是讓已心力交疲的基層員警,能不要再被綁在無效益的查緝玩具槍(超標)績效上,而能專心處理未來制式槍枝可能造成的危害。

可惜警政署或刑事局等單位,喜歡一邊高喊「槍枝零容忍」的口號,一方面仍習慣避重就輕,找一些較不危險「槍」下手。例如前面提到的槍砲條例修法,將原屬合法的操作槍改列為違禁品,並要求持有者於六個月內送驗登記。從六月中開始接受操作槍送驗,卻已在程序上引起諸多爭議,有些民意代表,還要特地開窗口接受民眾陳情。

問題出在哪裡呢?原本修法的目的,是要依法條規定禁絕那些材質、結構類似真槍,而且可能被改造成犯罪工具的模擬槍。到了刑事局的執行階段,卻不斷擴大對模擬槍的認定,甚至連一些整枝塑膠材質的模型槍、縮小版的槍模型、古裝海盜片常見的古董燧發槍,以及最近電影業者苦苦陳情,拍警匪槍戰片要用的道具槍,現在都成了違禁品。

上面提到的這些「槍」,沒有一款用得到走私進口的制式90手槍子彈。所以真正的90手槍到底在哪裡?

刑事局查緝槍砲案 展示贓證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如果從查禁列管的數量來看,今年的模擬槍送驗期滿,刑事局一定會交出一個漂亮的數字。但如果從真正關心治安的觀點,警力資源錯置的情況十分明顯。行政院、內政部等也要學習,如何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不被所屬單位誤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