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計畫」為偏鄉學校留下耀眼榜單,但中後段學生的升學困局依然無解

「繁星計畫」為偏鄉學校留下耀眼榜單,但中後段學生的升學困局依然無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校方而言,成立特殊班、自強班是招攬學生留縣的關鍵制度,早在繁星之前就行之有年,每年的前段榜單也都由這些班級包辦。但是將留縣升學的學生集中在少數班級,無法帶動學校整體的讀書風氣,繁星的預期效益因此大打折扣。

文:林家民(屏東高中)、尤岱姸、鄭羽芳(屏東女中)、李芝玉(小港高中)|編輯:林紘晟

繁星:偏鄉德政?

門口張貼著的榜單,就算沒仔細詢探,也能從新聞中看見,屏東中學今年繁星人數突破以往,潮州高中透過繁星出了兩名未來的醫生。校長在新聞稿中表示:他們的選擇為「留縣升學」建立典範。聽起來,繁星就像是偏鄉德政。

但是在掌聲之外,鎂光燈照不到的角落有一群低成就學生,四散在普通班,來學校卻無心學習。即使身處同一校區,同時有以繁星考上好大學的學生,也存在一群無法跟上課程內容,讓老師們不知如何是好的學生。

教育部公告,繁星實施旨在「希望高中均質、區域均衡,提供各地區學生適性揚才之均等機會,並引導學生就近入學。」當繁星為屏東學校留下耀眼榜單,看似拉近屏東與高雄學校間的差距,但我們想問:「區域均衡」、「適應揚才」與「均等升學機會」等指標,能夠單純用前段學生的學習成就衡量嗎?落實繁星制度後,屏東的高中校園內部又產生何種變化?

為了研究這個問題,我們以屏東高中與潮州高中做為對照學校,共訪問16位學生與數位老師。因屏東地理狹長,交通因素是屏東學生選校的重要考量,兩校分為位於屏北與屏南,入學門檻差異不大,並且同時面對學生外流的挑戰:屏中藉由繁星留住外流高雄的學生,潮州則藉由繁星將減少屏南學生至屏北、高雄就讀。

繁星保障了誰?中後段學生的升學困局

為何繁星會成為屏東地區的重要升學工具?從聯考到學測,考大學的升學管道輪番改制,但屏東地區學校面臨的問題卻變化不大:教育資源與學科能力的缺乏,導致屏東學生在個人申請與指定考科較難與其他縣市競爭。繁星看重在校成績與較低的學測門檻,成為屏東學校招生的利器【註】。

屏東地區學校普遍存在學生成績差異大的問題,因屏東的學生基數較少,不同程度的學生都集中在屏東的「前幾志願」學校。猶如其中一位受訪老師如此描述,一個班級中可能有一群人英文程度非常好,另一群人卻連ABC都不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老師教學技巧無法掌控,容易顧此失彼。

不論從家庭背景、地區資源或考試能力的角度,屏東學生在升學上都缺乏優勢。申請大學時,個人申請需要學測成績、學習歷程及面試筆試,對校外表現的要求相當考驗家庭財力以及地區資源的支持。指定考科的考試內容更加艱深,考驗學生的學科能力。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屏東成績優異的學生多年來外流至高雄,選擇讀書風氣較佳,資源也較多的學校,但是也可能需要早晚通勤或者在外租屋。高學習成就學生流失成為屏東地區學校年年面對的困局,也造成不利招生的惡性循環。

繁星計畫自2006年試辦,到2010年正式取代「學校推薦」,這對於非都會的屏東來說,無疑成了一個重要的入學管道。在繁星管道上,學生們不用花費很多金錢和時間去累積備審資料,只要有穩定的校內成績表現,擁有前端校內排名便能用較低的學測門檻申請學校,對於屏東學生來說相對輕鬆。但是,當原本會去高雄就讀的學生因為繁星制度選擇回來屏東就讀時,原先就會留縣的學生們會如何受到影響?校園內的「均等機會」是否可能?

繁星作為「保障升學策略」

對於原本成績可以上雄中雄女的「5A學生」,繁星制度相較於其他升學制度更能保障自己上理想大學的願景。

整體而言,屏東地區高中成績競爭較不激烈,且校內學生的成績不均,5A學生容易取得前端校內排名,留在屏東以繁星上理想大學的機會,大於去高雄拚個申和指考,不用遠赴高雄念書也能省去大量通勤時間或外宿的成本。留縣使用繁星制度成為了高學習成就學生的保障升學策略。

而當這群5A學生回到屏東學校時,原本在屏東的學生又會受到什麼影響?我們從潮州高中的訪談中發現,中、後段學生依舊在個人申請、指定考試與繁星都缺乏優勢。潮中資深老師這樣說道「成績中段學生我其實比較擔憂,(缺乏亮眼的校內成績導致)繁星上不去要靠個人申請的孩子,其實學習歷程檔案是很欠缺的。其實那些做科展的學生,靠校內成績就可以用繁星上理想大學了。」

也有普通班學生表示,在填繁星表單時老師會希望他們能盡量在繁星管道就升上大學,不要落到個申或指考,因為指考對於潮中的學生程度來說比較困難。當5A學生留縣升學導致校內排名往後擠壓,也有部分學生對自己的排名不滿而選擇不繁星,但其他升學管道卻對他們來說是更加困難的。

我們發現,對於從高雄回流的5A學生而言,繁星成為他們升學的保安策略,但是本來就會留縣的中段與後段學生,還是必須轉換到缺乏優勢的的個申和指考。

一間學校兩個世界:升學金字塔的資源不平等

高學習成就的孩子因為繁星策略,有了留縣拚繁星的選項,只要顧好在校排名,就能免除個人申請、面試等繁瑣程序,雖然留縣升學的人占住了前段的校排,不過如果他們留下來後能帶動整體讀書氣氛,繁星的效益便能擴及校園中不同學習成就的學生,達到促進「高中均質、區域均衡」的美意。

不過,事實並非如此。

為了更好的師資以及相對應自身能力的課程強度,大多留縣升學的學生會選擇進入學校編列的特殊班級——屏東高中學生高一入學前可以考入數資班,高二時則有機會依段考成績進入自強班;潮州高中則是在高一就依據會考將成績好的學生編入自強班。

能力分班除了匯集因為繁星而回流的學生外,許多普通班的「頭」也想努力在高二時進入自強班,導致班級間的學生程度差異愈加明顯,高學習成就學生都集中在特殊班,低學習成就的學生則仍然四散在普通班。對於校方而言,成立特殊班、自強班是招攬學生留縣的關鍵制度,早在繁星之前就行之有年,每年的前段榜單也都由這些班級包辦。但是將留縣升學的學生集中在少數班級,無法帶動學校整體的讀書風氣,繁星的預期效益因此大打折扣。

學測登場 師長為考生加油打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校園中的不同風氣:能力分班

屏東高中的老師表示,班級內若有學習成就低落的學生,會大大影響學習風氣。為了升學成果,想讀書的學生會努力維持高一段考成績,希望被編入高二的自強班,藉由升學鬥志在學生間凝聚成良好的讀書風氣。

老師也會對自強班與普通班有不同期待,雖然自強班課程更為高壓,但學生也有能力達成老師要求和讀書強度;反觀普通班,志在念書的學生少,需要強大的自制力才能抵擋外在喧囂,此外,普通班老師雖然會給出讀書目標,但是不會強制,因為普通班內部的程度落差大,硬性的課業要求會導致班上烏煙瘴氣,在這樣的情況下,讀書成效因人而異。

針對這樣的資源差異,有自強班學生告訴我們:「如果他們(普通班學生)覺得教育資源有差的話,他們當初為什麼不認真一點,讀自強班」我們發現,在很多自強班學生眼中,普通班學生的目標不是升學,因此傾斜的升學資源分配是屬於「適性教育」的一環,「那群人就已經不在乎成績了,你再給他們這麼多資源,目的是什麼?」

相比之下,普通班在同儕素質與資源上,都會有「比特殊班的學生矮一階」的自卑感。曾有一位普通班學生和我們分享:「你知道這個人(數資班學生),因為他們是高一到高三都在科學樓的二樓,他們那一整排就感覺都是他們的地盤,走過去就有一個氣場,喔(讚嘆的語氣)數資班,趕快逃離那一層,就是每一個走過去就是,幹好像很強。」因為屏中數資班是獨立集中在一處,成績與資源的落差成為具體的的壓迫感,讓普通班學生經過覺得這裡不是自己該來的地方,急著想跑離開。

即使身處同一間學校,我們卻在特殊班和普通班之中切割出不同的風景,學生對彼此也都有不同的想像和不理解。

升學金字塔中,「人」是最大的資源差異

在訪談中,我們可以發現數資班不論是資源或是學生程度,都穩站在金字塔的頂端,之後是自強班,被壓在最底下一層的,則是許多低成就學生分布其中的社會組普通班。學生間各層級分得很清楚,也很清楚自己站在甚麼位置,彼此的世界分得很開,層層堆疊的階級,是以讀書為目標鞏固起的升學金字塔。

有趣的是,當我們直接問兩校的學生有無感受到資源的差異時,多數學生都沒有明確意識到不平等的現象。

為了維持教學品質,受訪的老師們皆認為要能力分班。有老師認為能力分班才能維持讀書風氣,「普通班的問題在於,不是每個人都有一樣的想法,只要有1/3是不唸書的其他人一定多少會受影響。」面對教學現場的困境,也有潮中和屏中老師認為減班是解方。藉由減班提高入學門檻,減少校園低成就生的比例,在班級程度更均質的情況下,常態分班的可行性也會提高。

不過,真正的資源差異在哪裡?談到「資源」時,多數受訪者會著重在特殊班的金錢挹注或特權,然而關鍵不在於此,而是在於以人共構的環境:特殊班學生整體撐起的讀書氣氛,良好師生互動和家庭背景的支持等等,這些因素才是構成特殊班升學優勢的核心。當「人」成為最重要的資源,我們可以說:能力分班本身就是一種傾斜的資源分配。

結語

回到繁星制度的初衷:「希望高中均質、區域均衡,提供各地區學生適性揚才之均等機會,並引導學生就近入學。」種種目的,繁星做到了哪些?

屏東與高雄之間,教育資源與升學表現的落差,長年導致學生外流。在此背景下,繁星制度確實減緩了學生外流的趨勢,許多人因此認定繁星制度很成功。但是,我們能僅僅參考受益者與成功者的經驗,就論定一個制度的成敗嗎?

將視角放入校園,我們發現在「就近入學」的成效之外,繁星制度與最初目的有一定程度的落差。

學校為了招生與促進升學表現,藉由能力分班將成績優秀的學生集中一處。許多學生無感於分班制度的影響,認為分班結果與升學表現都是個人努力的結果,分班是適性教育的一環。殊不知,教育現場最重要的資源並非金錢或特權,「人」才是核心,學生與老師們共構的學習環境就是最大的資源不平等。

若說成績優異的學生們,是眾人爭先爭取、擁護的「好資源」,班級內的「低成就學生」有時則會成為眾人眼中影響學習風氣的班級問題。但是,這群低成就生為何會出現在以成績當作能力指標的高中體制裡?

受訪的老師提供了一種解釋:「也許父母親是勞工階級,不希望孩子走勞工階級,可其實他們不適合。」父母期待教育成為階級翻轉的途徑,不希望孩子和自己一樣辛苦,但忽略小孩是否適合高中體制的問題。

另外,我們發覺部分家長對升學體制的不了解,認為念高中必然優於高職,或是基於離家近、學校名氣等理由幫小孩選擇學校,缺乏評估的結果,可能讓自己的小孩進入無法適應的環境,成為高中校園的中後/後段學生。

當學生在教育現場反覆受挫,老師們也深感無力:「我不繼續教社會組普通班,因為受挫感很大。我是一個母親,會覺得很心疼,他們其實很努力。學生到我這裡來哭,我也只能說繼續努力,但我其實很心虛。」老師們更坦言,大多數高中老師在升學與職涯路途順遂,較難理解低成就學生的處境,或許,高職體系的老師能更懂地如何協助這些學生。

低成就生的背後不僅是對升學制度的不了解,更是屏東教育資源的不平等所造成。當繁星改變了升學制度,卻未實質改善屏東的教育資源與分配問題時,耀眼繁星新聞背後,其他學生的升學困局依舊懸而未解。

升學金字塔的存在,也顯示成績被當作衡量學生能力的核心標準。在平衡地區與校內資源的同時,我們也需要思考如何重新定位評價學生的機制,若只區分高低的金字塔能變成多元能力指標的三角形,也許就沒有所謂的低成就生,學生都能用自己的方式學習成長、找到特長,成為自己心目中,最想成為的樣子。

註釋:繁星計畫的推薦資格,「高中全程就讀同一學校之應屆畢業生」具有被推薦資格,並且高一、高二「各學期學業總平均成績」的平均成績排名全校前 50%,參加繁星計畫的以學生的學測成績作為檢定標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