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是否真如明居正、范疇、汪浩等人所言,會在上台後出賣台灣?

拜登是否真如明居正、范疇、汪浩等人所言,會在上台後出賣台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拜登在《為何美國必須再次領導》所寫的,美國將致力於贏得盟友的信利,重新建立對全球事務的領導地位。美國唯有得到北約和日韓等盟邦的支持,才能在接下來因應中共與俄羅斯的挑戰中贏得最後勝利,所以瞭解拜登的外交政策是格外重要的。

經過將近一個星期的折騰後,美國大致上確定了由拜登出任美國的第46屆總統,由於拜登曾經擔任過歐巴馬總統的副總統,所以他的勝利也被視為歐巴馬路線的復辟。何為歐巴馬路線的復辟?關於這點,筆者認為可以從今年3月拜登投稿《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的〈為何美國必須再次領導〉(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一文中看出端倪。

根據這篇文章,拜登認為美國在川普帶領下失去了領導世界的典範,而且還導致美國人越來越撕裂。打從美國建國以來就存在的種族和貧富差距,在川普的操弄下越來越大,甚至連無辜的孩童都受到這兩大議題影響而無法得到公平的教育。為了討好厭倦政治正確的白人選民,川普不惜祭出違反美國立國價值的反移民政策,製造了好幾起孩童被迫與父母分離的悲劇。

而在新型冠狀病毒的侵襲下,美國更有23萬8,000人慘死,成為全球第一的染疫大國。所以拜登就任後的當務之急,是重新建立美國的防疫制度,團結不同族裔的美國公民,重建美國分崩離析的民主制度。唯有如此,拜登相信美國才能恢復往日的全球典範地位。美國還將在拜登帶領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每年將收容數量多達125,000人的政治難民。

在經過川普長達四年的折騰後,這次總統大選中拜登得到的選票只比前者多了450萬左右,其實稱不上太大的差距。這意味著以拜登為代表的民主黨,乃至於受夠了川普的共和黨傳統建制派要虛心檢討,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美國公民支持川普這樣的一位非典型總統。接下來拜登要努力的,是如何將撕裂了的美國重新團結到一起,他的困難看在筆者眼中其實只是剛剛才開始。

不過身在台灣的我們,最該關心的應該還是未來拜登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對華政策會怎麼走。畢竟就如拜登在《為何美國必須再次領導》所寫的,美國將致力於贏得盟友的信利,重新建立對全球事務的領導地位。美國唯有得到北約和日韓等盟邦的支持,才能在接下來因應中共與俄羅斯的挑戰中贏得最後勝利,所以瞭解拜登的外交政策是格外重要的。

那麼拜登是否會如明居正、范疇、汪浩還有台灣廣大獨派支持者所言,會在上台後出賣台灣?還是他會為了向盟國證明自己的領導力,反而比川普更積極的抵制中共,進而捍衛台灣主權呢?無論是拜登還是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台灣人都沒有必要為之崩潰或者欣喜若狂,可是考量到美國在兩岸議題上扮演的角色,筆者還是決定利用這個機會,為各位讀者們分析一下拜登的外交與對華政策。

RTXA9P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拜登的勝利可以被視為歐巴馬路線的復辟

扭轉川普的單邊主義

川普過去四年來的外交政策,其實也稱不上毫無成就,至少美軍確實是在他的領導下,協助庫德族擊敗了伊斯蘭國。在川普任內死在美軍手中的恐怖主義頭子,除伊斯蘭國的巴格達迪外還包括伊朗革命衛隊領袖蘇萊曼尼。以色列也在川普的鼓舞下,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等阿拉伯國家實現關係正常化。中東的和平,總算在川普帶領下出現了一絲曙光。

不只是中東,川普還在新加坡與北韓領袖金正恩實現了歷史性會晤,一度讓人們相信朝鮮半島有和平統一的可能性。然而除了以色列與阿拉伯諸國的關係正常化有可能延續下去之外,其他川普在中東和東北亞推動的變化都只是曇花一現。甚至許多歐巴馬總統時代締造的和平成就,也因為川普的一己之私而被破壞,比如伊朗的關係就是一個例子。

在歐巴馬總統推動下,本來伊朗已經以美國解除經濟封鎖,重返國際社會為條件決定放棄核武。當然站在美國的角度來看,爭取伊朗的目標還不只是促進中東和平,共同對抗伊斯蘭國而已,同時還希望能推動德黑蘭擺脫莫斯科的影響。結果川普上台後,又撕毀了歐巴馬總統與伊朗的協議,把伊朗重新推回俄羅斯的懷抱,重新扮演什葉派恐怖主義輸出國的角色。

至於遜尼派恐怖主義的代表伊斯蘭國雖然被擊垮,可川普居然又二話不說就出賣了長年與美軍並肩作戰的盟友庫德族,導致背後有俄羅斯支持的土耳其在敘利亞壯大。就連川普結交的新朋友金正恩,也在今年炸毀了兩韓聯合辦事處,讓朝鮮半島重新回到過去劍拔弩張的態勢。唯一比較能讓台灣和西方自由世界高興的,似乎是他對中國共產黨的強硬態度。

可沒想到川普一上台,就率領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放生了一個能在經貿領域上圍堵中共的國際合作框架。川普對中共發動貿易戰,又升高歐盟、加拿大還有墨西哥等盟友的關稅,反而讓美國失去了箝制北京的盟友。他還揚言要解散北約,並將美軍從日韓撤出,仿佛又要把美國帶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的孤立主義態勢。

整整四年下來,似乎真正受益於川普外交政策的,只有俄羅斯獨裁者普丁而已。就連川普頻繁針對的中共,也因為在調停日韓貿易戰中表現的比美國更為穩重的關係,取得了川普上台前所不可能取得的國際影響力。尤其美國本土還有整個西方世界遭受新型冠狀病毒侵擾後,世人更是質問美國上哪去了,到底還有沒有領導世界的能力?顯見川普留給拜登的確實是一堆尚待解決的爛攤子。

RTX88EY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重返多邊主義的世界

所以拜登上台後,當務之急就是恢復多邊主義的世界,重新建立各國對美國領導力的信心。返回國際建制,就是拜登爭取各國重新信任美國的不二法門,包括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等等。這些組織不只事關人類生死存亡和公共衛生,還是美國和西方世界掌握話語權的關鍵所在,卻全部因為川普的「退群」被拱手讓給中共及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