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國人大量轉向國內旅遊,正是反思「土地倫理」的好時機

疫情讓國人大量轉向國內旅遊,正是反思「土地倫理」的好時機
Photo Credit: 林立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旅途中有一天,出現了我唯一印象很不好的地方。當團體來到白鮑溪的溯溪中間段停留時,看著一旁一層層的水泥堆塊下鋼筋水泥暴露出來,一不注意都有可能造成受傷。客人還詢問說,這怎麼不修理呢?當時我也充滿疑惑。

文:Delia Lin

一場COVID-19的疫情造成大量的人類死亡,而疫情的爆發起源,目前認為是亂食用各類不應該成為食物的動物;而後又有著各式樣的政治因素與國家版本的陰謀論……然而已經發生的事實又何必唇槍舌戰,更應該讓人類痛定思痛的,反倒是「土地倫理」的反思。

這次的疫情下台灣首先採鎖國機制,政府為保障全民,設下一道厚厚的防禦牆。防禦牆的確防堵了病毒危機,但旅遊業卻成為最慘烈的受災戶。我身為此次疫情受到非常嚴重衝擊的旅遊業工作者之一,因旅行社主要做國外旅遊,小公司為求生存,在企劃部的我們,開使用破腦袋想出各種五花八門的內容為求曝光。工時依舊變少,工作量卻比以前更加多。

來到下半年度,因自身的生計問題,開始尋找兼職,最後逼不得已,只好將旅行社的正職工作改為兼職。

在這種險峻的狀況下,旅遊同業裁員的裁員,不然就是收掉或停業。想要苦撐,就只能快速轉型並找出全然不同的新行程,靜待政府開放國內旅遊的第一波時機衝出起跑線。

當一開放國內旅遊,對於包套或單日遊程及各民宿、飯店業者的受益會比較大。原先就有做國內旅遊的旅行社,也不一定全部適用於這座寶島。很多做國內旅遊主要是服務外國人,產品設計差異性大,這樣的形態下,是無法針對國人習慣的自助旅遊方式。

各個還在線的旅行社,開始使用各種策略方式進行開發,削價競爭──小公司絕對贏不了大公司,那深度旅遊呢?可以,但還得克服許多國人對台灣這座「小」島的認知(「我走路都可以環島,車隨便開就可以到了不是嗎?」)。

旅行社往超深度的旅遊方式,方向是對的,藉此也讓我有機會瞭解更多台灣的地方故事。

說來丟臉的是,約七年前在愛爾蘭遊學時,介紹自己是哪個國家來的,十個有七個不知道台灣(現在應該大家都知道台灣了),或覺得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通常都只能回說:「Oh no!! It is a different country, I come from Taiwan where is a beautiful island.」之後找一些美麗的觀光景點照片給對方看。

回到台灣認識不少外國朋友,其中的兩個外國朋友的話,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

一位土耳其朋友說台灣根本沒有自己的文化與歷史,都在抄襲別人;另一位是紐西蘭來的混血兒,則說台灣根本沒有真正的高山。在國外時英文是真的爛到沒啥好去介紹,回國後則是因為真的如觀光局老是推薦介紹的,知道全台灣好吃的,還有美美的打卡景點,卻不知道台灣的豐富自然地貌與人文歷史。因此就算英文就算沒有以前菜了,還是無法反駁什麼。

而後因為疫情,參加政府為旅遊業開辦的課程,用開放學習的心態重新認識這片土地。加上國旅正式開放的情況下,旅行社開始推動深度的「發現台灣」系列行程,也參與了一次花蓮七日深度旅行,讓我又持續不斷的看到台灣更多不同的面相,更加深愛這片土地。

1
Photo Credit: 林立婷
花蓮吉拉米代部落的天空梯田

我對台灣這片土地的生態多樣性有著滿滿的感動,深覺不只是要重新定義國旅的意義,還必須讓更多人瞭解小小的台灣不單單是島,而是具有多元豐富生態的高山;山上最高海拔為玉山主峰3952公尺,海拔曾經還破過4000;而海底下有著深深的海溝,目前每天都還在非常緩慢的升起中。

台灣主要五座山系為:中央山脈、雪山山脈、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海岸山脈。目前最新官方統計有257座高於海拔3000公尺,而台灣的形成由歐亞板塊擠壓造成隆起,也讓台灣在冰河時期陸海相連,動物遷徙成為物種多元豐富的福爾摩沙(美麗之島嶼)。

加上海拔高度關係,整個台灣可區分為六個區段帶:高山寒原帶(3500公尺)、冷杉林帶(2500公尺)、鐵杉林帶(2000公尺)、檜木林帶(1800公尺)、樟殼林帶(500公尺)、楠林帶(0公尺),使得許多物種基因為求適應而演變成為台灣特有種。

台灣這個國家的歷史看似才109年一點都不長,但台灣島的誕生大約在距今650萬年前,在冰河時期的物種遷徙,到開始有人類居住,再到殖民時期,都讓這座美麗獨特的島嶼物種豐饒。

1
Photo Credit: 林立婷
新竹尖石鄉司馬庫斯部落-巨木步道

正式離開旅行社前的那一場花蓮七天深度之旅,讓我有再度回家的錯覺。花蓮山海環繞,到哪都可以看到綠色、藍色,那種自然而然的色澤,總讓人放鬆與舒適。主要是因為人與地球、人與自然萬物之間,本身就有微妙的情感連結。

旅途中有一天,出現了我唯一印象很不好的地方。當團體來到白鮑溪的溯溪中間段停留時,看著一旁一層層的水泥堆塊下鋼筋水泥暴露出來,一不注意都有可能造成受傷。客人還詢問說,這怎麼不修理呢?當時我也充滿疑惑。

直到上荒野保護協會的土地倫理課時,才知道原來那些水泥堆塊,是用來擋泥砂,因為公共工程花一堆經費在全台灣的溪流上面,甚至導致某些地方淹水,最後終於在許多的爭議下,某些地區才開始不再做這些無用的攔砂壩,也理所當然地不再做維護。

但原有的自然棲地樣貌已被破壞,自以為人定勝天的可以阻擋泥沙堆積,孰不知原生的植物與石頭其實就是最自然的屏障。被破壞的不單只是某些物種,甚至可能影響到整體的棲地生態。

1
Photo Credit: 林立婷
花蓮白鮑溪鋼筋外露於水泥外,看見鋼筋外露的攔砂壩

還有那些塑膠攔砂網、越建越高的堤防、海岸邊的消波塊、公園及風景區水泥化、濕地處處是木棧道等,這些都是我們拼命的跟大自然爭土地,最後卻造成淹水、土石流、地基塌陷、海岸線消失。突堤效應使得風浪打到消波塊上,重力加速度衝擊更強勁,浪更高、更危險。金門第一大河金沙溪因過度水泥化,使得水獺上不了岸

另一方面,當政府很努力開闢人工棲地或復育自然棲地(如關渡紅樹林經過這幾年的復育之下,變成北部的賞鳥天堂之一),亦須注意是否會因為過度的復育之下,使得生態造成失衡?

政府單位更應該積極的思考,如何讓民眾繳的納稅錢用在對的地方,多方的專業人士一起提供意見,不然單一專業人士去評判容易出現盲點。公共政策人民參與,這樣就不會只是一直為消耗預算,做許多沒必要的公共工程。

當無法出去其它國家,台灣的民眾開始增加各項國內旅遊。但提醒國人,請保持著對大自然的愛護與文化的尊重。今(2020)年暑假前往爬合歡山,光主峰到武嶺這段公路上,兩人撿的垃圾足足快兩袋的塑膠袋,而裡面有超過半袋以上都是菸蒂……

1
Photo Credit: 林立婷
合歡山主峰至武嶺公路上

說了許多應該改進的地方,也來分享一些值得讓人鼓勵的部份。7月初到嘉明湖三天兩夜的登山活動,林務局進行「無痕山林-垃圾不落地」的推廣。當中內容包括像果皮、衛生紙等,高山地區是無法快速分解,而且若果皮真的分解留下來的種籽長成植物,可能造成外來種的侵襲。同時不得使用任何清潔用品,因為可能會導致水質汙染破壞生態的再教育等等。也教了遇到野生動物的處理,做的真的非常好。

8月底的花蓮行,吉拉米代部落由歌手莫言努力推動生態保育及文化傳承的永續經營。能進部落的通常還須經過審核,不是說去就能去的地方。

馬太林部落留英藝術家優席夫開創「馬泰林藝術家大道」,期望為這塊土地創造新生機,呼籲青年返鄉就業。另外這次前往司馬庫斯聽導覽時,導覽員還特別宣布,明年二月櫻花季時,不會再重蹈覆轍,讓過多的遊客進入。導覽員說,人流的管制是為了保護部落山林的完好,留給後代的子子孫孫。

1
Photo Credit: 林立婷
台東嘉明湖,布農族的聖地

無論政府還是營利事業的任何單位,應該去思考國旅大爆炸後,如何能夠有更完善的配套措施。這場疫情不知道會到多久,難道我們要繼續消耗自然資源,甚至繼續破壞他們嗎?

道德觀念與基本常識的重新認知、許多因盡而未盡之事宜都應持續努力。另外也該思考,如何達到目標推廣與教育,或許旅遊結合更多的生態體驗,會是更有趣與直接再教育的方式之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