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道收費員案》德國政府像公務員般對待約聘人員,台灣政府則棄之如敝屐

國道收費員案》德國政府像公務員般對待約聘人員,台灣政府則棄之如敝屐
Photo Credit: Jiang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依據我國各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來說,我國約聘僱人力與公務員約為一比十,就該數目而言比德國有顯然的差距。同工不同酬的情況常見,而約聘僱人員被國家棄之如敝屣的情況,亦所在多有。

依據德國內政部的網頁資料,目前德國聯邦政府共有130,600位公務員,129,000位約聘僱人員,另外還有174,200位軍人(德國已改全募兵制)。

其中公務人員與約聘僱人員在任務分配上,明顯的在傳統的行政領域,特別具領導功能或者是在侵害行政上(如警察或者是財稅行政)多交由公務人員執行。另一方面,在給付行政的領域例如健康、社會福利或者是技術性的工作則多由約聘僱人員擔任。約聘僱人員在德國聯邦政府中具有穩定且與公務員相同重要的地位。

上述是對德國內政部對於約聘僱人員的說明。

事實上,聯邦層級的約聘僱人員遠高於上述數字,因為聯邦所屬研究機構之人員並未被該統計數據包含,此外約有235,000人服務於聯邦間接行政機構(例如聯邦退休保險法人Deutsche Rentenversicherung,聯邦勞動署Bundesagentur für Arbeit)。

不管如何,可以發現,德國政府中約聘僱人員約佔其常態性行政人員的半數甚至更多。這些約聘僱人員的薪資分E1-E15等(地方層級跟聯邦或者是其他機構各有不同),每等再分1-6級(並非每一等都有六級),這個級距表與公務員A序列的級距表約略。而這樣的薪資,是由工會跟聯邦政府(聯邦內政部)談判後之成果。至於他們的勞動條件除了上述談判成果外則與一般勞工相同規定於法律之中。

這個國家沒有約聘僱人員,絕對沒有辦法成就一個政府的。依據我國各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來說,我國約聘僱人力與公務員約為一比十,就該數目而言比德國有顯然的差距。是否因此造成約聘僱人有如公部門中的勞動孤兒,這個我不知道,但是同工不同酬的情況常見,而約聘僱人員被國家棄之如敝屣的情況,亦所在多有,不管是因為BOT或者是換黨執政,缺乏保障的約聘僱人員就是被丟棄的對象,如此這個國家還會珍視勞工嗎?

國道收費員以及近期發生爭議的新竹市政府解雇約聘人員案,就是這種寫照。(相關新聞:竹市63聘雇人員遭即刻解雇…是汰弱留強還是活化人力?

國道收費員自前年十二月起離開工作現職,目前多已接受安置、自行就業抑或是參加職訓等。換言之,求工作並不是他們的主要訴求。主要訴求在於勞保年資以及資遣費。

(相關新聞:控訴被吃掉的15,483年年資!國道收費員6步1跪赴政院

但是轉置的過程對於這些收費員來說,莫過於是一種煎熬以及國家對其之欺騙。

遠通公司獲得電子收費議約權的條件之一,即為處理收費員出路。遠通開出五年就業保證,或者是領取五個月薪資補償。但是轉置過程卻有令人費解之情況出現,例如雖有職缺的開出,但卻不附理由的未加錄取;或者是提供不切實際的工作機會,例如遠東商銀的理專,此種需要具備證照的工作,但是卻未給予收費員相應的培訓機會;或者是通知至花蓮求職,但離花蓮最近的收費站在頭城,距花蓮市有兩個小時車程,如此一來自然無法任職。

抑或是經遠通電收公司通知至遠東公司相關企業應徵,但該相關企業卻未接獲通知。更甚至安排至非屬相關行業之公司任職,例如職缺為停車場收費員,然而實際上該職缺乃是由承包遠東企業之停車場業者所提供,如此一來上述五年工作權保障如何落實,無人可知。

如此一來,選擇五個月補償的即便多了,而遠傳必須要支付的薪資總額變少,60個月跟5個月差距多大,不用解釋。尚且不論,接受轉置後遠通公司保障其未來五年之薪資與收費員時期相同,然而,收費員平均年資十六年,薪資平均三萬五,而遠通公司雇員均多為兩萬多,試問勞健保的保額為多少呢?

另外,身分多為約僱人員之收費員,由於勞動部遲遲不願意其適用勞動基準法之規定,以至於平均年資十六年,都付諸流水。不知道剛剛幫翁大銘先生付完華隆關廠後資遣費的各家銀行,對於政府帶頭不付人家資遣費,卻要他們幫忙別人付,會作何感想?

對交通部而言,他的說法僅是茲事體大,費用甚多,不能用納稅人的錢來填補,因為納稅人的錢不是用來這樣浪費的。

那請問交通部,納稅人的錢到底要怎麼用?國道收費員一事到底要如何處理呢?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