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idea,但是沒有錢、又沒技術怎麼辦?」就讓社企流論壇一次告訴你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全世界沒有一個創業家是靠空想而成功的,台灣年輕人需要的就是動手做;從最小的產品、服務開始做,去滿足需求去測試市場。」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今天一開場,創新工場的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開復就這樣說道:「最常收到一封信就是,『老師,我有一個idea,但是沒有錢、沒有技術怎麼辦?』」

他認為在台灣,最令人失望的就是收到像這樣的訊息,因為答案就是不可能啊!如果妳沒有錢就去借、去融資、去打工…你說自己沒有技術,那根本就是在說「我不知道怎麼做…」

「全世界沒有一個創業家是靠空想而成功的,台灣年輕人需要的就是動手做;從最小的產品、服務開始做,去滿足需求去測試市場。」李開復強調,「而社企要懂得把握網路、網絡的力量;例如共享經濟,就是一個打破壟斷、仲介的武器,或許台灣社企應用的不夠多,應該懂得看見這個機會,並利用它。」

李開復—從策略、工具到人格特質,給台灣社會企業家的四大忠告

23日的社企流三周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就這樣拉開序幕,這一次,社企流讓論壇走向國際化,讓台灣追上新加坡、香港、首爾等地,成為舉辦千人國際論壇的亞洲社企聚落之一。接下來就讓TNL為您做個重點摘要的動作:

首先是遠從英國邀請而來「廢墟中的寶石」(Rubies in the Rubble,簡稱RIR)創辦人Jenny Dawson。在英國,每年有1千8百萬噸的食物因此被丟棄、掩埋,價值超過了1百20億英鎊。同時,英國政府每年還花了超過2百20億英鎊的公共預算,改善食物浪費。

社企流報導,「這一定可以做些什麼,」Jenny的於是在被棄置前收購了剩餘的蔬果,按著媽媽的配方做成果醬、甜辣醬,在倫敦市裡的市集擺起攤來,幾十罐產品一個上午賣光,淨賺2百英鎊。「這一定是筆生意,」數字在腦中跑了起來,一個能夠解決社會問題、實現自我的創業機會在眼前,道生於是辭掉工作、開始創業。

30歲不到就登上CNN、BBC、Financial Times、泰唔士報等英美主流媒體的她,利用剩餘蔬果製造果醬、甜酸醬的商業模式,被CNN形容為「把廚房剩菜變成寶物!」,Forbes將其認為是從剩食創造道德消費的致勝模式,也因此入選觀察家報(Observer)的「英國50大不媚俗的夢想家」。

「我認為堅持夢想是最重要的。而有一個要動手做的點子之後,找到Business model更是重要的議題,因為我不是在做慈善,而是在實踐一個solution。」Jenny在台上分享著。

Jenny Dawson—英國50大不媚俗的夢想家,將五萬噸剩食化為高價果醬!

緊接著是台灣的春ㄧ枝冰棒創辦人李銘煌先生,現在的春一枝從夜市、誠品到博物館都看得到,講到台灣本土、天然食材不能少了它,名聲早已傳到香港、中國、日、韓,2014年賣出了超過百萬枝的水果冰棒,「是裡面有籽的那一家嗎?」吃過的人,很難忘記它。

但很少人知道的是,這支冰棒的背後是一場耗資2千萬的實驗。

社企流報導,在台東鹿野,過去十年茶業因為進口茶搶市而衰退,失業問題嚴重,改種水果的,也總得面對至少5%熟成水果運不出產地的宿命。「我想說你的水果賣不出去,你沒工作,那我們把它加工一下總能做些什麼有價值的吧?」李銘煌說,把水果肉冰成冰棒的點子大家都覺得不錯,誰知道一個單純的想法會花了李銘煌前兩年近2千萬的資本,是本來預設數字的40倍。

不過7年過去了,從準備收掉到現在年產百萬支,李銘煌靠的是對「共好」的堅持。「創業其實不難,就是讓每個人都開心,只有讓大家都好,才好的久!」李銘煌說出他心底的信念,「如果一切從數字考量,就沒了品質,沒了品質就沒了幸福啊。」

一位塑膠廠大老闆從零開始學做枝仔冰,靠真才實料一年賣出百萬枝

Photo Credit: 社企流 Social Enterprise Insights

接下來是來自韓國的偶像團體,啊不是,是社會企業「樹木星球」(Tree Planet)的創辦人Kim HyungSoo,「每年世界上消失的樹木面積有130萬公頃,大約半個英國大,這是是十分嚴重的問題。」Kim語重心長的道出當初創業的心路歷程。

「手機遊戲怎麼有辦法實際種樹到土地上呢? 我們結合線上連結至線下資源(online to offline)。Tree Planet先設計遊戲吸引玩家使用,我們遊戲設計會讓玩家覺得自己也在參與種樹,增加他們的認同感。接著透過遊戲畫面露出獲得企業合作贊助,再將獲得的經費支持非政府組織種樹。」社企流報導中Kim這樣說道。

如今,Tree Planet擁有90萬位玩家,在13個國家種下50萬棵樹,預估創造1200萬美元的價值(根據韓國森林局的數據指標)。「我們的下一步是要結合更多群眾力量,讓我們成為全球種最多樹的公司。」Kim充滿決心地說。

環境保護為什麼不能很有趣?用手機「種樹」,你也能拯救地球

而台灣出場的是輪椅上的發明家劉大潭,從一個三歲就行動不便、一度連學校都沒得上的身障者,成為產品獲獎連連的中小企業的老闆,劉大潭靠的是,「因為我從小就被忽略,所以我特別會去看到那些沒人解決的問題,」他說。

社企流報導,第一次看見劉大潭的人難免驚訝,他雙手抓著腳走路的特別姿態,很難直接與「國科會十大傑出科技人才」、國內外多項發明獎、設計獎以及二十多項的專利劃上等號。「大家都以為身障只能賣口香糖、彩券,做那種低等的工作。」劉大潭嘆道。

但劉大潭與他的發明打破了所有人對身障者的想像,「手搖自行車」、蜘蛛高樓逃生緩降機、游泳池免換水的過濾器等產品都來自於他的手。

「因為從小就被叫『廢人』,所以我告訴自己,沒有成功就是廢人一個。」從外表看,應該是理所當然「手心向上」的劉大潭,不僅至今沒領過一毛補助金,他給予的,比一般人更多,「看到人家的不幸、困難,用工具去解決它,是我怎麼都不會停的事。」

輪椅上的發明家劉大潭:「因為我從小就被忽略,所以特別會看到那些沒人解決的問題。」

Photo Credit: 社企流 Social Enterprise Insights

進入到下午,「信念馬拉松」邀請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創辦人張英樹、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天空的院子創辦人何培鈞、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繼續分享「堅持的力量」。

張英樹主任自己本身也是小兒麻痺患者,但是更是一位渾身是勁的創業家,「我們從立案一開始就決定,不靠任何單位的捐款」,而勝利的第一個事業體:資料鍵檔中心也真的在第一年就淨利上百萬,打平投資上所有支出。;接著勝利就以「多元」的經營方式,持續開發適合不同障別、不同職種的事業體。

他說從小就被教育要像「正常人」一樣往上爬,「翻轉一般對身心障礙者『只能』做某些事情的刻板印象,讓不同障別的夥伴一起工作,訓練成熟後能自由選擇想做的事情。」他說,勝利如今7億年營收的97%,都是來自身障人士,勝利翻轉了原本社會不期待的人,變成了能夠創造出社會價值的人,同時也獲得自信。

談到20多年來的辛苦,張英樹只有淡淡的一笑,「困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每個人生活不可能都這麼順利,特別是要用身障團隊去做事業的經營時,有不同的市場定位,要跟市場競爭的切入點都很不一樣。」他強調,「看見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才是能堅持信念的原因。」

張英樹:我們沒有一個工作叫做「志工」─年輕人要有專業而不能只有熱情

因為家人需要開始做身障接送的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打開始就分享一張是累癱的他和一隻狗的照片,他語出驚人:「你一定要創業嗎?如果你想累得跟狗一樣就來吧!」他透露,自己三年前曾因日夜工作太累,結果小中風。

17support報導,然而許佐夫從未氣餒,去年多扶還成為第一家上櫃的社會企業。他說:「從去年開始就很多人來跟我們談合作,認同我們無障礙旅遊的推廣,可是我們最後還是婉拒了;因為他的一個條件就是,『許先生你必須要把醫療接送切掉,因為醫療接送實在虧太多太多。』我就謝絕他了。因為我做這個服務是為了我的阿婆,如果拿了這個錢,我其實就不用創業了,就跟其他人沒有什麼兩樣。」

許佐夫語重心長的說,「我們是沒有退場機制的,因為有七八千個家庭需要多扶的服務,如果因為不賺錢而輕易退場,那麼這些家庭怎麼辦呢?不能讓人習慣了我的服務,卻跟他說我不幹了…」

如果你知道有這麼多老人家希望能出去走走,我想你會跟我一樣「感情用事」

Photo Credit: 社企流 Social Enterprise Insights

「如果你不去想自己最想做什麼,念完大學就跟大家一樣去考研究所、高普考、投履歷,最後一定是跟大家一起以最低的薪水,去買最貴的房子和最長的工作時間!」古厝民宿「天空的院子」創辦人何培鈞一席話,贏得滿座掌聲與笑聲。

17support報導,一退伍後,他為了籌措修繕「天空的院子」經費,寫了人生的第一個貸款創業計劃書,跑了16家銀行後,才有銀行經理場勘後勉強貸款成功,前後甚至跟銀行借了1千5百萬的高額負債。

「為何像日本等國家在進步同時,傳統文化也保存的很好,反觀台灣,這些鄉鎮的在地文化卻慢慢被人遺忘?」何培鈞就因為這樣的堅持的信念,一路走到現在。

「前4年,我們在這個社區沒有蓋任何新建築,只是慢慢地把別人棄置的三合院、工廠、四十幾年不走的路…,用觀光的收入一個個把這些場域找回來。直到去年,竹山約接待了9萬多個遊客,可是,這個社區整整等了7年,才有一個當地居民終於回鄉整修自己的祖厝、試著找回自己的文化…」

何培鈞也鼓勵大家,「當你找到人生最想做的事,你會願意為了你願意做的事,去適應你不願意做的事。」像他其實很討厭管理民宿等雜事,但為了讓古厝永續經營,「做一切都值得。」

他用3285個日子專心做好兩件事,幫這個沒落小鎮帶進9萬觀光客

「我們做生意就好像在做社運一樣。」余宛如這樣的形容「生態綠」的經營哲學與創業維艱。因資金考量「生態綠」選擇了風險較低的公平貿易咖啡作為營業項目,此舉雖看似合乎商業策略,然而「生態綠」的經營之路卻仍充滿挑戰,面前出現的是一道高牆與一片荒蕪。

社企流報導,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表示,最初做公平貿易時,常遭冷嘲熱諷「你們把公平貿易當行銷把戲!」飽受挫折…「其實在我們之前,已有許多商家打著公平貿易名號,但由於缺乏一套完整的價值論述,最終他們也多陣亡灘頭。」

然而當許多國家的小農抓著她的手說:「公平貿易把陽光帶進整個村莊!」余宛如數度哽咽地說道,就是這些一個又一個的感動,讓她充滿力量一直堅持到現在,「我的人生不再只是我的,我和他人互相圓滿。」

「真正要撼動的,是消費者的力量。一個人不能改變什麼,但一百個、一千個人…創業8年來我看到很多種子萌芽了。」余宛如相信著,「沒有人是一無所有,用愛創業,才能獲得美麗人生。」

郭董說開咖啡店的年輕人心中沒有世界,但這間咖啡廳的主人卻在改變世界

社企家鼓勵 找到人生最想做的事(聯合)
社企流論壇 李開復:社企非慈善 顧消費者需求(聯合)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社企流 Social Enterprise Insights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Yang』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