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與宗教:疫情之下撕裂加劇的歐洲與伊斯蘭文化

自由與宗教:疫情之下撕裂加劇的歐洲與伊斯蘭文化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數國家都提倡擁抱不同文化,但在重視血統身份及自由的歐洲國家,重視唯一信仰的伊斯蘭教,因為過於單一地對自我文化及價值的認定,而使得彼此尊重與自由的界線模糊,甚至無法寬容接納異樣聲音,堅持立場之下,暴力行為就容易爆發。

文:陳委娜(清華大學自主學習小組成員)

10月6日,法國發生一起轟動全球的殺人事件。法國教師塞繆爾.帕蒂(Samuel Paty)在課堂上展示查理週刊的諷刺漫畫,內容涉及嘲諷伊斯蘭教。10天後,帕蒂在街頭便遭到一名來自車臣的穆斯林以斬首方式殺害。此案一出便引發法國民眾大舉抗議,要求法國的言論自由應受保障,總統馬克宏也發表演說,聲明要堅持世俗價值,不會向伊斯蘭極端主義低頭,更針對伊斯蘭分離主義者提出強烈的批評

馬克宏的言論無疑引發了全球穆斯林的不滿,土耳其總統、印尼外交部紛紛表示法國總統十分不尊重穆斯林,孟加拉更舉行數萬人示威遊行,揚言抵制法國貨。斬首案延燒至今,已然轉變為法國對整個伊斯蘭世界的衝突。

筆者認為,在高度言論自由的世界裡,人們更應以謹慎之態度發表意見,特別是對於敏感議題,如何適度地批評諷刺而非煽風點火是一門大學問。伊斯蘭教是一神信仰,穆斯林對宗教之虔誠顯而易見,即使許多狂熱份子曾以伊斯蘭之名發動恐怖攻擊,也不應以偏概全,將之污名化,或對其出言不遜。

若大家尋找那篇沾滿法國教師之血的諷刺漫畫,不難發現其對伊斯蘭教有著極大的侮辱,換作是其他宗教的教徒,怕也無法接受自己的信仰遭人以不雅畫面呈現。但即使不受尊重,暴力行為也絕非唯一能表達抗議的方式,諸如斬首等殘暴的舉動也是絕對該被禁止的。

綜觀過去,法國與穆斯林之間的矛盾其實不少,例如:2010年通過的禁蒙面法,就讓穆斯林女性感受到其宗教自由遭到限制。隨著近年來的歐洲週邊戰事增加,大量穆斯林難民湧入歐洲各國,形成了不同種族宗教的社會文化,致使西方與伊斯蘭文化的嫌隙越來越大。此次的斬首事件就像導火線,引燃了長期存在這塊古老文明大陸的隱憂。

新冠疫情更使歐洲與伊斯蘭文化的衝突加劇。

歐洲當前迎來第二波疫情,十分險峻,在病毒肆虐下的歐洲民族主義高漲,先是關閉邊境,再來是有些歐盟成員國不願資助其他因疫情受創的弱勢國,使得歐盟呼籲的團結宗旨岌岌可危。從古至今就位在歐洲的各國都面臨分裂風險,更何況是不同種族、宗教文化的穆斯林移民?姑且不論歐洲政府是否要繼續接納難民,人民在疫情及斬首事件後,對穆斯林的偏見及敵意可能因此加深。而歐洲經濟衰退,失業率上升,原本失業率較高的穆斯林受到的影響會更大,許多專家學者擔憂伊斯蘭激進組織可能趁機介入,讓恐怖主義在歐洲大幅滋長。

67lepks77hlawwc8bwh3och9rk1bv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就是多元社會最大的問題,現在多數國家都提倡擁抱不同文化,但在種族意識之下,多元文化就是產生衝突最大的原因。特別是在重視血統身份及自由的歐洲國家,與重視唯一信仰的伊斯蘭教,因為過於單一地對自我文化及價值的認定,而使得尊重與自由的界線模糊,或是無法寬容的接納異樣聲音,因此為堅持彼此立場,暴力行為就容易爆發。

反觀台灣就較少此類衝突,因為台灣的宗教為多神信仰,百家爭鳴而信徒較能互相尊重,而台灣人民對於外國移民也不易做出直接明顯的歧視,因而在種族與宗教方面便相對和平。筆者認為,歐洲與伊斯蘭文化的衝突在疫情尚未消退之前,實屬無解,須等歐洲經濟危機和社會動亂平定後,再由各國政府共同合作,與伊斯蘭世界進行公開和平的喊話,才能找到平衡雙方價值觀的合作方式。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