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好在有王世充這個奇才,否則李淵就不用玩了

《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好在有王世充這個奇才,否則李淵就不用玩了
Photo Credit: Jason22@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按照史書上的記載,其實一開始,楊廣並不認為王世充是個人才。雖說此人當時已經做到了江都郡丞兼江都宮監的高位,但他給楊廣的印象不過是善於察言觀色,迎合上意而已。

文:士承東林

好在有這個奇才,否則李淵就不用玩了

對隋朝末年爭奪天下的幾大勢力,我曾做過一個排名,發現如果排除人為失誤的話,王世充一統天下的機率大致可以排到第二位。

我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為幾年前我翻開這個人的傳記,沒讀上幾句,就大感震驚。一直到今天,還記得當初腦子裡閃過的那兩個字,奇才,真正的奇才。

王世充在成為奇才以前,至少先是個奇人。與前面講過的楊義臣相同的是,王世充也不是漢人,也改過姓;與最前面講過的李淵相同的是,這個人家裡也很亂(當然,還沒李淵家亂)。而正如一些人腦補的那樣,改姓和家裡亂,兩者有著必然的關聯。

王世充的混亂家庭史最早要追溯到他爺爺。王世充的爺爺姓支,是西域人,具體身分職業不詳。但可以確定的是,出於某種原因,他爺爺決定不遠萬里搬進內地,於是來到了新豐居住。又出於某種原因,他爺爺搬來沒多久就死了,於是他奶奶就成了寡婦(但已經有了王世充他爹)。

如果繼續前面懸疑苦情戲的路線,其實也是可以的,但上天似乎刻意要為王世充塑造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成長背景,所以接下來的故事,變成了家庭倫理劇。

跟大多數家庭倫理劇的情節類似,年輕的單身媽媽遇到了不年輕的有錢爸爸,兩個人在未婚的情況下有了不方便登記戶口的兒子,於是兩個人奉子成婚(在當時算不上道德問題)。就這樣,王世充的父親支收跟著母親改嫁,自此改名王收。應該說,王收的繼父王粲是一個還不錯的人,對於這個與自己並無血緣關係的孩子,王粲依然著力培養,所以後來王收混得還算不錯,官至懷、汴二州長史,至少家庭收支可以保證平衡。

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境,東西混血基因,兩大條件碰撞出來的火花,就是王世充。按照史書上的記載,其實一開始,楊廣並不認為王世充是個人才。雖說此人當時已經做到了江都郡丞兼江都宮監的高位,但他給楊廣的印象不過是善於察言觀色,迎合上意而已。

對這樣的人,楊廣當然沒有理由不喜歡,然而作為帝國的一號領導者,楊廣有一點是極為清楚的,就是對於帝國而言,寵臣固然需要,但那些人是拿來消遣解悶的,真正能夠幫助自己撐起這個帝國的還是所謂的能臣。

所以雖然每次楊廣到江都去都被王世充哄得很高興;雖然王世充孝敬楊廣的各種珍寶已經足夠開個小型博物館;雖然楊廣與王世充的關係一天比一天親密,可是王世充的職位卻始終沒有變動。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大業九年。大業九年,楊玄感造反,王世充的轉機終於到來。前面說過,當年楊玄感造反的時候,全國呼應的人很多,但沒有說到的是,其中大部分人屬於遙相呼應。所謂遙相呼應,跟玩牌一樣,就是借你的風,出自己的牌,到頭來大家各自的出路怎樣,還得看自身的水準如何(互相幫助屬於嚴禁的作弊行為)。

在當時,江南地區參與楊玄感帶頭的這一牌局的玩家主要有兩個,吳人朱燮和晉陵人管崇。這兩位仁兄一開始本是分別開局,各管一片,後來估計是為了擴大規模,提升區域競爭力,兩家逐漸走向了聯營,並適時請來協力廠商入股(機智),搞出了一家新企業,最終憑藉著短時間內召集十餘萬人的出色業績,順利上市(原協力廠商大股東劉元進被推為天子,朱燮、管崇均擔任僕射),占領了原本屬於隋朝的大部分江東市場份額。

對於這種打破壟斷搞競爭的行為,身為大老闆的楊廣自然是不會同意的。於是,他派來了將軍吐萬緒、魚俱羅二人前來收拾殘局,重奪市場。要知道,丟了的東西,要再找回來,一般是很難的,吐萬緒、魚俱羅雖然不懈努力,但由於始終沒能完成大老闆規定的業務,兩個人不久便被楊廣拿下。然而楊廣的繼任人選還沒想好,王世充卻已經拿著劉元進的骨頭敲鼓了。

吐萬緒、魚俱羅怎麼也搞不定的劉元進等人,為何到王世充手裡就能輕鬆搞定呢?難道這位西域奇人有什麼法寶不成?王世充兩手一攤,表示沒有法寶。一切的一切,只因為王世充比吐萬緒、魚俱羅更了解江淮人。

在楊廣的那個時代,江淮地區居民的性格特徵與今時今日的江南人絕對不可同日而語。這個說法,換作以前,我是不信的,後來書翻得多了,也就信了。

後世所謂的中國經濟中心、國家魚米之鄉的江南地區,實際上在那時還屬開發中地區,雖然有所開發,但還未真正發展。所以民風比較淳樸,百姓比較單純。當然,淳樸單純到了極致,那叫做粗獷。對此,我曾粗略地統計過,在眾多的史料中,與江淮一詞相伴最多的是以下兩個詞彙:素輕悍,多犯法。這兩個詞湊在一起,相信不用我多講,大家就能夠腦補出一幅幅剽悍的民俗寫生畫。

不發達自然不讀書,不讀書自然不服管,不服管自然更要管。於是,隋軍越是一次次大敗劉元進,劉元進的勢力就越是一級級增強。朝廷的軍事壓力越大,加入劉元進隊伍的人數就越多。而如果照著這個節奏進行下去,估計後面就沒有李淵、李密的事了。

好在,有王世充在。

作為江淮戰局悖論背後真相的洞察者,王世充拿出了他的對症良藥:淮南兵。

所謂淮南兵,就是找來當地土生土長的江淮人,在進行基礎的軍事訓練和愛國主義教育之後,讓他們投入戰場,充作士兵。乍看他們與普通的隋軍部隊相比沒有什麼特異之處,甚至在組織紀律、作戰經驗等方面遠不如吐萬緒、魚俱羅率領的那一批人。

然而,這正是王世充的精明所在。

你想,當淮南兵遭遇江淮民軍,能打得起來嗎?

當然,要完勝劉元進,獲得淮南兵的完全擁護是關鍵所在。

在這一方面,王世充同樣展現了過人的智慧。

當時的隋軍將領無論能不能打,大多是有功我獨賞,有過大家扛。不要說皇帝的賞賜經常剋扣、延發,就連苦大兵的工資、甚至家屬撫恤金都敢私吞。因此隋軍中的上下關係長期不那麼和諧,到了戰場上往往事故頻發。

而王世充這裡,一切大不相同。但凡作戰獲勝,一論功,王世充一定歸因於部下,一行賞,王世充一定盡散於士卒。自己則是分文不取,寸功不受。久而久之,來自淮南的質樸大兵們紛紛被王世充的高風亮節所深深打動,大家一致表示:咱這輩子就跟定王大人了。

每當這時,看著這群熱淚盈眶的熱血大兵,王世充總會搖搖手表示:不要跟我走,我們要一起跟著皇帝走才是!

臺下淮南兵的歡呼與掌聲,已然響成一片。

自此,數萬淮南兵歸心。

相關書摘 ▶《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要不要反隋?李淵還沒給答案,部下就先交卷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下】:隋末唐初追劇必看:農民起義鄉土劇x同室操戈肥皂劇》,高寶出版

作者:士承東林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李世民改過的正史x李世民沒改過的野史x正經開玩笑的宗旨=拿得起放不下的――
這個唐朝很有戲

【卷一】隋末唐初追劇必看:農民起義鄉土劇x同室操戈肥皂劇
導演:老天爺
編劇:造化

李家父子兄弟互掐不成,楊文幹倒楣成了砲灰真的很幹!
洺水一戰,李世民若真的占了上風,就不會水淹劉黑闥?
楊廣被自己的禁衛兵宰掉,只因為不給人回家?
李淵殺雞(劉文靜)儆猴(李世民),給裴寂出氣只是順便而已!

BK039-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_立體書
Photo Credit: 高寶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