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要不要反隋?李淵還沒給答案,部下就先交卷了

《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要不要反隋?李淵還沒給答案,部下就先交卷了
Photo Credit: Kellerassel@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活在當時的人來說,無論歷史紀錄如何改寫,他們所處的時代大趨勢是不會再變了:大隋朝的大半截身子已經埋在土裡了,要救很難。對於這一趨勢,身為地方首長的李淵等人比普通百姓看得更加清楚:嗯,埋的還是上半截。

文:士承東林

突厥真的來了!到底是誰要反?

大業十三年,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年分。在很多史書中,這一年被記為楊廣做皇帝的最後一年,但楊廣的個人檔案卻寫得很清楚,這位折騰了半輩子的皇帝明明是在次年的三月才去見列祖列宗的。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釋是,後來發生的某件事改變了歷史,或者至少改變了歷史紀錄。

然而,對於活在當時的人來說,無論歷史紀錄如何改寫,他們所處的時代大趨勢是不會再變了:大隋朝的大半截身子已經埋在土裡了,要救很難。

對於這一趨勢,身為地方首長的李淵等人比普通百姓看得更加清楚:嗯,埋的還是上半截。

所以此時此刻,李淵等人要面對的問題不再是如何拯救大隋,而是做出一個攸關命運的抉擇:是當揮鏟子的那個,還是當蹲在坑裡的那個。

李淵還沒有給出答案,李淵的部下就已經提前交卷了。

大業十三年二月,鷹揚府校尉劉武周殺死馬邑太守王仁恭,起兵反隋。在向突厥首領始畢可汗宣誓效忠並敬獻厚禮之後,劉武周勢力大增,一路南下,擊破樓煩郡,占據汾陽宮,假如劉武周不是路痴,那麼他的下一站必定是太原。

不過李淵用實際行動告訴劉武周:想來太原謀發展,你還差得太遠!李淵行動了,而且就連李淵的副手王威和高君雅都不知道李淵的行動可以這樣快。從得到劉武周反叛的消息到募得一萬士兵,李淵完成所有的備戰工作,總計不過兩個禮拜,這讓兩位仁兄很有些跟不上節奏。但是當兩人靜下來準備重新跟上節奏時,他們突然意識到,這個節奏有點不大對頭。

具體來說,這種違和感的根源在於李淵派出去招募軍隊的,沒有一個是咱政府的人。

應該說王威和高君雅的觀察能力還是不錯的,李淵派去募兵的那四個人確實都有問題,而且問題還不算小。據史書記載,這四個人的名字分別是李世民、劉弘基、長孫順德和劉文靜。

李世民雖說是李淵的公子,但也就是個李公子而已,本人尚未正式參加工作。至於其餘三位,情況甚至不如李公子。其中,劉弘基有前科,長孫順德是逃兵,而剩下的劉文靜更糟糕。這位仁兄是當今皇上親口點名下獄的要犯,天下第一叛逆李密的親家,按級別屬於隨時可能被拖出去砍掉的類型,但你李淵不把這貨關好,反而放他出來領兵,是要鬧哪樁?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李淵有意謀反。於是經過連夜商議,王威和高君雅一起設下了一個圈套,一個李淵不能不跳進去的圈套。

幾天後,李淵收到了郡丞王威、虎牙郎將高君雅等人聯名發出的活動邀請。雖然此時的李淵對王威、高君雅已多有防備,然而當李淵看到活動主題時,就知道自己不得不去,因為這個主題叫做祈雨。

作為以農立國的國家,古代中國各地方官員不論級別高低,向來都是祈雨這類關乎民生的活動的主要負責人。以李淵的品級即便不需要親自主持,露個面還是躲不掉的,所以王威和高君雅決定趁著這個露面的機會除掉李淵。

五月,甲子。祈雨的日子。

太原留守李淵在副留守高君雅、王威等相關幹部的陪同下,蒞臨太原城外的著名景點晉祠,出席即將在這裡舉行的祈雨活動。按照活動安排,幾位長官不必全程參與,只需要在關鍵時刻走個過場即可,所以大家一致決定先坐會兒,稍等,稍等一下。

就是這一下,事情發生了轉機。

李淵等人剛剛落座,開陽府司馬劉政會就走了過來,表示:我要告狀。

李淵看了坐在自己身邊的王威一眼,王威隨即明白:這是要我拿狀紙呈上來。

於是王威走到了劉政會面前,找他拿狀紙。劉政會不給,反而大喝一聲:我告的就是副留守,這狀子只有唐國公能看!

李淵當即大驚(裝的),趕緊接過狀紙看了一遍,然後立刻當堂宣布:高君雅、王威勾結突厥入寇,有罪!給我拖下去。

高君雅反應倒是很快,馬上自我辯護:這是想謀反的人要殺我!

可李審判長不予理會,倒是站在旁邊的劉文靜發了話:快點把人拖出去!

在被一起拖下去的時候,高君雅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設局失敗的原因是原本負責抓李淵的晉陽鄉長劉世龍中途反叛,告了密。

但在被一起拖下去的時候,王威似乎清楚意識到了,剛才李淵看自己的那一眼,意思不是給我拿來,而是你要倒楣。

事情後續的發展證明了,王威、高君雅二位最近的運氣的確不好。兩個人剛剛被扣上勾結突厥的帽子不過兩天,突厥的騎兵就真的打了過來。數萬突厥兵不但把出城應戰的王康達及其所部千餘人全部殺死,還在城外大掠兩日才離去。於是全體太原軍民異常憤怒,紛紛要求處死兩個叛徒。

這下哪怕跳到銀河裡,也難洗白了。

不久,王威、高君雅被李淵下令公開處決。

李淵開創霸業的準備工作終於宣告完成。慢著,還有一件緊要之事需要處理,辦成之後方好起兵。

反楊廣不反大隋可好?來做個問卷調查吧

在劉文靜的建議下,作為李淵的使者,劉文靜來到了突厥人的駐地,他要面見東突厥的首領,始畢可汗。

在很多人看來,這是一個看上去並不複雜的任務,見到對方頭目,寒暄兩句就切入正題,討價還價後,簽約走人,兩個字,簡單。

對於這種看法,我覺得是有點簡單,頭腦簡單。

外交大事畢竟不是市場買菜,火候控制得不好,是極容易出事的。而一般來說,出事無非兩種情況。其一是態度太硬,給的條件太差,惹得對方發火,被砍掉。其二是態度太軟,給的條件太好,惹得長官發火,被砍掉。所以所謂使者,歷來屬於技術工種。

劉文靜的談判技術在當時的李淵團隊中,個人以為,能排進前三。幾句話談下來,劉文靜為李淵帶回了一份厚禮:始畢部將康鞘利率領的兩千突厥騎兵,外加良馬千匹。

這三千匹戰馬及兩千騎兵將在日後成為唐軍決勝的關鍵。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此時李淵已經下定決心起兵反對楊廣,但是對於大隋他還是很有感情的,所以李淵準備打出的旗號是反楊廣不反大隋,不過這個口號大家是否會買帳,李淵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因此如同今日要開發新項目的企業一樣,李淵打算先做個問卷調查,看看這個專案的民意支持度有多少。

隨即由起義軍擬成立的新機構大將軍府為主導,向周邊地區發放了問卷,問卷內容只有一個:您是否願意參與並支持唐國公發起的救國運動?據統計,有八成以上的調查地區選擇了第一個選項:願意。還有一個選了另一個選項:非常願意。唯一例外的是西河郡郡丞高德儒。此君不但不回答問題,還主動製造問題,派遣使者走小道去告狀,告御狀。

李淵正值事業起步期,對於這種拆臺行為自然不能容忍,於是他派出長子李建成和次子李世民前往西河討個說法。

對此,西河郡這一次回覆得很明確:我們不跟叛逆者談。

談不攏,那就打吧。

事實證明,西河郡的城牆實在是沒有西河郡郡丞高德儒的嘴硬。李建成等人帶著一群新兵,用了不到五天就拿下了城池,並活捉了高郡丞。據說,見到人後,李世民親自出面為對方進行深刻的思想教育,要讓對方深入了解唐國公此次起兵的偉大實際作用及其重要的歷史意義。然後,由李世民親自下令:砍了。

高德儒,卒。

對待敵人,斬草之後,務必除根。這是李世民一貫的風格。高德儒很不幸地成為李世民除草筆記上的第一個歷史紀錄,但他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大業十三年(六一七年)七月,李淵在晉陽誓師,正式起兵。

起兵的同時,以李淵為首的起義軍指揮機構大將軍府也宣告成立。按照規劃,大將軍府下設置三軍,左軍由李淵長子隴西公李建成以左領軍大都督身分統領,右軍由李淵次子敦煌公李世民以右領軍大都督身分統領。至於中軍,則交給了李淵的第四子姑臧公李元吉統帥。

此三人之下,又有長孫順德、劉弘基等人擔任統軍,密切配合李建成、李世民兩位公子展開軍事行動,以確保大軍進入關中的作戰順利,無往不勝。

相關書摘 ▶《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好在有王世充這個奇才,否則李淵就不用玩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上+下】:隋末唐初追劇必看:農民起義鄉土劇x同室操戈肥皂劇》,高寶出版

作者:士承東林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李世民改過的正史x李世民沒改過的野史x正經開玩笑的宗旨=拿得起放不下的――
這個唐朝很有戲

【卷一】隋末唐初追劇必看:農民起義鄉土劇x同室操戈肥皂劇
導演:老天爺
編劇:造化

李家父子兄弟互掐不成,楊文幹倒楣成了砲灰真的很幹!
洺水一戰,李世民若真的占了上風,就不會水淹劉黑闥?
楊廣被自己的禁衛兵宰掉,只因為不給人回家?
李淵殺雞(劉文靜)儆猴(李世民),給裴寂出氣只是順便而已!

BK039-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一】_立體書
Photo Credit: 高寶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