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連結&人才培育:台灣與日本大學「社會責任」政策之比較

在地連結&人才培育:台灣與日本大學「社會責任」政策之比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比較日本與台灣大學社會責任之政策理念、目標、補助方式、與執行策略,兩國政府無論在政策之推行上與執行的面向上,皆高度相似,兩國大學在地方創生和國際交流上的政策,又有哪些可以精進互補的地方呢?

文:王俐淳(國立中山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生)

本文主要透過文獻分析的方式,比較日本政府推行之地(知)の拠点大学による地方創生推進事業(Program for Promoting Regional Revitalization by Universities as Centers of Community, COC+)與我國教育部所規畫之「大學在地實踐社會責任計畫」。並針對兩國於大學社會責任之政策理念、目標、補助方式、與執行策略進行分析。

研究結果發現,兩國政府無論在政策之推行上與執行的面向上皆形成高度的相似。

於政策的推行上,其均採用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第一年皆以試辦的型式,待隔年方正式實施。於執行層面上亦透過政府發布公告讓大學端自由提出申請,並進入有系統的審查機制,待通過後才核定經費補助。然值得一提的是,台灣當前針對學校申請的種類主要區分為三種類型,分別為種子型—著重問題界定和概念發展;萌芽型—強調方案試行和概念驗證;深耕型—鼓勵經驗移轉與創新擴散。而日本方面則沒有區分。

而目標方面,皆強調「在地連結」與「人才培育」的重要性。理念上亦透過大學與當地政府、非營利組織和居民合作,以達到帶動社區發展、培育所需人才和解決當地問題,並藉由課程的培力,引導學生就業及協助地方創生。

前言

大學社會責任(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 USR)為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的延伸(Ismail, & Shujaat, 2019)。

根據楊正誠(2019)指出,企業社會責任是由Lord Holme和Richard Watts在世界商業協會的永續發展(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出版品當中提出的概念,認為企業的行動,要能夠對於經濟發展有貢獻,也要能改善其聘請勞工家庭的生活品質,同時也要能服務在地社區和社會(Armstrong & Green, 2013),藉此以達到取之於社會、回饋於社會的良性循環(Carroll, 1979)。而相較於企業社會責任,大學社會責任強調,應視大學為社會一部份,並透過大學的管理(Management)、教學(Teaching)、研究(Research)和推廣(Extension)達到友善環境、社會參與、傳播知識及提升社會影響力的目的(Bastos, Souza, & Hoffmann, 2019)。

近年來,國際組織亦對此投入關注,如經濟貿易合作組織(OECD)在2001年發表研究報告《新學習型經濟時代的城市與地區(Cities and Regions inthe New Learning Economy)》,其強調大學應串連在地知識和經濟鏈結的角色。而國際大學校長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esidents)會議,亦於2016年建議世界各國的大學將聯合國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融入大學的教學、研究和中長程發展策略。此外,亦有許多國家從政策的角度推動大學發展其社會責任。

以日本為例,其於2015年推出「地(知)の拠点大学による地方創生推進事業」以大學為社會貢獻為主旨,藉由大學與當地政府、非營利組織和居民合作,解決當地問題及培育所需之人才。台灣於2017年發布的《高等教育深耕計畫》中,並將「善盡社會責任」列入該計畫之四大主要目標中。期能藉此鼓勵大學走出象牙塔,在區域創新發展的過程中,扮演更關鍵及重要的地方智庫角色,投入學界能量深耕在地,發揮大學價值。

從上可知,台灣與日本所推行的政策中,均強調大學於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且受到地緣與國際間保有良好交流之關係。因此,台灣近年來曾與日本高等教育機構針對大學社會責任與地方創生的主題進行多次的交流與參訪,然可惜的是,大多以單次講座的方式舉行,較少有針對兩國之於大學社會責任的政策資料進行歸納與分析,鑑於此,本文主要以文獻分析的方式,針對台灣及日本於高等教育大學社會責任政策的相關資料進行分析。並比較兩者於政策理念、目標、補助方式與執行策略之異同。

AP_2023506320093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日本「地(知)の拠点整備事業」:Center of Community Project(COC)

日本政府認為面臨國內出生率下降、社會變革、人口老化、天災等困境,大學更應扮演智庫、促進創新以培養學生具備因應外在環境變遷的能力,而提出大學改革行動計劃(University Reform Action Plan)(MEXT, 2012),並於 2013年由文部科學省(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Spo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發起地方知識據點籌備計畫,其目的為鼓勵大學與政府當局合作,對當地社區的教育、研究和公共發展提出貢獻、解決當地社區問題,使大學成為當地社區的核心(Shek, & Hollister, 2017)。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