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抱善意但欠缺訓練的「心理治療」,反而對性侵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

懷抱善意但欠缺訓練的「心理治療」,反而對性侵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註冊組長」認為女性避免衣著暴露,是保護自己降低被性侵的風險,但他將這樣的觀點在治療關係灌輸給性侵受害個案時,就如同把鼓起勇氣求助的被害人推向痛苦深淵。即使是善意的心理治療,欠缺完整訓練,也會造成個案再一次受傷。

文:紀岳良(律師/心理諮商所研究生)

前陣子臉書粉絲團「註冊組長」在貼文中指出女性因為穿著過暴露,而引起男性的「動物性」,所以才容易遭性侵之說(編按:原文已刪,見備份),引來社會各方人士重話批評。說穿了,這樣的說法和常見的性侵迷思「女性就是穿太少,勾起男性性慾才被性侵」一樣,形同檢討受害者,並忽略「權力控制」往往是性侵發生的核心原因。

除此之外,在本事件中更應該受到關注的是「註冊組長」也開立「秘密傾聽工作室」收取費用,在粉絲頁上並宣稱其業務包含可以做傾聽、心理陪伴、精神分析等內容。即便先不論「男性動物性」一說如何合理化性侵、對性侵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從2020年3月12日於粉絲專頁所張貼的【零證照】內文可知,「註冊組長」先是自陳並無諮商/臨床心理師資格,接下來提到自己學精神分析,有個具有心理師證照的同門學妹對他說「這些人就先寄放在你那邊囉!」「因為你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不想治療患者的心理專家。」顯然「註冊組長」自知無照進行心理治療工作,光以文字資料,就很可能觸犯《心理師法》第42條第1項[1],最高可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

實際上,我們社會中亦不少無照卻做心理治療相關的營利業務者/單位,然而這些人多半會避免在宣傳中使用心理治療的相關辭彙,以免遭人檢舉。可是「註冊組長」在事件引發輿論宣然大波前,毫不避諱廣告心理治療,甚至避重就輕地為無照的行為辯稱:「無照是因為不想要承擔心理師肩負正常化個案的責任」,但我們可從該粉絲頁相關留言發現,依然不少民眾認為「有用就好,是不是心理師哪有差」、「他又沒說他自己是心理師,是傾聽又沒犯法」、「憑什麼只有心理師可以做心理治療」,透露出社會對於心理治療與心理師存有諸多的誤解,有澄清說明之必要。

無照心理治療如同密醫

什麼時候人會想到尋求心理治療?用淺顯的講法,通常是「心理痛苦卻無法自我排解」,即個人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心理痛苦有尋求專業人士協助處理的需求。而撇除專屬於精神科醫師的開藥、電擊與開刀等治療方式,人與人間以言談作為工具達成療癒的效果,即是心理諮商中最常見的方式。在台灣,依照《心理師法》的規定,原則上僅有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及精神科醫師可從事這樣的心理治療。

一名心理師的養成十分漫長,依《心理師法》規定,考取心理師前必須取得諮商或臨床心理所碩士學位,包括要求經歷一定時數的兼職與全職實習並合格,以及七大領域的訓練。平均而言取得心理師資格至少要七、八年,如果要獨立開業,連同求學階段少說也要十年,可見心理師養成成本其實不亞於醫師。

心理師培育之所以有如此高要求,主要在心理治療奠基於橫跨科學與人文的龐大知識體系,而且需要大量實務操作經驗累積,實習過程由資深心理師或系上教授嚴格督導,並有考核及淘汰機制,這些種種規範目的在於保障求助者。畢竟在治療過程中,涉及深度的心理對談,個案卸下心防暴露內心深處,如果欠缺相關知識與實做訓練,或是有意圖上的偏差,稍不留意就會造成個案心理二度傷害。

例如在面對性侵被害人時,專業心理師需對性侵行為會具備相關專業知識,並不會讓個案覺得是自己「不好、做錯事」才被性侵,因為這不但無助於心理療癒,更讓個案自責加深痛苦,進一步惡化精神狀態。也正由於心理治療操作不當將顯著加深求助者心理創傷,完整學養及訓練是為求安全操作下避免傷害,所以國家對於心理師的培育資格與執業範圍,如同醫師一樣有嚴格規定及限制,以保障國民身心健康。

此外,心理師領域具有嚴格倫理規範及自治公會組織,為的是確保心理師遵循相關執業倫理,違反者縱無法律責任,也可能遭到撤照、懲戒等處分,最廣為人知者,即心理師不得與個案有情感關係、金錢借貸等等,都是為了保障個案心理健康,避免治療過程傷及個案;而避免傷及個案內心狀態,同樣也是心理師培育核心能力之一。

Photo of brunette girl with long dark hair in the room. She is very upset and sad. Sits on the sofa in front of the camera and is unhappy. Made in a residential apartment.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當然心理治療如同一般醫療,難以保證一定獲得當事人期望的療效,或許無照的心理治療也可能為個案帶來正向的感覺,然而危險之處在於,部份無照者仗恃掌握一些心理治療的技巧及知識,就誇大地宣稱療效,卻無力承接治療過程中引發的情緒反應,一旦事態嚴重便撒手不管,放任個案陷在更深的痛苦中,如同江湖郎中一樣,沒有任何的倫理與負責心態,甚至有些不肖人士,假借心理治療之名,謀己私利二度傷害個案。

心理治療是無形的影響,縱使心理有所受創,因缺乏客觀證據也難以舉證求償,而有時候傷人最深的言語或作法,往往就包裹在「善意」的糖衣裡面。如同「註冊組長」認為女性避免衣著暴露,是保護自己降低被性侵的風險,但他將這樣的觀點在治療關係灌輸給性侵受害個案時,就如同把鼓起勇氣求助的被害人推向痛苦深淵。

可以說,即使是善意的心理治療,欠缺完整訓練,也會造成個案再一次受傷;而如果基於惡意或私利,則心理治療將淪為犯罪工具,徹底的傷害個案內心。

心理治療在於承接個案痛苦,陪伴個案走出困境

註冊組長說到自己不願考照,是因為不想背負心理師「維護『一般大眾』的權利、認知與共識,將這些內心有了狀況的朋友,拉回多數人走的那條路。」顯然誤以為心理師只是硬拉著個案正常化,但實際上心理師在進行心理諮商時,最首要的任務在於傾聽個案,正視、承接個案的心理痛苦後給予個案支持,陪伴個案在心理治療的過程中,逐漸減緩心理痛苦,逐步協助個案在面對現實生活中的衝突中,發展合宜的調適方法,得以在個人與群體關係取得平衡,不再因為與人情倫理關係的斷裂而感到無法調適的痛苦。

所以心理治療過程重點絕非在告訴個案什麼是「正常」或「應該如何」,心理師也不將個人價值觀灌輸在個案身上,反而是協助個案建構出在現實世界中安穩的生存方式,並會視狀況轉介相關醫療或社福系統,以便進一步協助個案。

心理師的錢很好賺嗎?

筆者求學過程中,曾有教授說到「許多人如果知道心理師的任務在於承接別人的痛苦,可能就不會有這麼多人想當心理師了」。當你面對面認真地聆聽他人訴說內心痛苦,很自然地會感同身受,一般人可以選擇別過頭去,迴避不舒服的感受,但心理師的責任是必須承接下來,並且長期陪伴個案經歷這樣痛苦的時刻。

所以心理師在治療過程中,不但要長時間聚精會神專注於談話,採取適切的回應,還要妥善面對自己內心承接個案痛苦的副作用。晤談完之後也非結束,尚需要撰寫個案記錄以及接受同儕督導,檢視接案中的種種細節。其實這樣殫精竭慮的過程非常耗神,而以國內受雇心理師均月薪在4到5萬元間,實在不足反應心理師養成資本與耗費心力的代價。

有人會說自費心理諮商50分鐘,往往要付出1600~2000元價格,不是很好賺嗎?但以筆者在諮商心理師實習的經驗來說,曾有一天密集進行數小時的諮商晤談,筆者認為整體勞累程度並不亞於律師業務,即便一小時2000元亦不為過。且若純以心理諮商治療而言,人的心力有其極限,若要維持治療與談話品質,不大可能一天八小時都是心理諮商晤談。

加上國內願意自費諮商的風氣仍然不足,在勞力及案量限制下,純靠心理諮商治療收入其實也有所限制。所以當心理痛苦需要協助時,有效的心理諮商帶來各方面的助益,相對於付出的金錢,並不為過。(特殊狀況或經濟不佳者也有社福資源提供心理諮商服務)。

shutterstock_45480942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衛福部應積極稽查無照心理治療,保障民眾身心健康

另一方面,坊間許多無牌從事心理治療業務的營利行為,收費常常高於心理師,部分宣稱談話/評估不收費,但實際巧立名目索費,所累積花費可能更可觀,且未必有療效;另外有些標榜「自我探索/自我蛻變」等名目的自我成長課程,以直銷形式誇大承諾及招募成員,且所費不需,雖在名稱上規避心理治療相關字眼,但在活動中大量使用心理治療技巧與理論,目的在灌輸參加人員特定價值觀,這樣的作法大多無法產生自我蛻變功能,還可能令參加者內心更糾結。前述其實也應該屬於無牌心理治療的一種型態(部分甚至還會配合一些公司行號,藉由以職務升遷,要求員工自費參與相關課程)。

但身為心理治療主管單位的衛福部,似乎甚少主動稽核這類掛羊頭賣狗肉的行為,例如筆者以「《心理師法》第42條」為關鍵字在司法院網站搜尋刑事判決時,也僅有一件相關判決,而該案中,相對行政裁罰嚴謹的刑事判決都為有罪認定時,衛福部訴願決定卻持相反見解,顯然相當限縮心理治療範圍;實務上已經有許多民眾誤信這類違法心理治療,衍生許多糾紛。期待衛福部藉由「註冊組長」之亂,加強稽核這類違法事件,並依法移送司法機關審理,守護民眾心理衛生安全。

而一般民眾想尋求心理治療,請記得確認對方有無國內諮商心理師或臨床心理師資格,如果只是模稜兩可地標榜「心理諮詢」、「心理工作室」,迴避有無資格的提問,有極高機率是江湖郎中賣膏藥,出事不負責;不標榜心理治療,但實際活動中有大量內心探索、心理分析、思想矯正等活動,也很可能涉及違法心理治療業務,千萬要小心,以免傷了財又傷了心,甚至造成家庭及人際關係破裂,得不償失。


註解:未取得臨床心理師或諮商心理師資格,擅自執行臨床心理師或諮商心理師業務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金。但醫師或在中央主管機關認可之醫院、機構於醫師、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指導下實習之下列人員,不在此限:

一、大學以上醫事或心理相關系、科之學生。
二、大學或獨立學院臨床心理、諮商心理所、系、組或相關心理研究所主修臨床心理或諮商心理之學生或自取得碩士以上學位日起三年內之畢業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