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戰爭終章:亞美尼亞「臣服」簽下停戰協議,土、俄賞歐盟一記響亮耳光

高加索戰爭終章:亞美尼亞「臣服」簽下停戰協議,土、俄賞歐盟一記響亮耳光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中期,亞美尼亞曾期待北約與歐盟盡一切可能遏止戰爭,早日實現停火協議。不過,事實證明歐盟在納卡的衝突幾無角色可言。

面對土耳其力挺亞塞拜然,且始終無法爭取到俄羅斯允諾救援,亞美尼亞在血戰六個星期後,終在11月10日臣服,並在俄國、亞塞拜然共同提出的停火協議中簽字,結束了納卡地區的軍事對抗。

隨著亞美尼亞的戰降,佔領了26年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主權爭議區」畫上了終止符,而幾乎無人承認的「阿爾札赫共和國」只能隨之亡國。依照三方協議,俄國將派出「聯合維和部隊」,於12月以前進駐雙亞停火線,並以五年為期監督納卡問題,確保該地和平自治的進程。

據此,俄羅斯無疑成了最大勝利者,原本在亞美尼亞設有三千軍人駐紮的軍事基地進一步得到了強化,並得以在南高加索地區繼續稱王。

多年來,俄羅斯重申在此勢力範圍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包括美國、歐盟,甚至中國染指;土耳其獲利次之且遂其心願,儘管俄羅斯不准土耳其部隊或敘利亞武裝分子介入亞塞拜然衝突,但根據該協議,亞美尼亞必須在亞塞拜然與納希切萬自治共和國之間提供走廊,從而在土耳其和亞塞拜然之間建立直接運輸聯繫。

然而,歐盟則成了最大輸家,落實了俄國口中在該區不享有空間者。俄羅斯、土耳其以及歐盟在南高加索的對弈著實精彩,以下從各別三方分析其在爭取南高加索攸關利益的孰勝孰敗。

俄羅斯棄亞美尼亞的考量

首先談一下俄羅斯。亞美尼亞民眾將簽訂停火協議的投降視為背叛,從而爆發了大規模抗議衝突,要求該國總理帕希尼揚(Nikol Pashinyan)辭職。倘若帕氏辭職,俄羅斯可說是從這項協議中利上加利。怎麼一回事呢?

話說,亞美尼亞是俄羅斯的戰略合作夥伴,但自2018年以來,在帕希尼揚上台的改革之後,兩國之間友好的雙邊關係產生了變化。俄羅斯因帕希尼揚的民主改革,導致一些隸屬俄羅斯的寡頭,和前親俄羅斯的亞美尼亞總統被監禁,這成了俄國拒絕出兵馳援的原因之一。當然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表面上的推辭是以「納卡地區非亞美尼亞領土,不算兩國當年軍事協定的協防範圍。」

此外,俄國立場本就貼近亞塞拜然的納卡主權聲明;最後,當然是亞美尼亞駐軍的節節敗退,難有逆轉取勝之跡。上述幾項考量讓俄羅斯痛下決心棄亞美尼亞於不顧。俄方宣稱,所簽署的三國協議,其基本架構仍依2007年所調停的「馬德里原則」為主軸。

該原則是當年由俄羅斯、美國與「歐洲安全小組-明斯克集團」(OSCE Minsk Grounp)為主導的外交和平談判,要求亞美尼亞撤出納卡地區,而另一方亞塞拜然雖可拿回失土,但必須在國際監管下賦予「回歸」的納卡政府特殊自治地位,最終在規定時間內舉行受國際認可的「前途自決公投」。

換句話說,此次的三國協議乃依國際社會之前所認定:「納卡地區為亞塞拜然的主權領土」,亞美尼亞必須退回1994年以前的疆界。易言之,亞美尼亞被迫結束對納卡地區長達26年的「軍事佔領」,而亞塞拜然有權接管納卡地區,但必須在聯合國的指示安排下才能送回昔日的亞塞拜然居民。

同時重新回歸的納卡地區,有權得到亞塞拜然政府的同意設置「自治政府」,並就住民自決的政治前提,在可預見的將來內規畫與進行主權公投。

經此一役,俄國除了成功防堵亞美尼亞邁向民主政府之路外,還扳倒了美國與「歐安小組-明斯克集團」,彰顯西方大國(尤其是法國和美國,法國先是兩次調解失敗,然後換美國調停)的無能為力。

土耳其近期的主權大幅擴張給歐盟難堪

土耳其近期的表現更是可圈可點,從敘利亞、利比亞、賽普勒斯、希臘到納卡衝突,都成功壓制了歐盟。土耳其和亞塞拜然主要組成人口皆為突厥人,雙方有悠久的文化和歷史臍帶。當亞塞拜然在蘇聯1991年解體後宣布獨立時,土耳其為首個承認亞塞拜然的國家。

此次的納卡爭端,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看準美國目前因選舉而癱瘓,且俄羅斯與亞美尼亞簽署的防禦條約不適用於「飛地」。最後,只要俄國不介入,亞塞拜然的軍事武力穩操勝券,軍隊裝備了極為有效的土耳其和以色列無人機;反觀,由於地形限制,亞美尼亞人所擁有的飛機和坦克派不太上用處。

儘管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試圖制止土耳其在北非、中東和地中海東部地區的侵略行為,但無法在歐盟內部取得一致抗土,讓土耳其奪得機先,大幅增加了影響力。土耳其近期因轉移內部因素所實施的全面對外擴張,嚴重挑戰歐盟地緣政治的權威。

歐盟就現實面理應團結出手制止土耳其,不能任其挑撥伊斯蘭與西方的關係,以及侵犯、挑釁會員國如賽普勒斯、希臘、義大利與法國。應對土國實施制裁,且制裁必須打到重點。實際上,土耳其的經濟,特別是軍工產業薄弱,依賴著歐洲技術,例如西班牙的直升機零件與德國製造的潛艇發動機,歐盟可以就此為槓桿來提高土耳其艾爾多安的政治冒險代價。

RTX8913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歐盟對雙亞的睦鄰政策

戰爭中期,亞美尼亞曾期待北約與歐盟盡一切可能遏止戰爭,早日實現停火協議。不過,事實證明歐盟在納卡的衝突幾無角色可言。

就實質關係而論,歐盟與南高加索國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兩國都有緊密關係。歐盟於2004年發表歐盟睦鄰政策,並於隔年發表國家報告時,除第一批的七個國家,還規劃出包括南高加索國亞美尼亞、亞塞拜然等第二批鄰國。

「歐盟睦鄰政策」的目的是寄望採取「強制向善」的模式,擴大輸出「繁榮、穩定與安全」,促成雙邊在利益互惠的原則下加速各領域的合作,進而產生擴大區域安全的「溢出效應」,也為歐盟促進周邊地區穩定、安全與繁榮提供誘因。

歐盟試圖以協議來換取歐盟睦鄰國對政治、經濟、貿易及人權改革的承諾。2008年12月,歐盟執委會更推出「東部夥伴關係」計畫建議,促進地區間的合作、和平跟安全,內容涵蓋亞美尼亞、亞塞拜然、白俄羅斯、喬治亞、摩爾多瓦和烏克蘭等六國。

歐盟在這些國家持續推動民主轉型、經濟改革與能源合作等議題,藉此提升與東部鄰國的合作關係,促其向歐盟靠攏,並保證能源安全。甚至在當天的會議期間,歐盟還與亞美尼亞簽署了一項航空協定。

同時間,時任歐盟外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索拉納(Javier Solana)還宣佈,加強與喬治亞、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等三個南高加索國家的合作,深化與三國的雙邊關係。當時歐盟承諾將盡其所能解決南高加索地區衝突,包括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之間的納卡衝突,以及喬治亞與俄羅斯之間的衝突等。

歐盟的睦鄰政策難敵俄土雙拳

值至2015年,歐盟的睦鄰政策已有16個目標國,曾針對因應烏克蘭與難民危機有過修訂。或許我們可以勉勵歐盟「勸善政策」的用意良善,強調該軟實力對亞美尼亞帕希尼揚政府產生了影響,使其有走向民主掃除貪腐的動力。

但目前看來,至少在納卡地區爭端解決情勢上,俄土所使用的硬實力瞬間改變了南高加索地區的平衡與政治生態,大大壓縮了歐盟誘導睦鄰國善治的努力。俄、土跟歐盟在國際政治博弈上,高下立判。俄羅斯成功站穩了南高加索的霸主,擁有實質的影響力;同時,土耳其也在該區插旗成功。

面對美國在可見未來實力的衰退,以及逐漸調整重心往亞洲的發展,缺少英國的歐盟若不能加以調整決策程序,善用軍事、外交、經濟等手段,影響力或將進一步下滑。如此一來,內部成員國的離心將更難讓歐盟用一個聲音說話,屆時該有的角色與空間將更為限縮。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