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性別騷擾其實與權力結構有關,而無關性慾或浪漫

《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性別騷擾其實與權力結構有關,而無關性慾或浪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請記住:性騷擾如同二手菸,沒有人能夠安然無恙,旁觀者也一樣。律師兼前ESPN主持人愛德麗安・勞倫斯以過來人的身分,告訴你如何不被黑暗所傷,讓你在保護自己的同時,更能守護他人。

文:愛德麗安.勞倫斯(Adrienne Lawrence)

什麼行為會被視為性騷擾?

關於構成性騷擾行為的觀點,會基於幾種因素而有所不同,不過最重要的是性別。在男性受到傳統性別角色觀念的挑戰時,就更有可能會出現騷擾行為,而女性會產生騷擾行為,則是在女性從屬地位受到強化之際。然而,即使我們的社會不斷演進,女性在行為上的標準始終比男性更高(好像你還不夠清楚似的)。

根據我們社會當前的普遍標準,以下是被視為性騷擾的五種行為:

  1. 性別歧視言論及行為
  2. 因性別而施以霸凌行為
  3. 不當及令人反感的性示好
  4. 性侵害(sex assault)
  5. 以賄賂及(或)威脅懲處來脅迫性行為

解釋這五種性騷擾類型最簡單的方法,便是根據其相似特色將其分為三類。這三類分別是性別騷擾、討人厭的性注意及性要脅。

性騷擾三類型
Photo Credit: 寶鼎出版

你會在第11章和第12章中發現,這三類騷擾與法律主張之間有些重疊,不過它們並非以法律為依據劃分而成;具體來說,性別騷擾及討人厭的性注意行為與敵意工作環境的構成要件一致,而性要脅則類似「對價關係」(quid pro quo)的性交易。不過,現在你還不用忙著去看跟法律相關的東西。只要先記住有這回事就好!

題外話

對於大家是否把該行為解釋為性騷擾,性別便扮演著重要角色。例如美國家庭調查,即針對主動者為男性或女性,向3000人詢問其對性騷擾的態度,調查結果如下。

對性騷擾主動方的態度
Photo Credit: 寶鼎出版

其他因素也可能會決定該行為是否被視為騷擾,例如行業規範、權力差距和個人經驗。例如,在成人電影場景中可接受的行為,也許在Facebook會議室中會被禁止。也許吧。以「女黑手黨」稱呼一群女性,在以女性為主的空間中或許是種享受,但在充滿男性的辦公室中卻變成是一種侮辱。而強姦倖存者可能無法接受來自同事「過分友善」的隨機擁抱。這場遊戲中會出現很多不同因素,但請記住,別人對此行為的看法並不重要。只要你感到不舒服,那就不對。你不必忍氣吞聲。

第一類:性別騷擾

最普遍、最常見的性騷擾形式是性別騷擾,其中包括性別歧視言論、性別歧視行為,以及因性別而施以霸凌行為。性別騷擾經常涉及對女性表達出侮辱、貶低或輕蔑的態度。常見例子有性稱謂(sexual epithets)、將女性排除於機會之外、意圖冒犯女性的姿勢,以及對女性的敵意態度,主要是使身為女性的她們感覺像是次等公民。職業女性表示,相較於意在吸引她們的性示好,她們更常遇到這類刻意將她們排除在外的無禮及侵略行為。

例如,可恥的製片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在前助理賽妲.柏金斯(Zelda Perkins)為他工作的19年期間,經常對她吼叫咒罵,使她因這些帶有性別歧視的暴力行為而情緒低落。同樣地,演員傑佛瑞.坦伯爾(Jeffrey Tambor)某些被指控涉及性騷擾的行為也屬於性別騷擾。據說現在已經是前《透明家族》(Transparent)影集演員的他,曾在言語上攻擊其私人助理凡.巴恩斯(Van Barnes),一位跨性別女性。

而在參與演出《發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影集期間,坦伯爾也被指控用言語羞辱同劇組演員潔西卡.華特(Jessica Walter),她是他在該劇演出獎項提名的競爭對手。華特在2018年3月接受《紐約時報》記者索潘.德布(Sopan Deb)的採訪時,含淚說出坦伯爾對她的行為:「我在(好萊塢)工作將近60年了,從沒碰過有人會這樣在片場對我大聲斥責,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難受……。」

加分題

提到性騷擾,你可能不太會聯想到粗魯或無禮行徑,但不要忽視這類不文明的行為。即使沒有歧視意圖,這種行為已算是性騷擾徵兆,更會助長其發生。

除了言語攻擊之外,性別騷擾還可能像是在開女人的玩笑,侮辱其能力不足、在職場中沒地位,以及評論年長女性不具重要性或性吸引力。性別騷擾也有可能是對女性在工作與家庭的分配上指手畫腳,雇主會因為母親沒跟孩子待在家裡而對她們態度較差。這就是蘿莉.查德維克(Laurie Chadwick)描述她在位於緬因州的偉彭醫療保險公司(Wellpoint Inc.)工作時發生的狀況。

身為專業職場上的明日之星,家裡雖有一個11歲的兒子和六歲的三胞胎,但她的家庭責任從未影響其工作表現。而就在她升職被拒絕之際,公司代表卻表示,為了照顧孩子和工作,她已經「有很多事要做」。這種令人不快的觀點便是基於「常見性別角色刻板印象,即照顧家庭成員是女性的工作」所造就的。

性別騷擾另一種形式便是性別糾察(gender policing),也就是以輕蔑的態度對待不符合「傳統女性特質」的女性。這種事也同樣發生在80年代著名的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rice Waterhouse)超級巨星安.霍普金斯(Ann Hopkins)身上。她經常比男同事表現更好,但是卻被男同事排斥,且再三拒絕和她合作,因為依照他們的標準,她實在不夠有「女人味」。

對於霍普金斯的績效評估,一位同事竟有膽說她需要「去魅力學校上個課」,而她的主管則建議她「穿得更有女人味,上點妝、去做個頭髮,戴些珠寶在身上」。可以說,她因爲不符合「傳統」性別刻板印象而受到懲罰。作為一位相當有膽識的狠角色,霍普金斯向法院提起性騷擾訴訟,並於1989年由美國最高法院宣判勝訴,此案確立了性騷擾無須涉及性吸引力的概念,而每位女性都能在職場上放心做自己。

性別騷擾也可能帶有性元素,例如在辦公室散布具色情或性暗示圖片、對女性或性行為發表粗俗的評論(例如,稱同事為「蠢婊子」),或是以女性身體部位稱呼女性(例如,「嘿,大奶妹!這是你客戶嗎?」)。這類騷擾的目的不在於得到性配合,而是在貶低女性。這是一種不具實際性興趣的敵意行為。

當男性被當作性騷擾的對象時,他們通常會被稱為娘娘腔、死同性戀及其他具貶義性用語,目的在於表示他們太軟弱或「不夠男人」。性別騷擾凸顯出性騷擾其實與權力結構有關,而無關性慾或浪漫。

第二類:討人厭的性注意

第二類性騷擾是討人厭的性注意,包括言語及肢體上的行為,即不當且令人反感的性示好及性侵害。相關例子包括帶有性暗示的評論或讚美(「你今天看起來好性感!」)、企圖建立性關係或戀愛關係,以及討人厭的觸碰(例如撫摸、抓、抱、性侵害、強姦/雞姦未遂或既遂)。

討人厭的性注意還包括強迫接受約會或性愛,但不附帶可能傷害或協助職涯發展的條件。這和「跟我上床,否則就去找別的工作!」這種情況不一樣,更類似於摸女銷售員大腿、色瞇瞇地看著經理胸部、強迫同事口交、打一炮等等。

題外話

性侵害——即未經你同意而進行肢體性接觸——無論是否發生在職場上,都算是一種犯罪。而與職業有關時,也可能算是一種性騷擾的形式。

儘管職場性侵害是最不常見的性騷擾形式,但它確實會發生。不要害怕去舉報。沒人可以在職場或其他地方撫摸你、用生殖器磨蹭你或強迫你進行任何性相關行為。如果有人未經你同意而觸碰你,請考慮聯絡執法單位。這種情況雖與你工作相關,但不代表你的雇主會是適合解決這種情況或保護你的一方。請永遠以你的人身安全為優先考量。

(中略)

職場中討人厭的性注意並不只發生在好萊塢或媒體上。根據美國經濟協會(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2019年一項龐大調查,有近百名女性經濟學家表示,曾有同行或同事對她們進行性侵害,約200名女性經濟學家曾舉報遭到性侵害未遂,還有數百名女性經濟學家表示,她們曾被跟蹤或被不當觸摸。

交友軟體Tinder的前市場總監蘿賽特.帕巴奇安(Rosette Pambakian)表示,她在2016年被當時的執行長格雷戈里.布拉特(Gregory Blatt)撫摸並強吻。2019年,陸軍上校凱薩琳.史布列史托瑟(Kathryn A. Spletstoser)站出來指控說,(其上司)空軍上將約翰.海頓(John E. Hyten)曾多次在辦公室親吻並擁抱她,直到2017年12月,他對她強行親吻,同時壓在她身上,然後隔著運動褲射精到她身上〔引自海倫.考柏(Helene Cooper)於《紐約時報》的報導〕。性騷擾無處不在。

雖然男性經常製造這種現象,但他們也不能倖免於討人厭的性注意或性侵害。例如喜劇演員泰瑞.克魯斯(Terry Crews)就曾於2017年10月透露,在2016年某次好萊塢派對上,大牌經紀人亞當.維尼特(Adam Venit)摸了這位49歲、前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球員的私處。

而媒體報導過較極端的男對男案件之一,則大約發生於20年前,一名叫約瑟夫.昂卡(Joseph Oncale)的年輕人身上。昂卡說,當時為90年代初期,駐紮在墨西哥灣一個八人海上石油鑽井平台的他,被其他的男同事恐嚇。他們嘲弄昂卡,把陰莖放在他的脖子上,同時按住他的脖子,用肥皂雞姦他,並威脅之後要強姦他。當他向主管舉報,據說主管沒有提供任何協助,反而暗示昂卡是同性戀,而且對這種行為表示贊同。1998年,他的案件促使美國最高法院做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即承認同性性騷擾。

第三類:性要脅

最後一類性騷擾是性要脅,即是以威脅手段強迫某人從事性相關活動,若不服從,就會對其職業進行不利懲罰,或以職業機會賄賂,或是把機會給願意臣服的人。相關例子包括:同事拒絕分享文件,除非你讓他看你的胸部;上司要求以口交換取升職;人資部員工接受以打手槍交換工作。這類交易性質得為明示或暗示。

以擔任美國廣播公司(ABC)白宮政治新聞主任的馬克.哈爾普林(Mark Halperin)為例,據傳他對女下屬提出暗示性要脅,鼓勵她們若想得到他的批准參與可提升其職涯發展的大型政治活動,就應該在下班後和他一起喝酒〔引自奧立維.達西(Oliver Darcy)於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報導〕。而惡名昭彰的溫斯坦則以明示性脅迫遭到舉報,因為這位製作人公然提供電影角色以交換性愛,甚至會把閃避或拒絕其示好的女演員列入黑名單,就像艾許莉.賈德(Ashley Judd)那樣。

第一個上訴至美國最高法院的性騷擾案件,便是發生在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受到性要脅的銀行出納員身上。1974年,米雪兒.文森是一位19歲的高中輟學少女,她當時才剛離婚,身兼兩份兼職工作。因此,當美馳儲蓄銀行副總裁兼分行經理悉尼.泰勒(Sidney L. Taylor)僱用她、並像父親一樣指導她之際,她可以說是鬆了一口氣。文森十分信任這位已婚、擁有七名子女且曾為軍人的經理,直到有天晚上泰勒對她說了句話,大意是「如果你不跟我上床,我就毀了你」。

他知道文森很需要這份工作。據這位年輕女子估計,泰勒脅迫她與他發生大概40至50次性行為,而且這還不包括她說他在銀行金庫裡強姦她的那次。1978年,就在她據傳有個認真交往的男朋友並因此被解僱之後,文森才提起勇氣訴諸法庭。1986年,她的案件終於上訴至高等法院,而美國最高法院宣布,依據《公民權利法》,性騷擾是性別歧視的形式之一,就此永遠改變女性及被邊緣化族群處於職場中的遊戲規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15步驟全面擊退性騷擾,在職場的權力遊戲裡,沉默不是唯一武器》,寶鼎出版

作者:愛德麗安.勞倫斯(Adrienne Lawrence)
譯者:鼎玉鉉
繪者:謝佳穎

AMAZON網路書店讀者好評4.8星
終結職場性騷擾的全方位實用指南

請擁抱我的專業,而不是我的身體!

「我只是想安心地上班,為什麼這麼難?」
講黃色笑話、伸鹹豬手、令人不快的視線與私訊,
職場環境遠比你想像得更暗潮洶湧。

即使在#MeToo時代、女性意識抬頭的現今,
性騷擾仍像塊洗不掉的汙漬存在於社會的每個角落。
調查研究顯示,至少有81%的女性會在某階段職涯中,
舉報遭受職場性騷擾,其中77%受過口語上的性騷擾,
超過50%曾被肢體性騷擾,至少60%曾遭遇討人厭的性關注或脅迫。

職場老鳥對你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但被吃豆腐真的是必經之惡嗎?
如果一再退讓,事情演變到無法挽回的局面怎麼辦?

除了沉默,我們還有更多選擇;
除了公然反抗,也有不見血的周旋方法。

  • 相信你的直覺,具體定義何謂性騷擾
  • 利用紅綠燈訊號,幫你辨識公司是否為性騷擾溫床
  • 避開5種騷擾狂類型+5種助長其犯行的共犯
  • 介紹各種記錄蒐證方式,詳實分析拿出證據的最佳時機
  • 藉由內在修復+外界協助治癒傷口,定期評估自我壓力與心理健康
  • 可透過哪些管道申訴及其程序,如何應對報復行為與提出救濟措施
  • 挑選合適的媒體資源替你壯大聲勢,有策略地抵禦網路酸民與肉搜

職場性騷擾無關性慾或慾望,
而是一種維護傳統權力結構的非法手段。
律師兼前ESPN主持人愛德麗安・勞倫斯以過來人的身分,
告訴你如何不被黑暗所傷,讓你在保護自己的同時,更能守護他人。
請記住:性騷擾如同二手菸,沒有人能夠安然無恙,旁觀者也一樣;
你能夠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只要我們都願意,再勇敢那麼一點點。

本書特色

  1. 內容包含多位名人故事與引言以作例證,穿插年表、條列重點,不僅能讓讀者輕易掌握章節主旨,更增添不少實踐可行性與可信度。
  2. 多數談論性騷擾的書籍著重於探討創傷、心路歷程,卻缺少一本能夠給受害人力量去處理這類困境的實作書籍。此書教導讀者如何防治、奪回話語權,並具體說明該如何找尋所需資源。
  3. 由於不只女性會受到職場性騷擾,其指導方針將涵蓋各種在職場上相對弱勢的族群,不受性別、性別認同、種族、宗教、政治信仰、專業能力及其他方面限制。
getImage
Photo Credit: 寶鼎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