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不是我的家:在中國出生的哈薩克人,正在面對極其荒謬的人權夢魘

新疆不是我的家:在中國出生的哈薩克人,正在面對極其荒謬的人權夢魘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澤米斯古爾父母的遭遇是新疆人權危機裡極其荒謬的一頁(雖然在新疆罄竹難書的各種事件裡,也只是一頁):逼迫他國公民放棄護照是荒謬,逼迫夫妻離異也是荒謬。

你大概可以猜到事態如何發展:當古茲拉帶著兒子回去,當局以父親沒有到場為理由,將她的中國護照和哈薩克永居證明都被沒收,女兒的護照也被扣著;另一邊,奧拉貝克心想自己也到中國就好了,可惜不是,當他申請中國簽證,被拒絕了!發護照、雙親在場才能領護照只是個幌子,把移居哈薩克的中國公民騙回新疆才是真。

然即使古茲拉從此放棄到哈薩克和丈夫團聚,認命地帶著三個兒女在新疆過著單親媽媽的生活,這麼微小的願望也無法實現,他們的女兒更被進一步分別送到遠離他們、再也看不見的寄宿學校,當局以「會送古茲拉去政治學習」威脅奧拉貝克在哈薩克可能的求救行動。

奧拉貝克再也見不著妻女,我們在他的證詞裡聽到新疆當局召回哈薩克移民的荒謬手段,然而這也只是上百個則相似故事裡的其中一則罷了。

在這系列文章裡,除非直接涉新疆集中營內的遭遇,我會用「拘禁在新疆」取代被抓到新疆集中營,從哈薩克人的證詞來看,拘禁是發生在集中營之外的。至於人名,基於證詞是公開的資料,使用真名應不構成問題,但又因我無法確定事態發展會不會影響到受害者繼續公開發聲的意願,故用中文直接音譯哈薩克名以增加隱諱程度。


反反覆覆修改了幾次,我對這篇文章始終不滿意,荒謬的故事太多了,真要一一陳列嗎?因為不知道該如何適當的收尾,暫時就寫到這裡好了。

最後,我忽然想到自己和流亡法國的哈薩克公民記者艾爾肯,有過一段關於中國當局在對付哈薩克移民荒謬性的對話。

許多老一輩的、中國出生的哈薩克人在移居哈薩克後,不願意隨兒女取得哈薩克公民身份,因為取得哈薩克公民等同喪失中國國籍,等同喪失領取中國的退休金,也失掉往來中國的便利性。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移民到哈薩克的中國籍哈薩克人都會失去他們的退休金,艾爾肯告訴我他父母的故事:在他父母取得哈薩克公民身份後,中國當局也說要取消他們的退休金,「我父母和單位的幾個人就聯合起來寫信去抗議,後來政府告訴他們只要他們能夠在哈薩克保持沈默,那雖然取得他國公民身份是違法,不過可念在過去功在國家,繼續發放退休金。」

艾爾肯笑著問我:「這不是很可笑嗎?如果認定是違法,哪還有什麼功在國家?」

「是啊!」我附和著,而這已經是在我還不知道事態有多荒謬之前的對話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