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的台大校園:為何這些「成功者」會選擇輕生?如何協助有自殺風險的親友?

不安的台大校園:為何這些「成功者」會選擇輕生?如何協助有自殺風險的親友?
Photo Credit: neverbutterfl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自殺守門人的角度來看,每個人其實都有協助周遭的人度過難關的能力,只要我們了解怎麼面對和陪伴可能自殺的人,就有機會增加他們活下去的可能性。我們該怎麼做呢?在自殺防治上,有所謂的「一問二應三轉介」。

近日來,台大接連發生三起輕生事件:11月9日一名女學生墜樓,11月11日一位中國男學生於宿舍上吊,11月13日一名男學生又於社科院墜樓,五天內接連發生三起自殺事件,引起全國關注。

事實上,我在就讀台大期間,就時不時有學生在校內輕生,原本校內一些可以拍攝夜景的高樓,高處的出入口也因此紛紛封閉,但依然無法阻止台大學生輕生事件的發生。

作為台大畢業的學生,對於這件事深有感觸。社會大眾總是會問,為什麼我們這些成功者,反而會選擇輕生呢?我沒辦法給出一個統一的答案,不過台大的學生到底是不是成功者,我認為得看對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幸運的孩子/爬上了殿堂/成果代價都要品嚐/單純的孩子/是否變了樣/跟著遊戲規則/學著成長

──五月天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所謂成功,是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感到驕傲嗎?

當我們在談一個人是否成功的時候,我們常常關注的是客觀事實。但當事人並不一定覺得自己是成功者,更何況台大一屆有3000多名學生,同樣都是台大人,埋在那3000多名菁英裡面,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受得了。

這時候,主觀感受比客觀感受來得更為重要。

已故的心理學家Michael Kernis,曾提出所謂「脆弱高自尊」(fragile high self esteem)的概念:一個人的自尊心是否穩固?是否真心相信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還是必須不斷仰賴外界聲音來支持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如果是後者,那麼他所擁有的高自尊就不是穩定的高自尊,而是脆弱高自尊。

Michael Kernis把脆弱高自尊細分成四個部分,分別為「條件高自尊」、「不穩定高自尊」、「自我提升偏誤」、「不一致高自尊」

什麼是條件高自尊呢?就是只有當一個人滿足了一些外在條件時,他才會覺得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例如考試考滿分、演講比賽得第一、獎金全公司最高等等,而當他沒有受到外在肯定時,他就會覺得自己很糟糕、很沒有價值。

而不穩定高自尊也是類似的意思,他們的自尊不斷隨著外界的稱讚或噓聲而提升或下墜,難以穩定維持。

自我提升的偏誤就比較需要花一點力氣解釋了。簡單而言,就是脆弱高自尊的人,會只看到自己的優點,而忽略自己的缺點。有一群心理學家針對自我提升的偏誤做了實驗,他們讓一群受試者做SAT測驗,測驗結束後,他們會欺騙一群考得不好的人,告訴對方考得不錯,然後接著問他們,如果再重新考一次試,你會選擇在安靜的房間考,還是被音響聲干擾的房間考呢?如果一個人是脆弱高自尊的話,他們比較傾向選擇在吵雜的環境考,因為這樣一來,萬一第二次考差了,他們就能夠把責任歸咎於噪音,而不必面對第二次考不好的錯覺。

而不一致高自尊指的是,一個人表現出來的自尊,跟內心實際的自尊不一致。他們給人自己很有自信心的印象,總是表現得很驕傲,但內心其實是薄弱的。他們很沒有自信,只是不敢坦承,也不敢向外求助,只好把自己裝作很厲害的樣子,藉此蒙蔽自己也蒙蔽他人。

像是《三個傻瓜》裡面的兩個角色就是個對照,男主角藍丘就是一個有著真實高自尊的人,而不斷追求肯定的查托則是一個脆弱高自尊的人。在台大的這個學府裡面,有許多人的自尊,其實是被外在塑造出來的。Michael Kernis說,當一個人還小的時候,被要求壓抑自己的真實情緒,必須要表現得很有自信且不能夠失敗,他們就有可能成為脆弱高自尊者。而活在升學主義底下的客觀勝利者們,有多少人是真的對自己有自信的呢?

台灣大學
台灣大學|Photo Credit: Ken Marshall @ Flickr CC BY 2.0

面對周遭朋友可能的自殺,我們該如何防範?

我就讀台大期間,每次要預約諮商時,都要等上兩三個禮拜。台大的諮商資源看似充足,卻依然無法應付校內學生的需求。由此看來,台大學生的壓力非常大,更別說那些不敢來求助的人有多少了。

但是,如果從自殺守門人的角度來看,每個人其實都有協助周遭的人度過難關的能力。就廣義的自殺守門人來看,只要我們了解怎麼面對和陪伴可能自殺的人,就有機會增加他們活下去的可能性。

我們到底該怎麼做呢?在自殺防治上,有所謂的一問二應三轉介,透過三步驟來幫助我們協助周遭的人度過難關。

首先你得「問」。當你發現周遭的朋友看起來過得不好的時候,你就可以問問他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同時也可以利用網路上的心情溫度計,來看看他們目前的心理狀態是如何。

有一些關懷朋友的小技巧,是我認為重要的。首先,你和他約的地方要夠安靜,讓他能夠放鬆地傾訴內心的話。同時,你必須要好好扮演傾聽者的角色,盡量不要打斷對方。在時機到來的時候,你可以透過間接問句,如:「你會不會想要睡一覺永遠不要醒來?」或透過直接問句,像是:「你會不會想要傷害自己呢?」來覺知對方是否有輕生念頭。

再來是「應」。所謂的「應」指的是「適當回應、支持陪伴」,透過平靜、開放與接納的態度,告訴對方有這些感覺是正常的,同時讓對方了解到,你願意理解和陪伴他。

在這裡,有一個需要特別注意的點是,千萬不要拿別人或是自己過去的經歷,來和眼前這位朋友做比較。這時候最忌諱的就是「我以前也遇過這樣的難關阿,我還不是撐過來了,你也可以的啦。」這樣一來,只會讓對方備感壓力,覺得自己好像不該有這樣的感覺、是自己太脆弱了才會求救等等。

在透過問跟應,一來一往之間了解對方的狀況之後,再來就要把陪伴對方的責任,「轉介」給專業的心理師與精神科醫生了。和對方約時間一起去看醫生或心理師,都是可以參考的做法。如果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也可以透過1995生命線、1980張老師、1925衛生福利部24小時安心專線等等,尋找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士協助。

透過這樣的方式,讓我們能夠守護心理資源沒辦法到達的社會角落,讓有輕生念頭的人,能夠盡早被發現與照顧,探索活下去的意義與力量。

活著比死亡更需要勇氣。

──《誰是被害者》

參考資料

  1. Kernis, M. H. (2003). Toward a conceptualization of optimal self-esteem. Psychological Inquiry, 14, 1-26.
  2. Kim, Y., Chiu, C., & Zou, Z. (2010). Know thyself: Misperceptions of actual performance undermine achievement motivation, future performanc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9, 395-409.

  1. 台大校內心輔資源盤點與政策介紹​
  2. 台大社科院心輔資源彙整
  3. 精神疾病照顧者專線」:
  • 服務對象:精神疾病經驗者的家人或朋友
  • 服務時間:週一至週五13:30–20:30
  • 電話專線:02-2230-8830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