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大力宣傳中英雙語教育,你知道李光耀還是新加坡最有名的媒人公嗎?

除了大力宣傳中英雙語教育,你知道李光耀還是新加坡最有名的媒人公嗎?
.Photo Credit:Les Haines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界對李光耀的威權手段評價褒貶不一,新加坡人民對Mr.Lee尊敬多於喜愛,他的家父長式政策至今仍影響新加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品慈

新加坡開國總理李光耀國喪已於3月29日落幕,總路線長達15.4公里,包括馬來西亞、印尼、泰、緬、柬、寮等各國元首都前往致意,而紀念李光耀的臉書粉絲專頁Remembering Lee Kuan Yew,目前已破25萬人按讚。

李光耀1969年至1990年期間擔任新加坡總理,辭任後轉任內閣資政,李光耀幾乎參與了新國的歷史片刻,而所奠定的國家政策,至今仍深深影響著新加坡,以下將一一列舉。

1965年,李光耀在電視上落淚

「我追溯了2天前在吉隆坡同東姑(馬來西亞聯邦政府首相)會談的經過。我說:『每當回顧簽屬協議,使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的那個時刻,我們總會感到痛苦,因為我們一輩子都相信合併和兩國統一。地理、經濟和親屬關係把人民連在一起…….我們稍停一下,你們介不介意?』那一刻我激動得不得了。20分鐘後記者會才繼續舉行。」(摘自《風雨獨立路—李光耀回憶錄》

1965年8月7日,東姑要求對1965年憲法與馬來西亞(新加坡修正)法案進行辯論:馬來西亞政府原先並不願意與華人占多數的新加坡合併,因為這會影響馬來人原先的人數優勢地位,加上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對於馬來西亞「馬來人至上」(Ketuanan Melayu)抱持異議,新加坡最終被正式要求退出馬來西亞,因而於8月9日宣佈獨立成為獨立主權的國家:新加坡共和國。

當時,李光耀在接受媒體直播鏡頭前無法克制地流下男兒淚,並不知新加坡人未來的國民平均收入將達7.686 萬美元,也未預料他將擔任首相長達31年,而長子李顯龍還接任吳作棟成為第三任總理。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政府出面做紅娘

「我們必須鼓勵那些月收入低於200美元,無法負擔養育和教育子女的人,不要擁有兩個以上的孩子,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暫時性的措施以導正這種趨勢,我們將會後悔那段無法挽回的時間,留給社會大量身體、智力和文化上的貧血。」(李光耀,1967

1960年至1970年代,有鑒於戰後嬰兒潮,李光耀實施「兩個就夠了」(Stop-at-Two)的家庭計畫,擁有超過2個子女的家庭無法得到優先教育,且只有較少稅賦補貼,新加坡總生育率因而從1970的5.5降至1980年的1.7,自1975年就從未高於人口替代水準(replacement level)的2.1人。

1983年,李光耀又發表優生學言論,鼓勵新加坡男性找大學畢業的女性結婚,發表「Graduate Marry Graduate」(大學畢業生與畢業生結婚)的「婚嫁大辯論」,更表示低教育、低收入者不要生2個小孩以上,在當時引起激烈辯論:

「如果你不把女性大學畢業生放入婚姻的選項,把她們晾在架上,結果將會是一個更加愚笨的社會。下一代將是比較不聰明的人幫助愚笨的人。這是個問題。」(1983 年國慶群眾大會

為延續「優生學」政策,新加坡政府於1984年設立了媒合具大學學歷的社交發展署(SDU),隔年設立社交俱樂部(SDS),是為專門服務無大專學歷者,2009年,兩機構合併為SDU-SDS,並改名為社交發展網(Social Development Network,SDN)。SDN願景是替新加坡人締結姻緣,被人們稱作官方紅娘組織。此外,社交發展網還有如知心姐姐般的Dr. LOVE坐鎮,回答愛情煩惱、提供線上個人化約會、交友指南。

新加坡的組屋政策(HDB)也對鼓勵新國人成家貢獻良多:凡單身、離婚的新加坡公民,必須要年滿35歲以上才有資格登記購買組屋,而年滿21歲的夫妻倆即能申請組屋,目前有高達八成新加坡人居住在組屋。

(延伸閱讀:在新加坡公共住宅住超過10年的台灣人:柯市長要弄好公共住宅,一定要跟新加坡學習

根據研究,東亞國家非婚生子女比率小於2%,代表絕大部分的新生兒,是處於婚姻關係下的夫妻所生。因此新加坡大力鼓勵已達適婚年齡的公民儘早結婚,還給予報稅返還、家庭津貼、育嬰假等措施獎勵夫妻生育。

1990年,新加坡政策又擴大生育補助,包含減免所得稅、職業婦女的育兒津貼,和聘請外籍家務工的費用等。2014年新加坡的總生育率(FTR)為1.3,代表生育年齡的女性一生中平均生育1.3個小孩,出生率雖不高,但仍舊高於上海、首爾、東京、台北等城市。

(相關新聞:新加坡2014年結婚率創17年來新高

Photo Credit格式:讲华语运动 Speak Mandarin Campaign
華人講華語,開創新天地

「新加坡必須靠精通英語來謀生。而他們可以達到的華語程度是基礎華語,可以建立更多的字彙,掌握的更好。但是,一旦他們必須學習英語以及華語,在家裡講方言,將使雙語政策變成太大的負擔,而為了使英文和華語的雙語政策產生效果,新加坡在華語取代方言的部分作出了努力。」(1989年12月26日

新加坡在1965年獨立後,將英文列為官方語言,1966年則推行雙語政策:英文是第一語文,母語則是第二語文(華語、馬來語或淡米爾語),學校授課時間七成是英語授課,另外三成時間為母語教學。

1979年9月7日推行的新加坡華族的講華語運動(Speak Mandarin Campaign,又稱推廣華語運動),至今已持續36年;李光耀要求華人學習使用華語,用華語溝通,即使是無法掌握英文的學生,也能習得一項具經濟價值的語言,就連與李宗盛、羅大佑等人合作過的臺灣歌手黃鶯鶯(Tracy Huang),也曾錄製「大家說華語」一曲,幫忙宣導新加坡「華人講華語」政策;該活動的官方目標如下:

  1. 簡化新加坡華人的語言環境。
  2. 以便加強溝通、了解新加坡華人。
  3. 創建一個講華語的環境,有利於成功實施雙語教育。

1980年的新加坡華人有76%家裡是用方言溝通,到1990年已降至48%,而說普通話的華人家庭從13%增長到30%,然而,因官方控制不同方言在公開場合、媒體獻聲的話語權,加上學校以英文進行課程教學,因而出現講華語、英文的孫輩,跟講家鄉話的祖父母輩難以溝通的情形。

新加坡小學一年級生家庭常用語言比例圖(1980年至2009年)。Photo Credit:MOE Survey at Primary-1 registration,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美好 / 罰款城市(FINE City)

「Singapore , a FINE City.」有著2種意思,代表新加坡是個很好的城市,卻也是一個罰款很多的城市,在「Singapore, The FINE City」網站上就列舉了許多新加坡的罰金政策,例如未成年抽菸會被罰1萬新幣(折合台幣23萬),如廁後沒有沖水罰500新幣(折合台幣1萬1千5百)。

雖然新加坡憲法第14條保障個人集會、言論等自由,但新國的公共秩序利益仍先於個人,因此有「不良刊物法令」(Undesirable Publications Act)、「報紙和印刷品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不受歡迎出版法」(Undesirable Publication Act)、「公共娛樂活動法」(Public Entertainments Act)和「內部安全法」限制了人民的基本自由。

舉例來說,部落格Yawning Bread的作者區偉鵬(Alex Au),由於2013年的一篇探討刑事法典第377A節條文是否有違憲法的貼文,今年初被高等法院判定藐視法庭,罰款8千新幣(折合台幣18萬4千)。

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鞭刑

新加坡至今仍維持著英國殖民時期的肉刑(Corporal punishment),在新加坡犯罪的外國人也會遭受處罰:1994年,美國18歲青年麥可•彼特•費爾因破壞公物被判處易科罰金、4個月徒刑與鞭刑4下,2010年,瑞士公民奧利佛•弗里克因破壞公物被判處5個月徒刑與鞭刑3下。

根據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25至332項,規範鞭刑的適用範圍,大略與殖民時期的《新加坡律例》(Penal Code of Straits Settlements)類似:女性、50歲以上、死刑犯不會被處以鞭刑,而受官方鞭刑的成人,最多被罰24下,青少年則是10下。

《Corporal punishment around the world》一書作者Matthew Pate指出,鞭刑的維持可能和新加坡的社群主義(Communitarianism)有所關係,1991年吳作棟以新加坡政府的名義發表的《共同價值白皮書》(White Paper on Shared Values)就曾提到:

「國家優先於社群,社會的利益先於個人。家庭是組成社會的最基本單位,構成國家的基石。國家至上,社會為先;家庭為根,社會為本。」

《共同價值白皮書》中闡揚國家社會的利益優先於個人權利的價值觀,新加坡也認定家庭是維持國家的基礎,而家長基於合理的管教,有權體罰21歲以下孩子。

簡而言之,強人逝世,新加坡人民有著複雜的情緒,一方面感念李光耀帶領新國邁向現代化,一方面對政府限縮個人自由、資源過度集中在少數人感到不滿。新加坡步入後李光耀時期,現任總理李顯龍究竟會如何帶領內閣,身為反對派的新加坡工人黨、人民黨的未來動向也值得關注。

*如果想要更多資訊,可以參考:

資料來源: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