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納自己弱,才是堅強──台大畢業12年校友給學子們的三點反思

接納自己弱,才是堅強──台大畢業12年校友給學子們的三點反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邊分享一下我個人的經歷跟反思。不論是給台大學生或者其他優秀的孩子們,也是給我自己或其他努力中的朋友。人生路道路上,我們都要不斷學習。

文:林啟維

看到台大在這一週內有3位學生輕生。網路討論圍繞著學校責任、教育、家庭檢討。從台大畢業12年,直到後來才發現,原來身邊不少人是辛苦的、憂鬱的活著。

這邊分享一下我個人的經歷跟反思。不論是給台大學生或者其他優秀的孩子們,也是給我自己或其他努力中的朋友。人生路道路上,我們都要不斷學習。

1. 接納自己弱,才是堅強

唸到台大最大的壓力就是「台大」。還記得當年分發完緊張兮兮地跑去問學長姊:上大學前該做什麼準備?還記得學姊笑笑說:用僅有的這個暑假,好好休息吧!

課業上,曾經都是班上、全校、全區第一名、第二名的,到這邊還是要分個高下。全班總有個第一名,也有被當掉。

不只是成績,社團、課外也都在比誰投入。比誰當上幹部、比誰做過幾次總召、比誰選了學生代表,都是在比比比。大三大四又要比是不是去補了托福、GRE,比誰找到一份好的實習......

說穿了,這些強弱都是比較出來的。

同儕的競爭學習非常好,但是不一定每個人都適合。如果可以選擇,比較的對象應該要設定為自己。

畢竟,那些數據化、量化的指標,定義誰是強者、誰是弱者,很可能不是自己的天賦、熱情所在。唯有不落入客觀數據的競爭,才有機會在未來找到自己的定位。

退一萬步想,即使是苟活庸碌的快樂,我覺得也比勉強自己強取的成就,幸福多了。

所以,能夠接納自己在許多面向上弱,絕對是一種堅強。

2. 有限度的自私

愈競爭的環境中,大家發條上愈緊,必須學習「從眾」,對於自我保護的行為,難以包容。

還記得升大二的暑假,是迎新宿營的隊輔。在人員培訓開始的一週前,我嚴重的扭傷了自己的腳踝,腫了一包、連走路都會痛。而培訓開始,所有隊輔都要練習跳舞。

我問:「能不能pass?我真的需要休息、醫生也說不能動。」

同學說:「我們打球都整天扭傷,照樣練球、照樣上場,這根本是小事情。大家都在練習」

總召說:「不參加練習就退出不要來了!」

退出啊,好嚴重的警告,彷彿在我身上貼了個大標籤──「跟不上就是廢物」

我不敢怠慢,白天練習、晚上看醫生。一天一天過去,情況完全沒有好。最後這個傷痛了兩年,也變成未來隱隱作痛的慢性傷。多年後回想起來,我仍然非常痛恨這些「從眾」的訴求。

在台大對於「菁英式情緒勒索」尤其嚴重。不管是做事情要盡心盡力,很多時候明明跟不上了只好硬上。每個人的生活都可能有突發狀況。往往是周圍的人不能被理解生理、心理、家庭、經濟等因素......輕則當下熬過去,重則影響一生。

知道自己的身體、心理極限在哪裡,做不到、做不來,就放下。把自己顧好最重要。

3. 人生不是唯一解

許多討論都圍繞著關於「選系」、「選校」制度這件事情。

我認為這是假議題。就如同創業找題目一樣,一個產品、一個領域、一個產業,選擇的時候能夠保證我們熱愛、做得好、未來會賺錢?連創業者賭身家都會犯錯,更何況是18歲的高三生。真正的重點是:選擇錯誤後,有沒有勇氣重來、如何重來、社會是否允許重來。

在台大我認識好幾位朋友,在大四唸完書之後,跑去轉考別的研究所、甚至重考大學的朋友。這些人,甚至原本已經唸到台大的前幾志願。

我在UCLA的時候,有好幾位朋友在大四畢業的gap year,決定花一到兩年的時間跑去社區大學(在美國相當於大一大二的學程)重修生物、法律,準備從文組跨到醫、從理組跨到心理......

在大四畢業或gap year期間,當其同學可能都在唸研究所、開始工作,這些人正在重新唸大學、或者準備重考。但這些人做的選擇,其實我相當佩服。一定多少承擔了身邊每個人的問題、甚至眼光。

記得有一位美國朋友曾說:「我花了4年發現我不喜歡這個科系,然後又花2年重新準備。可是我也才浪費了6年,就確定未來60年我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這才是真理啊!

難道我當年在台大電機系的價值只能當工程師?想想,電機系讓我認識那些很厲害的酷同學,電機系帶我去美國,擴大我的人際視野,也開啟我創業9年間許多的機會。

那唸書或成績重要嗎?

努力學習象徵的是在那個當下,是不是能夠好好的do your job,一種責任心的表現。如果學習到的東西,剛好未來人生中用得上,那恭喜賺到了。但在我們無能為力或毫無興趣的時候,這些學習並非唯一的選擇。

人生的路很大,永遠要記得,未來的事情沒有唯一解。

延伸閱讀

本文經林啟維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