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馬拉巴爾軍演,美日印澳「劍指中國」的華麗盛會

印度洋馬拉巴爾軍演,美日印澳「劍指中國」的華麗盛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美國選舉的浩浩蕩蕩,一場別開生面的軍事演習也在寧靜的孟加拉灣上不寧靜的展開,此次軍演意義重大在於澳洲再度為美日印三方接納,為何會是「再度」?而復合的契機又是什麼?是筆者希望傳達的。

當美國正因總統選舉而陷入動盪不休的狀態時,遠在一萬多公里遠的孟加拉灣正在進行一場意義不凡的海上軍事演習,代號「馬拉巴爾」(Malabar)。

馬拉巴爾軍演簡史

馬拉巴爾軍演源自於1992年,起先為印美兩國聯合演習的雙邊平台。但在1998年印度公開進行核武試爆後,美國為制裁印度便暫停此平台,直至2002年因反恐戰略考量,故又恢復此機制。演習場域多為印度洋、孟加拉灣,但直至2020年,又斷斷續續地在阿拉伯海、日本外海、菲律賓海等地舉辦。

印度及美國為當然成員,在2007年時曾擴大邀集澳洲及日本,但因諸多原因而終止。之後日本在2014年成為固定成員,澳洲則於今(2020)年再度加入

2007年印日加入與無疾而終

為何2007年時印度與美國會將演習規模擴大,將日本與澳洲拉入?

多數人皆將該年日本與澳洲的加入,歸因於該年東協區域論壇時,印美日澳四國官員的場邊會晤。但實際上在2006年時美日澳三國外交部長戰略對話機制就已建立,次長級更是在2002年早已啟動。而印度則是在2006年5月時與三國建立次長級戰略對話。

此外,時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晉三也在積極推動「自由與繁榮之弧」的外交戰略構想,鼓吹日本與印度合作,並聯合美國與澳洲,突破地理框架限制,共同建構一連結太平洋、印度洋並且具有民主價值觀的擴大版亞洲。之後印日兩國的密切往來自不用多說,也促成了隔年4月第一次軍演時日本的加入。

澳洲在亞洲的角色一直被視為如同日本一般為美國的扈從者,因此美、日、澳三者之關係便略過不談。

澳洲與印度在歷史上雖然皆有位英國殖民之經驗,但地理位置的因素,致使雙方在2000年以前並未有過多的往來。在千禧年之後,美國開始將印度視為維繫南亞區域安全的重要關鍵而重啟互動。時任澳洲總理霍華德(John Howard)於該年7月訪問印度之後,兩國的經貿、政治、軍事關係便開始加溫。

國防軍事方面,雙方在2001年6月進行外交部長對話、2003年雙方的國防智庫進行互訪、2004年南亞海嘯在人道救援上雙方有所合作,印澳之間的戰略關係在2006年時,因雙方簽署了國防合作的諒解備忘錄而來到新的階段,最後的成果就是2007年澳洲加入馬拉巴爾軍演。

但該次軍演之後,美日印澳四國聯盟(QUAD)因面臨政黨輪替,亦或反對黨質疑,以及中國的不悅而草率收場,馬拉巴爾軍演又回到印美兩國的雙邊模式。直到今年,因國際情勢面臨巨變,四邊交流才又浴火重生。

2020年澳洲重返,意在中國?

若我們從參與成員來看,印度與中國的邊境衝突、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澳洲對中國滲透的清查、日本在釣魚台與香港議題的態度,都顯示四國對於中國的姿態是對立的。

且若從舉辦地點觀之,以2002年為起始點觀之,直到2014年日本加入之前,印度周邊外海六次、阿拉伯海兩次、孟加拉灣兩次、菲律賓海一次、日本外海兩次。但2014年之後,菲律賓海兩次、孟加拉灣三次、日本外海一次、印度周邊外海零次,孟加拉灣及菲律賓海所佔比例明顯增高。

另外今年之軍演共分兩階段,第一階段在孟加拉灣,第二階段在阿拉伯海,結合中國在南海以及印度洋頻繁出沒的作為,不難想像其目的為何。

而對於澳洲的加入,中國一如既往地氣急敗壞。中共黨媒《環球時報》更是刊文警告澳洲將會付出慘重的代價。事實上2007年四國聯合軍演、2017年澳洲申請重新加入,皆因為中國的憤慨而中止更進一步的進展。但此時今日,四國對於中國的態度已有共識,致使中國無法在度如願以償。

未來的變數

而未來最大的變數即在於美國的總統究竟會是誰上任?雖然無論是拜登(Joe Biden)或者川普(Donald Trump)上台,美國對於中國的戰略大方向並不會有所改變,但在細部的手段就很有調整的空間。而這勢必也會影響到另外三方對於中國的政策方針。因此,此次軍演固可視為四國之間關係更上層樓的象徵,但是否會如2007年時一般戛然而止,或許無人能夠回答。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