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說到底現在會缺工,是我們台灣人自作孽的結果

林立青:說到底現在會缺工,是我們台灣人自作孽的結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缺什麼缺到靠北,所以錢超多超好賺,大家快點去做」,任何人寫出這種報導,只要是做工的看到這種新聞,不管是幹什麼的立刻就會翻白眼罵下去。因為現實世界中,專業技術工只要達到一定水平以後,不會特別強調哪一種特別好賺,那種超好賺的日薪也並非常態。

文:林立青

這兩天還是有各種缺工新聞出現,然後有些記者朋友們開始恐慌,說「我真的聽到營造建設的老闆它們喊說缺工啊」、「到底為什麼缺工寫出來寫不管寫多少錢都被罵」、「為什麼我們聽師傅們的話寫說年輕人不來整個留言都會炎上」。

我決定來談一下缺工的狀況和真實的情況。

在討論缺工以前,有一件觀念要先告訴每一位對這議題有興趣的人。這關係到媒體的困境,我會建議記者朋友們買一本《營建物價》,也可以上網去買電子版,至少你不會被罵太慘。雖然那通常是發包單價而非工人實際拿到的,但買營建物價以後你會發現其實就算是公共工程的調查指標天書,也是所有工的待遇差不了太多,有專業都會有一定水準。

說特定某種工缺工缺到薪水有多高,多半都是以偏概全的記憶點,或者是突發的少數狀況,而非真實狀況。

通常你買一本《營建物價》以後再買一份當地報紙,大概心裡就會有底了。

真實工地現場,我們不會特別去強調「現在缺什麼缺到靠北,所以錢超多超好賺,大家快點去做」,任何人寫出這種報導,只要是做工的看到這種新聞,不管是幹什麼的立刻就會翻白眼罵下去。因為現實世界中,專業技術工只要達到一定水平以後,不會特別強調哪一種特別好賺,那種超好賺的日薪也並非常態。

真實的工作現場,其實要從低技術工談起,慢慢談到高級技術工,或者擁有自己工廠店面品牌工具設備及大量人脈的包商。這之間之中是有極大差異的,大概就等於康是美的工讀生和台大醫學院的院長等級之差,你也可以想成補習班印講義的工讀生和中央研究院院士。

你沒有看錯,工人之間的工作能力以及水準薪資收入差異,就是康是美工讀生和台大醫學院院長的差別,或者是大學系辦印講義的工讀生和中央研究院院長差別。我們台灣人不覺得同屬醫療產業的康是美工讀生,和台大醫學院院長是同樣的等級,自然你也不應該把進工地第一天幫忙資源回收的臨時工,和國寶級木作雕刻匠師藝師一樣看待。

同樣的,你既然知道中央研究院的院士程度,不是隨便找一個臨時工讀生可以替代,又怎麼會認為優秀的師傅技術專業,可以隨便找移工來取代呢?

同樣都是搬水泥好了,那種專業開車送水泥,搬一包水泥收10元,一天隨便搬500包以上的水泥搬運師傅,和一天只有1100元的臨時工,你覺得效率和工資會一樣嗎?

當然你也可以替換成各種職業的極端差距來套用在工地上面,例如把偏鄉的里幹事和行政院院長蘇貞昌相提並論,如果你覺得看到這裡覺得奇怪,那你就會開始知道為什麼會缺工了:這個國家從頭到尾,都不尊重勞動技術者的專業。

說到底,現在會缺工,是我們台灣人自作孽的結果。

我們用最低價標來壓低勞工待遇薪資,導致人力斷層,可預見的未來我們會將重大工程交給外國人去做。這沒什麼不好,徹底砍掉重練我覺得可能才是台灣之福。

因為以前就是這樣的,未來也應該這樣,我們讓外國人來教我們如何好好蓋房子。

專業的養成要從職業的文化和社會的尊重開始講起,而台灣這點做得更爛。台灣從義務教育開始,就會聽到老師說不好好讀書可以去做工,現實中更生人出獄以後不能去學校、法院、行政部門、公家機關應聘,但這些人可以來到工地現場工作。

所以這差別極大,你沒有認真談工地的專業養成,就會發現根本沒人聽,而我們的文化一直以來也沒有認真對待這點。沒有人認真討論過這些社會上求職弱勢者到工地可以做什麼。

事實上,這些人一開始只能從事政府部門所謂的「雜工」,或者說「粗工」「臨時工」,這種工作是工地的入門工作,也是程度差距最大,流動率最高,最沒有保障的工作。在很多很多年前,所謂的粗工指的是專業的體力工,但後來逐漸成為只要是體力工就好,現在的粗工已經逐漸變成了「沒有地方去才去做的工作」,多半從事搬運清潔拆除的入門工作,而專業的搬運清潔拆除則另外有專門的人在做。

這也是一大誤區,從我踏入工地的這10多年來,粗工的薪資待遇不但沒有提升,甚至還在降低。我在中部的一個朋友就常用總統計年來說台灣粗工的待遇:李登輝時代粗工一天1700,陳水扁時代粗工一天1500,馬英九時代粗工一天1300,蔡英文時代粗工一天1100。

為什麼?因為不被重視,因為所有人都可以去做,粗工承接了大量的失業人口及老殘窮弱,甚至連麥當勞、便利商店都不要的也帶來充數。

粗工的待遇沒有提升,另一個原因是在工地現場,這些臨時派遣人力必須面對最多競爭,凡失業的、跑路的、躲債只能領現金的,人格信用破產必須另找工作的或者白牌移工,都會從粗工開始做起。這些人沒得選擇又必須工作,所以他們會被人力仲介抽成,加上政府開放公共工程使用移工,也造成大量的移工開始拉低粗工收入。

我這一代年輕人說的22K定錨,放在粗工這個職業上,就是移工一天平均薪資不到700元。所以離開台北以後,有些地方請粗工就是800元,好一點的台北約略是1300,但便當涼水自己付,安全帽與鞋手套也是自己準備。

那有沒有好的粗工?當然有,但是多半會有幾條路,第一是被優秀的包商或者師傅們「打包」,直接帶走去「賺實在的」,免去人力仲介抽成;第二是專精於搬運拆除清潔這些技能,而直接變成技術工或包商;第三是直接跳過人力仲介,直接被建設公司或者是營造公司聘為「長工」來尋求保障。在有信任關係的基礎下,有些粗工的收入可以來到2000元,端看有沒有被抽成而定。

這裡也要說到,台灣每次缺工就喊開放移工的政策,也讓台灣後繼無工,為什麼?因為大多數人第一次接觸工地很可能就是粗工,在沒有人要收你當學徒前,多半是從工地打雜的粗工開始當起。另外,如果你受不了老闆離職,發現自己不想學技術想跳槽又需要有臨時工作,或者是技術被淘汰,接案時工作不穩定,專業無處發揮,也可能去工地當粗工。

工地粗工的薪資在我看來,是社會另一種安全網,提供自食其力的一個方向,很可惜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它都已經逐漸失去功能,而這些是被我們的政策玩殘的。

勞工的收入待遇取決於社會要不要保護這些工作,就和公務員一樣,但沒有專業能力的入門者要面對一天700元的移工競爭,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優秀心血投入。

台北大巨蛋工程現場(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接著我想細談一下學徒,過去在100多年以前,有一個行業也是學徒制,直到100年前日本人統治台灣,認為不應該用沒保障的師徒制度來傳授技術專業,於是建立完整的技職體系教育,並且壟斷這個行業的執業資格,嚴格控管學習這門技術的人數,並且限定菁英才能受這個行業的教育,往後在日本人的制度下即使改朝換代,台灣人依舊特別敬重這個職業。這個職業叫做醫生。

但台灣沒有把辦教育辦技術的經驗,好好用在其他地方,於是其他日本人沒有管的學徒制度亂七八糟,技職體系也是一樣。我尤其受不了那種瞎喊以前技職教育多棒的智障,你去看看以前的技職教育和現在的比較,就會發現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爛。只是以前業主的要求標準更低,以前的技術成分含量也沒有這麼高,以前人們的選擇更少,所以只好忍耐著,加上以前的時代景氣好,豬搭上飛機也會比山高,狗搭高鐵也比超跑快。

學徒制度的問題在於,很多師父技術不夠專精,沒有辦法管理團隊,沒有誠信以及同行的信任,沒有品牌能力,沒有學習新知,不願意投資新式工具設備,又他媽不會教,只學會和中華民國政府一樣壓榨基層人力你就懂了。而你只要想到一些職場上的主管有專業能力在整天生氣,但他媽的永遠不知道他在供沙小話說不清楚,就能懂什麼叫做「會做不會教」。

這種狀況下,很多學徒做一做就跑了,有些學徒則是運氣不好,換了兩個三個老闆,才終於遇到一個願意傳授技術經驗的人。這十多年來,因為大環境不好加上政府帶頭壓榨勞工,這種遇到無良老闆的比例越來越高,難怪年輕人不願意當學徒。

另一個問題是,當學徒的收入也只和粗工相去不遠,台灣工地論壇的月經題就是:「我的學徒領到薪水也不說一句話,就再也不來了」和「我老闆一天才給我1000元,根本人渣」這種低等級的內容,可以看到完全沒有制度和組織方式,管理能力也很低落。由於粗工學徒的待遇一樣爛,一樣沒有保障,所以現在根本沒有年輕人要做,即使我們工地有一個潛規則是學徒保證會比粗工多,師父要負擔工具設備還有食物飲料,但還是沒人要做。

為什麼?幹因為老人也不想做啊,我也不會隨便鼓勵年輕人去當學徒,我到現在為止幹了10多年,只有帶人拜師4次,為什麼?因為值得拜師的師父很少啊,願意投保勞保、願意保工、願意周休一日以上、願意好好教學徒的人不是這麼常見啊。能夠遇到一個給制服穿、有保勞健保、周休一日以上,還真的有能力教、有專業技術、業內評價良好、值得信任的,大概就先刷掉我們這個行業90%整天靠北沒人要做工的人了。

從學徒開始做起,大概半年或一年以上,會進入一個身分,我們通常說的是「半技工」,指的是有一定能力完成師傅交代的工作,但沒有辦法管理他人,無法全盤判斷狀況和施工,沒有估價能力也無法處理突發的情形,但是可以在師傅的指揮下作業。

台灣對於半技工的理解非常亂,不管從薪資和定義上都一樣,所以也很多人會直接應徵半技工,例如職業學校相關科系領有類似證照,或者是學徒受不了前一個老闆跳槽直接自稱半技。台灣的工程管理也很奇怪,甚至會說是小工,但多半我們實際工地現場管理者的定義是,沒有辦法獨自作業,卻已經有一定經驗及施工能力的人。

這裡有一個趨勢是,現在很多人半技工學一學就自稱師傅了,我就有遇過學水電學一年覺得師傅都沒有要栽培他,跑去水電材料行和特力屋看一看以後就說自己懂了進貨管道,打算自己承包,結果當然是出大包灰頭土臉的回去重學。

半技工的困境在於有些技術專業不見得可以遇上,以前說所謂的三年半出師,其實指的是你可能要跟著師父完成幾場工作以後從中學,這還包含了材料到底該怎麼買,工具該如何使用,進度如何安排。這沒有辦法看Youtube就馬上懂,總是要有操作有練習才有可能真的掌握技術。偏偏現在這個時候最需要個性穩定,並且慢慢改變生活習慣,讓自己除了工作專業以外還要累積存款,慢慢創業或者是取得證照,把專業工作累積到最好等。

以台灣現階段的缺工,我們缺的就是至少半技工以上的工,雖然我對公共工程品質不予置評,但事實上台灣現在非常缺半技工以上的工人,這也讓很多人學一半就亂跑出去拉低評價,因為我們台灣人整天喊尊重專業,你去問問看大家叫瓦斯、叫冷氣、叫水電工來的時候,有看過證照嗎?都嘛是只要有人就好。

所以大家對於公共工程的品質要求低落,也不覺得做工專業,自然沒有人認真討論到底為什麼勞工需要穩定的收入保證來好好學習。

為什麼現在年輕人不願意做?為什麼以前大家都說工地可以賺快錢現在不行?

很簡單,因為養成期很長啊,半技工還只是一個開始,還要再經過一兩年才有可能變成技術工,能夠獨當一面,能夠管理帶人,能夠開始準備存錢購置工具設備貨車創業。這段時間太長了,你要變成一個技術工,大概從學徒開始要2年到3年,要能夠創業,多半還要在3、4年的時間建立人脈,保持和老闆的良好關係,熟識供應商材料商及設備商,然後買貨車工具後投入。這就像是館長的肌肉一樣要練個10年,沒有10年功是很難穩定立足的。

而你今天看到設備、工具、人脈都全備的師傅,他們怎麼可能沒工作?根本滿到不行,根本約不到!

金門家扶中心扶幼館上梁 預計109年9月完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所以我一直很討厭那種「工人都一樣」的論調,事實上就是不一樣。只是我們國家公共工程的品質,是找幾個監工、幾個技術工,盯著移工、看帶著移工做也可以做出來,反正幾年後就壞掉也沒差。更重要的是把原本應該要給勞工的待遇,用開放移工來壓低。

過去政府只要缺工就喊開放移工,結果就是年輕人看到以後就知道傳統產業沒未來了。你想想可以開放移工來跟你競爭,那你還要幹嗎?尤其是你開放的結果,是建立在壓榨移工的奴隸制度上,智障才要踏進去當奴隸,另外政府政府帶頭都用最低價標得承包制度,包商跟著用內部承包制度來拉低,現在已經沒有人要繼續做最基礎的工作了。只是那是另一個工程問題,而我懶得再打字了,我覺得已經講太多了,臉書不適合寫超過5000字的文章。

今天缺工的重點,在於你今天開放移工會來的是專業的技術工嗎?如果是的話他在母國就很好過了,今天一堆白癡政客和建商,整天只想著開放移工,你開放來能有什麼工程品質?

另外,我們到底還要打壓下一代年輕人多久?我從15年前出社會時,就整天聽說年輕人不願意好好做,或者整天說是廣設大學的後果,在我看來都是老廢糟蹋年輕人的藉口,沒有人願意好好分析,到底今天投入工地你要做好什麼心理準備,沒有人談現在營造工地、建設工地的學徒、粗工起薪,比便利商店以及麥當勞還低。只是畫一些大餅說出師以後賺很多,這些都不完整,不認真。

你說去工地久了以後會出師,你以為小7店員不會啊?只是人家重視的是到底有沒有穩定工作排班。現在去便利商店時薪158,8小時一天就1264還有勞健保,而且跟工地工作相比離家近得多,又安全更多。做晚班時薪165,一天1320,你工地老闆有辦法保證每天有工作嗎?

前途?去工地有前途,小7沒有嗎?是沒有看過揪團日貨連線代購代買,加上小7限定景品,訂購以後副業薪水比正職高,當然也比工地賺得多的人嗎?是沒有看過熊貓外送送到後來和手搖杯店家餐廳都打好關係每天很開心、可以顧店又可以接單的人嗎?

如果我們今天負責任,就應該要好好的分析,好好的談今天工地的狀況是什麼樣,哪些人可以出師以後獨當一面成為穩定的包商,哪些人可以在購置設備以後建立口碑品牌。要怎麼建立名聲,提出代表作品,讓自己有不可替代性,那些取得工作的管道很重要,能夠讓你接案更穩定。

而技術至上的專業匠師們又有什麼樣的技巧和心得,我們應該要分享的是這些。然後找到還是願意投入的,喜歡工程的,有興趣的人來,慢慢花個幾年建立名聲,給予尊重,這樣才有未來。

我們該承認的是沒有人好好談這些,滿朝文武整天只會瞎喊開放移工,所以當然沒有人要來做,現在騙一堆年輕人來入行,威脅開放移工讓外國年輕人來入行。這都無解。

重點是,不要在缺工以後就整天產出一堆沒有用的缺工新聞了,寫寫這樣的真相吧。

PS. 下周六(11月21日)我會在什木工地談這個議題,並且談得更深,也談趨勢和可以改變的作法。

本文經林立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