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宅急便》:其實是一部職場工作守則

《魔女宅急便》:其實是一部職場工作守則
Photo Credit: 《魔女宅急便》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宮崎駿的卡通《魔女宅急便》完全顛覆了我對「魔法」+「女性」這兩個關鍵字合起來的既定印象,說的是一個清純少女的成年儀式。

文:林亭安 Ann Lin

如果提到穿著黑衣服、騎著掃帚飛的女性,你會想到什麼?在我小時候,那是專屬巫婆的形象,而且還得加上滿臉滿手的皺紋,對著鍋爐咕嚕咕嚕念著咒語,笑聲尖銳邪惡;但宮崎駿的卡通《魔女宅急便》完全顛覆了我對「魔法」+「女性」這兩個關鍵字合起來的既定印象,說的是一個清純少女的成年儀式。

《魔女宅急便》述說,魔女界的傳統,女孩在滿13歲那年,必須離開家鄉,到遠方選一個沒有魔女的城市獨立生活一年;小魔女Kiki,因而帶著他的小黑貓吉吉,到新的城市開始一場冒險的旅程。

cc6a05bd8ae721da827daf2ba13b8934
Photo Credit: 《魔女宅急便》劇照

在我心中,宮崎駿的動畫,部部都是經典,然而,相較於諸如《神隱少女》、《天空之城》、《龍貓》等作品,《魔女宅急便》的討論度沒有那麼高,但每次看《魔女宅急便》,都讓我有被鼓勵的感覺,尤其是影片後段,Kiki的魔法消失,職涯遇到瓶頸,與畫家烏露絲拉深談的那一段,每一次看都很有感覺。

我第一次看《魔女宅急便》是在2006年,那時我在藝術大學念廣電系在職專班,我們這組同學把這部動畫改編成廣播劇。在職班跟一班大學生不同,我們的年紀比較大,也多有些社會歷練,儘管如此,當時我們這組的同學,除了芬姊是已婚的職場媽媽以外,我跟其他人都還未婚,因此在解構這部電影時,我們的角度也都還很年輕,當時,我們的切入點是「壯遊」(Grand Tour)。

壯遊是歐洲自文藝復興時代流傳下來的傳統,類似《魔女宅急便》提到的魔女界傳統,他們會鼓勵即將成年的孩子,遠離家鄉到陌生的城市生活一段時間,藉此磨練孩子獨立生活的能力;也因為這個傳統,有了大家熟知的「空檔年」(Gap Year)名詞。

20170429161716_57
Photo Credit: 《魔女宅急便》劇照

2006那一年,我已經工作滿十年,對於未來,雄心壯志早已被深度疲憊取代;我大學畢業沒多久,便進入外資金融機構擔任研究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過著朝七晚十幾乎沒有假日的國際金融市場看盤生活;當時的我沒有看到「壯遊」的挑戰性,只看到可以離開熟悉地區,到遠方遊歷的逃離,所以在解讀《魔女宅急便》時,對Kiki到遠方城市居遊的綺麗與浪漫,大過離開舒適圈的的積極與勵志。

今(2020)年再看《魔女宅急便》,感受與14年前遠遠不同;除了佩服魔女的父母們,有放手讓孩子到遠方獨立生活的勇氣,也透過Kiki在新城市裡的謀生,看到職涯的經營與遇到瓶頸時的處理;此時已為人母8年的我,也會思考,透過《魔女宅急便》,我的孩子可以學到什麼。

找到自己能提供的價值

甫進入新城市的Kiki是充滿挫折的,除了對交通規則沒有概念,幾度在天上為了躲橋樑高樓,差點引發地上的交通事故外;這個城市裡的人沒有人見過魔女,對她的特殊專長與衣著側目以對,還好遇到了麵包店老闆娘索娜收留了她。

Kiki與索娜相遇的機緣,是滿心挫折的Kiki,思考著沒有專長的自己,該做什麼工作謀生,剛好一個推著嬰兒車的媽媽剛離開索娜開的麵包店,卻把娃娃的奶嘴忘在店裡,索娜怕娃娃哭,碎念著要把奶嘴趕緊還給客人;Kiki在此時,看到了她能為別人提供的價值,主動釋出善意,幫索娜把奶嘴還給客人;這樣的善意,不但得到了索娜邀請她住麵包店的回饋,也開啟了她以快遞為業的契機,Kiki想,既然她只會飛,那就以這個為業吧。在這裡,我看到了職涯規劃,甚至是成立新事業很重要的一個關鍵——自己能提供什麼服務,來滿足大眾的需要,甚或是,自己能提供什麼服務,來滿足消費者自己還沒發現的需求。

20200607094426a9f2f60b2a965b132b3e2f0107
Photo Credit: 《魔女宅急便》劇照

設身處地為客戶解決問題

Kiki正式在麵包店裡開始了她的快遞業務,除了認真負責的執行每個任務外,某一次,一位老奶奶打算請Kiki急送一個現烤的派去給孫女,但因烤箱故障,無法烤派,老奶奶本來打算放棄,Kiki卻積極為老奶奶設法,協助老奶奶達成心願,把要給孫女的派烤好,並不畏風雨交加的天氣,保護著這個剛烤好的派,盡速送到指定地點;Kiki使命必達,以及積極為客戶解決問題的態度,更是職人能長久屹立於職場的重要特質之一。

職涯瓶頸時的處理

然而,不管專業再怎麼厲害,再怎麼盡心盡力,都還是會有遭遇瓶頸的時候,這時該怎麼辦?Kiki因緣際會認識的女畫家烏露絲拉,給了她很大的啟發。

烏露絲拉說,其實魔法也像畫畫一樣,像她也有常常畫不出來的時候,這時候能做的,也只有原地踏步了,除了畫畫,還是畫畫,可是如果還是沒辦法的話,那就什麼都不畫啦,散散步、看看風景、打打瞌睡囉,或是什麼都不做,時候到了,就會突然想動筆畫畫了。

烏露絲拉這段話,讓我特別有感。我多年的工作都是在寫稿,在金融機構寫研究報告,去〈2019〉年在專業雜誌社寫稿,我雖然熱愛文字,也長期靠文字為業,腸枯思竭卻也是常有的事;但在截稿壓力下,我能做的,就僅能是不斷的寫,不要管寫出來的東西順不順,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寫到後來,這些看起來卡卡的,甚至毫不相關的一個個段落,透過整理,通常就能化為一篇完整流暢甚至有觀點的文章。

然而,我去年在職場上,遭到嚴重霸凌,在忍耐著種種攻擊,持續工作幾個月後,我除了每個禮拜只要到了星期天,就會有非常嚴重的Monday Blue之外,我還幾乎失去了寫字的能力與信心;大學畢業之後,我就靠文字維生,即使不在職場上,我的心思情緒也靠文字抒發;《魔女宅急便》裡的Kiki失去飛行能力時說「沒有魔法的話,那我就是一個一點用都沒有的人」,像極了當時的我,失去了文字書寫的能力,我還是我嗎?

我警覺到,這是動搖我整個人根本的事,因此決定辭職。辭職後,整整有兩個月,我連一個完整的句子都寫不出來,我當時的處理方式就是休息,徹底讓自己放鬆休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大量的閱讀,大量的看劇;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書寫的慾望再度萌生,我知道,我開始復原了。

01010001103
Photo Credit: 《魔女宅急便》劇照

超越自己天生的限制 勇敢跨出舒適圈

Kiki一直覺得,飛行,只是她與生俱來的能力,不是什麼特別的專長;然而,烏露絲拉說,這是一種遺傳,魔女的遺傳、畫畫的遺傳、做麵包的遺傳......每個人都有他與生俱來的特質。

我覺得,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特質的人,是幸福的;我從小淹沒在大人與社會的期待裡,隨波逐流的活了好多年,卻愈活愈空虛,三十幾歲時,即使有外在看起來還不錯的工作頭銜與收入,卻愈來愈不快樂,我才意識到,我可能沒有依照自己的特質活著;藉由文字抒發自己的心情,整理自己的思緒,我才發現,原來,雖然我的文筆不是特別好,但是,文字帶給我強大的安心感,既然如此,那就往這條路上去走吧!

人不是鳥,天生就不會飛,《魔女宅急便》裡的魔女卻會騎著掃帚飛行,這似乎是個隱喻,要我們不畏天生的限制,勇於超越自己;而小魔女遠離家鄉到新城市獨立生活,新城市不只是地理上,我們不熟悉的地方,也可以是我們不熟悉的專業領域或興趣專長,這種脫離舒適圈的勇氣,可以廣泛適用在每個年齡層,並不只是青少年。

我的孩子現在才小二與大班,等他們大一些,我想要跟他們一起看《魔女宅急便》,交流彼此的觀點,期待他們長大以後,也能跟Kiki一樣,當個勇敢、負責、積極、體貼的大人,而這些特質,也是已為大人很久的我,必須學習前進的目標。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