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后翼棄兵》導演:你可以定格任何一個畫面,因為這些棋局都是真的

Netflix《后翼棄兵》導演:你可以定格任何一個畫面,因為這些棋局都是真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演Scott Frank終於成功把《后翼棄兵》搬上螢幕,他也認為在全球疫情爆發之際,本劇的故事內容,勢必能向觀眾傳遞面對逆境的勇氣,並展現能夠與當代社會連結的議題。

文:邱昶維(DCFS編輯部)

Netflix迷你影集《后翼棄兵》,改編自198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講述天賦異稟的西洋棋棋手Beth Harmon,憑藉精湛的西洋棋棋藝,成功在1960年代美國社會大放異彩,但她從小喪母、無所依靠的身心狀態,也伴隨著長年的鎮定劑和酒精成癮,漸漸引發其壓抑內心的恐懼與焦慮。

該原著小說涵蓋童年創傷、藥物成癮及女性主義等議題,曾受到多位影視創作者青睞,但最終皆改編未果,直到導演Scott Frank接手項目並編寫劇本,深入刻劃主角的身心狀態,並透過棋局設計、典雅服裝,跟古典配樂等,令劇情在緊湊不安與溫暖勵志之間,取得良好的平衡。

THE_QUEEN'S_GAMBIT_(L_to_R)_ANYA_TAYLOR_
Photo Credit: Netflix

影集長度形塑人物,營造棋賽的戲劇張力

「如果這是一部電影,你會錯過許多小說裡的精彩情節。」 ——《后翼棄兵》導演 Scott Frank

歷經近四十年的延宕,該原著小說曾多次預計改編成電影,並輾轉交由導演Bernardo Bertolucci(貝托魯奇)、演員Heath Ledger(希斯萊傑)等人經手,但最終皆因故未能實現,所以本劇導演Scott Frank決定將其改編成迷你影集,並認為:「這個故事之所以一再改編失敗,是因為這個故事不適合那些時代。」

「擁有天賦的頭腦真的可以算是一種詛咒。」Frank表示,他的編劇出道作《我的天才寶貝》,即是在描寫天才兒童對周遭人事物的格格不入,所以當他看到原著小說時,他很快就產生興趣:「這本小說的概念在於主角同時是自己的反角,我認為這實在非常有趣,而且透過西洋棋天才的故事,能夠非常完美地呈現這個概念。」

如何呈現精彩的西洋棋賽局?

「拍攝西洋棋比賽曾經是我最擔心的部分。」Frank坦言,為了研究如何拍攝精彩的賽局,他曾觀看電影《出棋致勝》,並發現要訣在於演員比賽過程的情緒變化,而非棋盤戰況;因此,Frank設定每一場比賽都有一個主要戲劇走向,並利用長鏡頭、快速剪接、縮時攝影、分割畫面,以及改變場景色調等手法,營造不同比賽之間的獨特氛圍。

而為了呈現專業西洋棋賽局的詭譎莫測,劇組更邀請西洋棋大師設計劇中的所有棋局走法,並令演員確實執行所有西洋棋棋局,即便是高難度的「快棋」比賽,Frank強調:「你可以定格任何一個畫面,因為這些棋局都是真的。就算你有時候會看不到棋盤,演員們也都確實在移動西洋棋,因為他們完全知道這些棋子該走到哪些位置。」

QG_101_STILL_02_00118295RC
Photo Credit: Netflix

棋盤風格的服裝外觀,參考復古髮型及妝容

「只有主角的服裝是一種極簡風格。」 ——《后翼棄兵》服裝設計 Gabriele Binder

「一切設計都源自劇本。」服裝設計Gabriele Binder解釋,考量到劇中的西洋棋比賽背景,她率領團隊親手設計、製作絕大部分的服裝,並以對稱圖樣、線條滾邊等俐落外觀,凸顯西洋棋對主角生活的影響:「這些服裝應當襯托主角或悲傷或快樂的時刻,並給予她經歷整個故事的能量。」

根據不同材質、色調及款式的搭配,Binder給予主角從不安到自信、從女孩到女人的個人化服裝特徵;例如,劇集結尾之際,主角的服裝外觀即啟發自西洋棋子「皇后」的外觀,除了是以厚重的白色羊駝毛製成大衣及貝雷帽,褲子也以強韌的彈力紗編織,展現她默默找回自信的身心狀態。

The_Queens_Gambit__Season_1__End_Game__1
Photo Credit: Netflix

反映內心世界的妝容設計

「這個角色的特色就是,她非常有女人味而且非常有魅力。」化妝師Daniel Parker表示,透過參考1950-1960年代好萊塢女星Natalie Wood、Grace Kelly及Marilyn Monroe等人的形象,他把髮捲固定在假髮上一整晚,以形塑波浪狀短髮,並與導演、演員跟服裝設計等人,一致認定「紅髮」是最適合主角展露性格、搭配服飾的外觀。

此外,像是植村秀假睫毛、紅色啞光口紅及咖啡色眼線筆等,Parker也依據人物心境發展,在顏色、畫法等運用上有所區別。像是主角失意時,模仿歌手Mariska Veres畫的突兀下眼線,或者比賽獲勝後,帶有自信魅力的濃豔口紅,Parker皆巧妙透過妝容細節的變化,暗示主角多變的心路歷程。

TQG_104_Unit_00367RC
Photo Credit: Netflix

闡述主題的配樂元素,樂器音色彰顯不同世界

「隨著主角身處的世界越來越大, 在配樂裡增加樂器似乎也是必然的事情。」 ——《后翼棄兵》配樂師 Carlos Rafael Rivera

配樂師Carlos Rafael Rivera與導演Scott Frank相識已久,早在Frank剛接手項目時,他就先介紹原著小說給Rivera閱讀,並請託其製作本劇配樂。於是,Rivera憑著自己對劇情畫面的想像開始創作,並在劇本剛完成之際,便以多種音樂元素寫出主題曲,他解釋:「我希望能寫一首音樂,涵蓋主角在故事裡會遇到的所有事件主題。」

隨著拍攝結束,Rivera跟Frank開始合作,兩人決定先以鋼琴和大提琴,呈現主角的孤兒院生活,之後再逐步加入銅管樂、弦樂、管樂等樂器,以管弦樂元素呈現主角的西洋棋棋手生涯,從中區別現實生活跟理想生活的狀態。

不過,當Rivera開始為劇中的二十多場西洋棋比賽,譜寫可以通用的比賽配樂時,他的作品卻一再遭到退回,Frank甚至嚴正對他表示:「你不是在寫這部劇的配樂。」讓Rivera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創作方法,並根據主角每一次比賽前的心理狀態,另外譜寫專屬配樂,而他也不因此感到被冒犯,反認為這種直白的評論,有助於聚焦彼此的創作目標。

「這是我從事這行三十多年以來,最美好的一次拍攝經歷。」 ——《后翼棄兵》導演 Scott Frank

歷經兩年多的創作歷程之後,導演Scott Frank終於成功把《后翼棄兵》搬上螢幕,將原著小說未能被影視化的缺憾給彌補,而他也認為在全球疫情爆發之際,本劇的故事內容,勢必能向觀眾傳遞面對逆境的勇氣,並展現能夠與當代社會連結的議題。

參考資料:composer, jumpcutonline, forbes, ew, marieclaire, goldenglobes, popsugar

本文經DC Film School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