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前阿里巴巴員工就已創辦130間新創公司,台灣不流行創業的原因是什麼?

光是前阿里巴巴員工就已創辦130間新創公司,台灣不流行創業的原因是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撰文:傅長壽(Matthew Fulco)

多年來,台灣的法規和資金環境不利於扶植新的創業公司,許多有抱負的台灣創業家因而轉往美國矽谷(Silicon Valley)或其它地方實現夢想。但如今情況已逐漸改變:投資人對台灣的初創企業越來越感興趣;政府也體認,缺乏扶植創業的計畫將付出經濟代價。

台灣科技業的規模在全球名列前茅,卻一直很難培育活躍的創業文化。鄰近的中國和南韓因網路軟體蓬勃發展,造就不少新億萬富豪,台灣只能望而興嘆。

部分觀察家認為,台灣實在太小,無法讓新創公司百花齊放。他們指出,台灣人口僅2300萬,不像大陸或美國擁有龐大的國內市場,可幫助新創公司獲得成長動能。不過南韓人口也只有5000萬,就全球標準而言算是相對小的市場,近年來卻蛻變為亞洲最蓬勃的創業中心之一。南韓的新創軟體公司獲得搜尋引擎龍頭Google的數十億美元投資與奧援,即為一例。

台灣難以發展新創公司,較中肯的解釋是科技業、投資人和政策制定者不願充分擁抱網路時代。台灣的科技大廠仍把主要重心放在電子代工,創投業者偏好參與後期的硬體投資,加上整體法規氛圍不利培育新創公司,在這樣的靜態環境下,創業風氣逐漸衰退。

不過對台灣的創業環境還是有理由樂觀以對。近年已有數家外資創業育成中心進軍台灣,同時也出現越來越多的創業工作室和社團。外資表示,雖然台灣不太可能孕育出另一個臉書(Facebook)或阿里巴巴,但在培育新創公司的方面還是很有潛力的。

Photo Credit:Robert Scoble CC BY 2.0

台灣政府也計畫更積極支持新創公司。行政院長毛治國二月初向工商協進會發表演說,強調為創業者打造更有利環境的重要性,指出經濟部正在草擬修法,簡化創辦新公司的程序。此外,行政院國發會希望透過法規鬆綁、吸引資金和打造創新園區的三頭並進策略,讓台灣成為區域創新中心。

在前述三大策略中,資金可能是最迫切的一項。自網路經濟榮景結束後,台灣創業家一直為籌資困難所苦。儘管外資對台灣新創公司越來越有興趣,國內的投資者卻大多不屑一顧。專家表示,許多台灣創投業者追隨硬體製造業者轉往海外籌募資金,然後進軍中國,放棄在台灣尋找支持新創業家的機會。

台灣創業環境低迷,政府政策也是原因之一,尤其是在2000年決定取消投資創投基金長久以來享有20%稅賦抵減的優惠。據中華民國創業投資商業同業公會指出,稅負抵減政策實施期間,台灣的創投基金從1996年47支成長至2000年的170支,同期間的累積資金從8.2億美元增至40億美元。

不過分析家表示,到了1990年末期,創投基金的報酬率可高達百分之數百,政府認為不須再透過稅賦抵減鼓勵這類投資,因此在2000年取消優惠。同年,政府通過《促進產業升級條例》,讓不動產開發和「策略性產業」的投資人享有租稅優惠。

台灣創意工場是台北的創業育成加速中心之一,其執行長王仁中表示,「租稅優惠實施期間,大型機構投資人(以銀行和營建業者為主)追求報酬率的意願較高,因此願意冒險投資創投基金,接著後者再投資新創公司」,「當政府改為鼓勵機構投資人將錢投入不動產時,創投基金的募資難度提高,新創公司也一樣」。

創投公會指出,創投業者的20%租稅優惠取消後,2001年只有7支新創投基金成立,共募得資本2.7億美元;相較下,2000年出現32支新基金,募資總額10億美元。

大約在此同時,網路泡沫破裂,台灣投資人損失慘重。接下來的十年內,世界各地許多電子商務、搜尋引擎和社群媒體等網路新創公司發展成為億萬企業,但台灣投資人對這類公司依然存有戒心。

之初創投(AppWorks)是台北另一個創業加速中心,創辦人林之晨指出,「在第一波網路榮景期間,台灣投資人投資網路公司的金額達兩、三千億新台幣,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賠錢」,「投資人對虧損心存餘悸,而且由於創投公司的老闆都沒改變,他們不願再冒險」。林之晨表示,這導致台灣投資人錯失自2000年代中期開始的網路公司爆炸性成長熱潮,儘管「美國的創投業在2005到2006年間恢復景氣」。

南韓的企業訊息服務新創公司Toss Lab台灣區負責人林德理表示,台灣投資人對非資本密集型新創公司的價值往往視若無睹。他說,「他們可以接受醫藥或生物科技,但網路公司就不行」,「龐大的用戶群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意義,他們會直接問:『公司賺錢嗎?』但網路新創公司的答案幾乎肯定都是『沒有』」。

外資援助

外資和從海外回國的台灣投資人對台灣新創公司甚感興趣。這個族群對網路公司非常熟悉,儘管規模仍小,卻不斷成長。他們在台灣投資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初期投資中看到機會。

林之晨就是其中之一。他在紐約大學取得工商管理碩士(MBA)學位,並曾服務於網路新創公司Social Sauce,2010年返回台灣,創立之初創投,至今已協助培育190家新創公司,成為亞洲的最大創業加速中心,管理6100萬美元的創投基金。之初創投通常會為其輔導的新創公司領投種子輪和A輪(初期)投資,每次金額從10萬到500萬美元不等。

林之晨表示,台灣的軟體實力落後於硬體製造,他創辦之初創投原是希望協助台灣加強這方面能力,不過後來發展成促進台灣溶入網路整合生態系統。他說:「今後五到十年,所有東西都會互連互通,台灣是否會參與其中?」「我們認為網際網路是現在與未來的關鍵分銷渠道。」

之初創投目前最成功的輔導個案就是餐廳線上訂位系統易訂網(EZTABLE)。這家台北公司的訂位系統和1000家餐廳合作,每月有15萬人次使用,去年營收1600萬美元,且版圖已擴及香港、印尼和泰國。

和林之晨一樣,易訂網執行長陳翰林也曾在美國深造與工作多年,2008年返回台灣,和友人一起創辦易訂網。他說,「那時台灣還不流行新創公司」,「我們只想創辦一家公司,當時還沒有人做餐廳線上訂位」。

陳翰林指出,接受之初創投輔導的那段期間是易訂網後來能成功的關鍵。易訂網剛參加輔導時,仍處於掙扎求生階段,但2010年中旬從創業育成加速中心畢業後,營收每年增加兩倍。他說,「之初創投幫助我們開發更好的商業模式」,「從之初創投畢業後,我們在既有的訂位服務中加入餐券銷售,帶來更多營收成長」。

Photo Credit:Robert Higgins CC BY 2.0

總部位於矽谷的500 Startups是另一個對台灣新創公司有興趣的初期種子基金和創業育成中心,在台投資對象包括行動多媒體通訊應用程式Cubie、開發兒童娛樂的森遊(Roam & Wander)公司,以及創意和產品設計群眾外包平台獎金獵人(BountyHunter)。

500 Startups創業合夥人兼大中華區投資負責人馬睿表示,前述台灣公司擁有鞏固的用戶群和全球配銷策略,因此吸引500 Startups投資,「我們認為這些公司有能力迅速擴展,因為他們一開始就下定決心,要把觸角擴大到台灣狹小市場以外的地區」。

馬睿舉例,Cubie拜早期就進軍東南亞市場的策略之賜,發展非常迅速,如今用戶超過1100萬。Cubie是在2012年3月推出,同年10月成為500 Startups的輔導對象。

馬睿表示,獎金獵人在台灣累積廣大的用戶群後,開始出現獲利,如今利用500 Startups提供的資金,將版圖擴及美國和泰國。谷歌、微軟和凌志等企業都是獎金獵人的服務客戶。

馬睿表示,若要讓台灣的創業風潮永續成長,就須有「本土英雄」,「台灣需要能輔導下一代的人,就像馬雲(中國電子商務巨擘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兼執行長)或雷軍(小米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那樣」。

馬睿說,這是因為第一代成功創業家會尋找和投資新的公司,形成良性循環。她指出,離開阿里巴巴的前員工已創辦130家以上的網路新創公司,其中叫車應用程式滴滴打車已向投資人募得超過7億美元的資金。同樣由阿里巴巴前員工創辦的社群購物平台蘑菇街在2014年6月進行D輪募資時,籌得2億美元。分析師表示,蘑菇街市值超過10億美元。

有趣的是,馬雲本人去年12月出席兩岸企業家台北峰會時,發表對台灣新創公司的看法。他在演說中指出,台灣自2000年後就幾乎沒有新創公司創立,他希望成立基金會,幫助台灣創業家到中國創業、販售產品。

Photo Credit:wikipedia CC BY 3.0

台灣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資深產業分析師兼電子商務專家王義智表示,台灣對馬雲的前述談話反應不一。王義智說,阿里巴巴的電子商務平台能讓台灣創業家接觸到大陸6億網友,再加上馬雲的支持,成功機率更大,但大陸市場狀況的挑戰相當高。他觀察發現:「由於不成文規定和法律限制,過去十年內進軍中國的台灣網路新創公司幾乎全軍覆沒。」

產業情報研究所資深研究總監兼中國問題專家陳子昂表示,大陸市場對台灣人,尤其是年輕一輩的吸引力已不如十年前。他說,「(中國)投資環境因經濟成長趨緩而惡化」,「薪資高漲,生活成本攀升,空氣污染也日益嚴重」。

陳子昂指出,在同期間,台灣政府和部分企業提撥資金投資新創公司。他說:「多數台灣創業家可能就會選擇留在台灣發展,而非前往中國。」

政府助一臂之力

有鑑於這個趨勢,國發會希望使經營環境對新創企業更為友善,藉此助長台灣潛在的創業精神。國發會在「創業拔萃方案」下,與國外及本地的創業投資機構合作,成立4個各為1億美元的基金,為本地的新創企業提供資本。國發會將在每個基金最多投入資本額的40%。未來在基金獲利時,創投機構最多可以獲得其中的80%。國發會產業發展處專門委員陳淑貞說:「有了這些相對基金,我們可以提高創投機構的投資報酬率,並且降低他們對新創企業投資的風險。我們相信這個政策也能提高國內投資人對本地新創企業的興趣。」

在「創業拔萃方案」下,國發會在1月間宣布將對4家創投公司投資8, 300萬美元。國發會將對500 Startups提供1, 500萬美元,並提供3600萬美元給由台灣的創新工業技術移轉股份有限公司與美國科技類非政府組織Battelle Memorial Institute共同主持的合資基金。此外,國發會將對之初創投的新基金投資1, 200萬美元,或30%的有限合夥相對資金,對Translink Capital III即將成立的基金投資2000萬美元,或30%的相對資金。

500 Startups的馬睿說:「我們很高興看到政府以實際提供資金的方式支持新創企業。」國發會並且進一步敦促修法,以排除被認為阻礙新創企業在台灣發展的問題。因為有這些障礙,許多台灣的新創企業是登記在開曼群島,或是遷到新加坡。

國發會法制協調中心科長吳家林說:「這些中華民國早年訂定的法律,在解釋上十分嚴格,政府現在希望放寬,讓新創企業在台灣能有較好的環境。」同時,國發會也在設法讓台灣的新創企業較容易調整股票的票面價值,因為如果票面價值固定,會縮小投資可能獲利的幅度。台灣上市公司股票的票面價值原本一律訂為每股新台幣10元,後來這項規定在2013年10月已經修改,但一旦票面價值公布,還是不能更改。

在「創業拔萃方案」下,政府也計劃投入新台幣1億元,把台北花博公園(2010-2011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場地) 打造成新創企業的群聚中心,希望一年能夠吸引100家公司。分析師說,群聚中心相當重要,因為它把彼此相關的公司、企業家與專業技術人才聚在一起,形成一個臨界質量。隨著群聚中心的成長,新的公司、人才與投資也會相繼投入。

台北花博公園的這個計畫,部份是仿效新加坡的Block 71。後者原本是座工廠,2011年由新加坡政府改建為新創企業的中心。Block 71的營運十分成功,剛開始的新創企業家數為250,目前已倍增為500家。今年稍早,Block 71拓展到舊金山,在新加坡與美國的新創業界之間培養更密切的關係。

Photo Credit: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他山之石

台灣在強化新創企業生態環境的過程中,也可以跟南韓借鏡。南韓跟台灣一樣,國內市場規模並不大,之所以能在全球經濟扮演重要角色,部分得力於它做為科技硬體生產國的實力。電子大廠樂金與三星仍以硬體生產為主,但過去幾年,南韓的新創企業在行動裝置遊戲與社群媒體方面大放異彩。

其中Kakao成功的實例最為人所熟知。根據AC尼爾森的調查,南韓有93%的智慧型手機,都使用該公司的KakaoTalk即時通訊服務。據南韓的聯合新聞社報導,Kakao於2014年10月與Daum Communication合併之後,新公司的市值達到94億5,000萬美元。

Daum Kakao首次公開募股行動,讓大股東及共同創辦人金凡秀一夕之間成為億萬富豪。如今他透過自己的創投公司K Cube Ventures,把財產重新投入南韓的新創企業。K Cube投資的對象包括線上電影推荐引擎Frograms,以及推出虛擬剪貼簿Take Flava的Greenmonster。

南韓線上影音字幕公司Viki的共同創辦人許長生(Changseong Ho, 譯音)在2013年以2億美元代價,把公司賣給日本電子商務巨擘樂天株式會社。現在他也透過自己的創投公司 The Ventures資助剛起步的軟體新創企業,包括網路行動電話服務提供者Bridge Mobile,以及提供找停車位應用程式的Parking Square。

南韓蓬勃發展的新創企業,也受到國際矚目。Google今年將在首爾成立一個占地20, 000平方呎的中心,以輔導南韓的新創企業,並幫助它們與國際接軌。

之初創投的林之晨說,南韓新創企業的良好發展,可以回溯到1997到1998年發生亞洲金融危機時,南韓當局決定將網際網路訂為戰略產業。南韓政府投資鋪設光纖,建立全國性的寬頻網路,並且推動計畫,提升民眾的數位能力。林之晨相信,這些政策促成網路遊戲公司的發展,為南韓新創企業生態奠定了基礎。

林之晨指出,南韓的上網速度全球第一,並且在3G和4G行動通訊的開發方面居領先地位。台灣的上網速度則在全球位居第19名。

林之晨說:「南韓跟美國和中國一樣,都預見網際網路將重新界定全球商務。而且南韓瞭解到,網路可以讓小國成為經濟要角,但台灣沒有體認到這一點。台灣還是走製造業的路子,它的競爭力因此受到影響。」

500 Startups的馬睿曾為她的公司掌管過南韓市場。她說,南韓出口軟體已經有很長時間(起初主要是遊戲軟體),有許多產品在設計時就放眼全球。她說:「跟台灣相比較,南韓在區域擴張方面也顯得非常積極。」

確實,開發即時通訊應用程式LINE的南韓大型網路公司Naver在2013年12月買下台灣新創公司走著瞧(Gogolook),據說代價為1, 729萬美元。走著瞧的應用程式Whoscall裝在行動裝置上,可以用來顯示不明來電者的身分。Whoscall可以根據來電時間、頻率和其他因素判定是否為廣告電話。Naver買下Gogolook時,在台灣、日本和南韓已有120萬人每月使用Whoscall這個服務,它的資料庫更有6億個號碼。

分析師說,Gogolook在資料分析方面的優勢,讓Naver想要將它併購。Naver正在積極推動一項計畫,要在面對騰訊的WeChat與WhatsApp競爭的態勢下,強化它在國際間的地位。

WeChat和WhatsApp這兩個即時通訊應用程式,目前的使用人數超過LINE。同時,有些台灣的新創企業在利用台灣身為電子硬體製造國的優勢。總部設在台北的新創公司悅睿科技今年春天將推出為兒童設計的開放平台智慧型手錶,它可以使用Google的Android作業系統或蘋果的iOS系統。悅睿創辦人與執行長張愛群是富士康智慧型手機部門的老將,在準備生產智慧錶時,找上以生產硬體著稱的老東家。

張愛群透過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想要籌募10萬美元資金,結果籌到大約85%。他說,不足的15%可能會透過大規模的全球募款平台Indiegogo繼續募集。

但張愛群也說服了本地的創投公司,提供產品研發所需的早期經費。他沒有透露金額,但說:「這兩家投資者跟我們理念相同,相信我們可以朝該方向推動。他們認為智慧錶是個重要的新興產品,他們應該要參與其中。」

Photo Credit:Tech Cocktail CC BY SA 2.0

分析師預期,全球穿戴型裝置的市場在未來幾年將快速成長。美國研究公司IDC的報告說,去年穿戴型裝置出貨量是前一年的3倍,達到1,900萬個,預測到2018年將成長到1億1, 200萬個。英國研究機構Juniper Research對成長率做出更高的預測,認為今年的出貨量將達到2, 700萬個,到2017年將達到1億1, 600萬個。

3D列印是可以給台灣企業帶來機會的新產品類別。台灣的三緯國際並非一般的新創企業(它的母公司是電子大廠新金寶集團,每年營收以數十億美元計),但它在2014年10月推出全球第一台全功能3D列印掃瞄機。視物體的大小,這部機器掃瞄的時間從幾分鐘到好幾個小時,它並且附有免費軟體,可用來掃瞄物體並且調整大小及顏色和輸出成品。

三緯國際在2013年成立,目前是全球第二大3D列印機生產商,僅次於美國的Makerbot。三緯國際在2015年預料將銷售超過10萬台3D列印機到世界各地,去年的數字則是3萬台。

James Hill是台北版Startup Digest電子報的主編,也曾是即時通訊應用程式Cubie的業務發展經理。他說:「整合硬體和軟體,是台灣應走的道路。台灣在硬體生產方面有些部分領先全球,新創公司應該利用台灣在這方面的能力,就像倫敦利用它做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優勢,成為金融科技的樞紐。」金融科技是把科技運用到金融服務,以發展新的商業模式,例如行動支付系統。

還有一項正面的發展,是線上訂位服務提供者EZTABLE在1月宣布,已經向本地創投基金CMC Capital與Hsun Chieh Capital募得500萬美元。這兩家創投公司背後分別是由電子大廠聯發科技和聯華電子支持。台灣的投資者對網路公司一般較不感興趣,EZTABLE執行長陳翰林被問到為何能夠向他們募到資金時表示:「投資人喜歡有個標竿。我們跟他們說,我們想要成為亞洲的OpenTable。他們瞭解到,既然有人搞線上餐廳訂位的商業模式已經做得有聲有色,對我們投資的風險就沒那麼大了。」

本文獲台北美國商會授權刊登( 2015三月號),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aiwan Business TOPICS Magazin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