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後世界局勢分析(中):各懷鬼胎的國際社會如何反應?

美國選後世界局勢分析(中):各懷鬼胎的國際社會如何反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力的拉扯不只發生在選戰,民主黨主張擴大戰略模糊,而共和黨力圖戰略清晰。美中這幾天隔空交火,顯示川普政府要在台海製造更多既成事實,盡力消除戰略模糊的空間,墊高熊貓派上台後的反悔成本。

這次美國大選表面上以「挺川 vs. 反川」為主軸,實則公平貿易派與全球建制派的對抗。全球建制派秉持多邊主義的理念,反對川普揚棄國際組織主打雙邊談判的外交方針。全球建制派認為應該對中國秉持交往政策,用外交手段誘使中國遵守《國際法》。但是在過去三十年的實踐中,中國已經對各大國際組織蠶食鯨吞。WHO總幹事譚德賽的荒腔走板、獨裁國家進入人權理事會,就是中國反過來挾持國際組織的顯例。

科技巨頭與生技巨頭在本次選舉鉅額支持民主黨,就是貪圖中國市場與低成本的勞動環境,還有中國不擇手段取得的國際影響力。在親中大企業與拜登、布林肯的交往政策主導下,民主黨熊貓派全面上台後,中國政治經濟軍事的權力將會急速擴張。由於中國最在乎的半導體、資通訊產業可望獲得解禁,擁有高科技製造優勢的台灣,經濟不會有負面影響,反而可能短期利多。

可是長久放任中國獵取技術、各國基礎建設開發權,中國將會利用這股經濟力量賦予解放軍巨大的戰爭資源,十年內台海戰爭風險會極度拉高。儘管美國國力深厚,不必擔心中國威脅美國本土安全,可是美國的內耗虛弱與戰略模糊,很可能令日本為首的印太盟邦進退維谷。

RTX80CW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印太戰略何去何從?

日本的反應最為鮮明,在選舉最後階段,菅義偉首相就公開表示「拜登當選後將延後訪美」。表面上是考慮到政府換屆與武漢肺炎疫情,但從安倍首相以「鑽石戰略」與川普總統「公平貿易」主張合流開始,日本一直扮演著支撐美國盟邦的「桶箍」角色。菅首相推遲訪美行程,未嘗是對美國「戰略模糊」的一種消極表態。

日本面對俄羅斯、朝鮮、韓國、中國的多方壓力,早在2007年起就期望印太地區出現堅實的民主戰略同盟。尤其兩次安倍政權都積極拉攏印度、澳洲、美國組成QUAD四方安全對話、大力配合多國軍演,安倍首相本人更是四處奔波,彌補同盟之間的不睦。川普總統退出TPP、展開美中貿易戰,也是由日本出面維繫CPTPP並支撐日美資本在印太地區的佈局。印度、澳洲、美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也是在共同信任日本的基礎之上建立。

然而民主黨為了最大化謀取全球化利益,不願意對中國極度強硬,歐巴馬政府僅以「亞洲再平衡」政策維持低限度的南海軍事存在,經歷川普政府一屆任期後,民主黨陣營仍然以「擴大戰略模糊」為外交方針。拜登政府上台即使沒有外交策略錯亂,至少短期內與盟邦互動也會一反川普時代的積極,美國陷入被動回應。
 
一旦蓬佩奧率領的國務院團隊換屆,印太倡議、印太透明倡議、QUAD、經濟繁榮網路、乾淨網路⋯⋯等等夯實印太戰略的重要機制,都會陷入晦暗不明的狀態。拜登團隊一再保證不會損害對盟邦既有的保證,然而拜登團隊早已強調不會對中強硬,這與日澳印對中強硬的態度存在矛盾。更何況,拜登團隊副手是極度親中的賀錦麗,光憑這點便難以取信於反中印太盟邦。

RTX88NB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馬克宏在美國大選後與拜登通話

歐亞世界的權力轉移

真心張臂歡迎拜登政府的恐怕只有歐盟,因為歐盟最在乎《巴黎氣候協議》,而且北約國家長期面對俄羅斯的軍事威脅。川普政府退出巴黎協議、與歐洲有貿易摩擦、要求分攤軍費,也不願意花心力在聯合國的多邊機制,種種因素都使拜登獲得更多西歐國家的歡迎。拜登承諾重回《巴黎協議》,並以俄羅斯為主要對手,這會減輕北約的負擔,但無異於調降印太盟邦的外交優先順位。

拜登以俄羅斯為主要對手,最高興的北約國家大概是台灣人意想不到的土耳其。在利比亞、敘利亞、亞塞拜然背後都有土耳其軍事力量的介入,土耳其的主要對手正是俄羅斯。只要俄羅斯受到拜登進一步施壓,作為區域博弈者與北約成員的土耳其,會是俄羅斯縮手的最大受益者。

土耳其顧慮的不止北面俄羅斯,還有南面的以色列。川普政府的中東政策是「以色列核心」,為此不惜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而且拉攏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川普政府巧妙地藉著伊朗核威脅與土耳其軍事擴張,讓以阿願意攜手擱置前嫌,對抗區域威脅。更深遠來說,土伊擴張背後也有中國撐腰,這是美中陣營對抗的延伸。

過去水火不容的這兩方美國盟邦,好不容易開始合作,可是拜登上台其同盟立刻蒙上陰影。除了俄羅斯、中國沒有在第一時間對拜登發出賀電,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也沒有,就是因為這幾國的外交決策與美國密切攸關,比西方國家顧慮更多。

台灣會被賣掉嗎?

基於台灣官方的立場,我們政府向來宣稱台美關係會繼續維持穩定。這一立論基礎是美國國會有跨黨派友台共識,可以保障台灣的利益。這是對的,但太過偏重光明面。參眾兩院在麥康諾、裴洛西領導下,預料不會出現傾中遠台的法案,但是白宮、國安會議、國務院、國防部等國安單位掌握在柯林頓、歐巴馬兩朝官員手中,綏靖將成為拜登政府的對中主調。

在大選進入司法戰以後,各國多半先認定拜登為新一任美國總統,目前處於留守狀態的川普政府則極力鞏固深化既有的政治成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國政策。萬一川普翻盤勝選,台海的既成事實將會成為台灣捍衛主權的利器;拜登順利上位,台灣也能留有一點自保籌碼。拜登當美國總統,公認台美蜜月期將會結束,對台灣唯一明確的好處很可能只剩簽訂CPTPP與台美雙邊自貿協議。

蓬佩奧最重要的目標是中國包圍網,即使本次任期已到最尾聲,川普政府強化盟友軍事力的進度仍不停歇。由於白宮與國務院動作頻頻,中國在未發賀電期間,仍透過發言體系譏諷蓬佩奧即將下台,暗示拜登才是勝選者。蓬佩奧還手的方式,是在印太戰略的基礎上,宣告「台灣不屬於中國的一部分」,儘管這是眾所皆知的事實,川普政府依舊不遺餘力地狂捅這層窗戶紙。此舉當然惹惱中國,因此在11月13日對拜登發出賀電作為反擊。

政治力的拉扯不只發生在選戰,民主黨主張擴大戰略模糊,而共和黨力圖戰略清晰。美中這幾天隔空交火,顯示川普政府要在台海製造更多既成事實,盡力消除戰略模糊的空間,墊高熊貓派上台後的反悔成本。而美中鬥爭越是激烈,台灣就越是安全。同理可證,拜登主張的美中降溫,是台海危險的警鐘,傳統戰爭可能會消弭,但中國綿裡藏針的混合戰侵略手段將會更為劇烈。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