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力推「金融生態圈」,應正視「數位支付」作為數位金融基礎的重要性

政府力推「金融生態圈」,應正視「數位支付」作為數位金融基礎的重要性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於近幾年使力推動所謂的「金融生態圈」,打造金融科技園區,鬆綁法規,建置監理沙盒,鼓勵金融科技從業者實踐創新構想。不過在期待商業力量協力金融科技百花齊放之前,或許應回頭正視支付作為數位金融基礎的重要性。

文:陳富誠(倫敦瑪麗皇后學院銀行金融系研究生)

螞蟻集團在上海科創板及香港主板上市前夕,遭中國政府約談,預期首輪集資規模達史上最大IPO的事件生變,震驚全球資本市場。不過在馬雲的雄心受阻同時,數位金融的革新擴張,依然持續在世界各國如火如荼地進行,而螞蟻集團的發展軌跡仍被視為有其參考價值。

螞蟻集團作為將支付寶從阿里集團分割出去的板塊,業務範圍早已不侷限於支付,所推出的螞蟻金服成為集支付、借貸、資產管理、保險於一身的超級App,普羅大眾生活上會使用到的金融服務,均可由其一手包辦。

螞蟻金服以支付為起點出發,當無現金消費成為日常,人們對於金融與科技間相輔相成的關係逐漸習以為常,巨量的線上交易紀錄伴隨而生;再以此大數據為基底,借貸、資產管理等業務的數位化發展則水到渠成。

而發展條件不同的台灣,在電子支付階段即陷入普及化的瓶頸,無現金交易的佔比提升緩慢。用戶的加入往往只是受到項目有限的優惠與促銷誘導,離改變消費習慣仍有差距。

部份數位金融參與業者在意識到困境後,嘗試跳過支付,直攻借貸、理財或社群轉帳等其他金融服務。然而在大眾對金融數位化仍持半抽象概念的同時,缺乏交易數據支持,使這些業務的數位化多流於使用介面的優化,未真正進入創造新應用場景的階段。

政府於近幾年使力推動所謂的「金融生態圈」,打造金融科技園區,鬆綁法規,建置監理沙盒,鼓勵金融科技從業者實踐創新構想。不過在期待商業力量協力金融科技百花齊放之前,或許應回頭正視支付作為數位金融基礎的重要性。

跳過支付環境的建立而希望打造所謂的金融生態圈,使投入的市場參與者很快發現,他們面臨的問題是缺乏一個適合數位金融發展的生態系,這使得他們的創新構想難以卡位。然而平台的建設,非現今市場內任何參與者憑一己之力單打獨鬥可完成。超級金控業者、大型零售平台都曾懷抱雄心試圖一搏,卻往往於收割幾篇媒體報導後,即陷入進退不得的處境。

自有支付百花齊放 跨通路整合平台成吸客關鍵
Photo Credit: 中央社(統一超商提供)
除了LINE Pay、街口支付、Apple Pay、Google Pay與台灣Pay等台灣行動支付前5大品牌外,國內也有超商業者推出自己的支付系統。

欲掙脫此一困局,政府對於電子支付的態度至為關鍵。

推動無現金的支付環境,關鍵在於跨平台的整合。螞蟻集團與微信支付,即為撐起中國數位金融江山的兩大平台。不過兩強爭霸,有其開發中國家支付方式落後而繞道超車的時代背景,並不完全適合台灣借鏡。

綜觀各國,與台灣發展條件類似的英國,其電子支付發展目前居歐洲領先地位,也在這次世紀疫情中,貫徹實踐零接觸、無現金的消費場景,是對台灣建立基礎平台較具參考價值的國家。

英國的數位金融呈現群雄並起的局面,與台灣一樣沒有獨霸一方的業者。不同的是,政府帶頭選用Google pay與Apple pay作為支付方式。政府部門的繳費、大眾運輸的刷票及商家的收費機器,都圍繞在可同時支援兩種支付手段的前提下建設。有以此兩大支付方式為基礎打造的平台,數位金融或金融科技的投入者,便從零開始架設平台基建的困境中解放。在選擇合作的支付手段後,便能全心全力投入在金融服務的創新。

台灣現階段的電子支付,仍只是現金交易的替代方案,發展不動,一時對民眾生活似也衝擊不大。然而隨著數位金融改變金融體系的態勢日趨明顯,政府主管機關可以參考英國等領先國家的發展途徑,將支付平台的建立視為基礎建設,從鼓勵發展轉變為打造基礎建設的決心。

相信一旦基礎建置完善,且盡可能覆蓋到社會各個角落時,累積的巨量交易數據,自然得以吸引科技創新業者與金融業等競相投入。各種商業模式爭相介接,金融科技創新得以著力,數位金融成為台灣的日常相信指日可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