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精神病藥長效針劑試辦計畫」想順利執行,還有三個根本問題要解決

「抗精神病藥長效針劑試辦計畫」想順利執行,還有三個根本問題要解決
Photo Credit: 王婉諭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似單純的精神醫療試辦政策,其實蘊含健保核刪、基層診所需求、利益衝突的系統性問題。除了追蹤明年會不會開始試辦,以下三項系統性的根本問題有沒有解決,更値得關注。

立法委員王婉諭對於「抗精神病藥長效針劑試辦計劃」的進度追蹤,是看見精神醫療政策龐大問題非常好的開端與縮影。但仔細看王委員公佈衛福部薛瑞元政務次長的回應中,很難瞭解為什麼今(2020)年做不到,明年衛福部就有把握承諾做得到?

今年無法克服的困難,明年就能自動解決了嗎?問題和困難似乎都沒有明確的答案,只看到薛次長宣示性的回應和承諾。

這項看似單純的精神醫療試辦政策,其實蘊含健保核刪、基層診所需求、利益衝突的系統性問題。除了追蹤明年會不會開始試辦,以下三項系統性的根本問題有沒有解決,更値得關注。

1. 健保署應公佈核刪數據釋疑

藥價昂貴的長效針劑,導致開立醫師難以承擔被高價核刪金額的風險。

薛次長提到了健保總額,但對第一線醫師更直接有感的問題是不合理的核刪。如果王委員更一針見血的請健保署公佈「近10年長效針劑的核刪件數、比率、金額」,就不難找出「醫師不想用、或醫院不想大量使用」更精準的問題,或是消除醫師的疑慮。

2. 基層診所的額外成本與各種困難

基層診所醫師除了天價核刪的考量以外,還有施打長效針劑前、中、後的各種困難與額外的成本。

一般精神科的基層診所不像醫院,有長效針劑的儲存設備(例如儲藥冰箱)與管理經驗;而在施打時的醫護專業成本也經常被忽略。畢竟施打長效針和打疫苗不同,面對的是思考或知覺障礙,而可能不合作的病患,在施打的過程需要的時間成本更高。

姑且不論與患者互動時可能的突發狀況,光是需要精神醫療高度專業的人事成本,就非常可觀。在順利施打長效針後,廢棄針頭也需要用高標準的感染性廢棄物處理。

以上種種考量,都是應該在試辦計畫中,積極傾聽基層診所的重點。

3. 與特定藥廠的利益衝突

目前最長效的針劑,是由楊森藥廠研發每三個月打一劑的Trinza;每個月打一次的二代抗精神病藥,也僅有楊森的Sustenna和大塚製藥的Maintena

從專業的角度,本人由衷敬佩研發生產市面唯一長達三個月打一劑Trinza的楊森藥廠(註1),能獨佔長效針劑的主要市場,固然是因為楊森堅強的研發實力。但推動長效針劑的特定療法,是否使特定廠商得利?這可能是公部門延遲進度的考量。

乍聽之下「推長效針=使特定廠商得利」的認定好像太過度推論,但在台灣醫藥產業中,卻早有寒蟬效應的裁罰先例:食藥署在2014年曾接獲檢舉,而認定「帶狀疱疹疫苗」廣告違反《藥事法》,對生產該疫苗的默沙東藥廠(MSD)開罰20萬並停播廣告(註2)。

因為默沙東藥廠是生產帶狀皰疹疫苗的唯一廠商,被開罰後還繼續被幾位立委批評「才罰20萬元」、「圖利廠商」(註3)。 依此嚴格的標準,未來如果推行長效針試辦計畫,乃至繼續推動、需要大規模衛教時,與楊森藥廠的利益衝突是否會被檢舉?相關的衛教,會不會也被認定為疑涉醫療廣告違法之嫌?

身為精神科醫師,我對王委員在長效針劑試辦計畫進度的追蹤非常尊敬,也印證這一年來至少親聞好幾位長官說「王婉諭委員是我在公部門服務以來,看過最認真的立法委員」。期待以上的三項問題,能供未來委員追蹤進度時,也瞭解以上三個重要的系統性問題是否解決,以及衛福部試辦計畫遇到困難時參考。

註釋

  1. 利益衝突聲明:本人曾三度(2013、2015、2018)榮獲「保羅楊森研究論文獎」及獎金,此外無接受楊森公司上述獎金以外的金錢往來。
  2. 食藥署2014年對「打疫苗預防皮蛇 廣告疑涉醫療惹議」的說明新聞稿
  3. 疫苗廣告未審就播 立委質疑圖利廠商 (2014年05月23日)。鉅亨網新聞中心

本文經林煜軒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