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數位支付」比現金支付好嗎?英國人很早就發現並非如此

【關鍵眼中盯】「數位支付」比現金支付好嗎?英國人很早就發現並非如此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支支支支支支支支支電子支付的劉樂妍,這世上有許多人都覺得「去現金」就是城市和國家的進步象徵,也把中國的數位支付能力當成比較基礎,但你是否思考過一個問題:紙鈔用得越少,一定就越好嗎?

前些日子,中國經歷了史上最大IPO案集氣又跛腳的事件,這個由馬雲阿里巴巴集團分拆旗下金融業務成立的「螞蟻集團」前身為「螞蟻金服」,在2018年時估值達到1600億美元(4.6兆台幣),其背後的核心服務,就是許多台灣人耳熟能詳的支付寶。

根據研究,2019年中國有60%的人每天都會使用數位支付,而且不僅限於網路消費,在實體店面的使用比例也高達87%。在如此龐大的商機下,螞蟻集團這次在上海與香港證交所同步上市的融資金額高達2300億人民幣(約9900億台幣)。

不過,馬雲在上海金融論壇對眾共產黨領導發表一席豪語後,中國四大監管機關立刻對螞蟻集團進行約談,上市計畫暫停,甚至傳說習近平親自下令阻止了螞蟻集團的IPO。

台灣不停吹捧中國的電子支付,其實帶有社會問題隱憂

支付這檔事與執政者的關係有密切,從中國政府設計數位人民幣和Facebook推出貨幣在西方世界受挫等案例就可知悉,但若忽略共產黨政府背後實名制和社會掌握等政治動機,對於台灣和世界上大部分人來說,「去現金」的程度,好像就是城市和國家進步的象徵。

在這樣的氛圍下,不只支支支支支支支支支電子支付的劉樂妍之流,許多「正常」台灣人也會讚揚中國數位支付的能力,說那裡買青菜吃湯麵都可以用支付寶,也常有人以此督促台灣金融數位化的步調。

但讓我們先退一步,重新思考這件許多人覺得理所當然的事:紙鈔用得越少,一定就越好嗎?

其實並不盡然,而英國很早就發現了這件事。

在銀行業發達的英國,支付的多元發展一直走很前面,除了普及程度不輸中國的刷卡機(甚至連Big Issue的賣者也能用「嗶」的),巴克萊銀行(Barclay)更早在2012年就推出了叫做Pingit的手機軟體,不管你是用哪一家銀行帳戶,都能以電子錢包的模式,將錢在朋友之間轉來轉去,前瞻性不亞於馬雲的阿里巴巴。

RTS36EF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直到疫情導致讓人難以出門之前,統計英國每個月約有接近9億次的「contactless」支付——包括店頭消費、繳規費、搭車等等,而且不包含網路消費的部分。專家也認為在數位支付快速發展下,「紙鈔」在2026年的英國可能就要勢微,15年後更可能只剩下10%的交易在使用現金。

隨著疫情的延燒,想盡辦法減少人與人接觸的英國也加快了數位支付的趨勢,許多大城市店面甚至開始要求只能使用數位支付。但不管今日或者未來,英國仍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會需要紙鈔。

若「消費無鈔化」真的實現,可能會產生你我看不到的受害者

根據調查,全英國至今仍有17%的人需要「紙鈔」才能生活,其中包括低收入、年長,以及170萬個沒有銀行帳號的人,在整個國家快速走向無鈔化的路途上,他們的受害最為嚴重,其中問題則包含下列幾個面向:

  • 沒有智慧型手機和網路的人,可能比你想像的多

雖然對城市的中產階級來說,擁有手機和網路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別說英國,即使在數位發展成熟的台灣,2019年仍有大約10%的家戶沒有連網,在偏鄉,12歲以上民眾的個人上網率甚至只有75.8%,也就是說,台灣目前仍有大約24%的偏鄉人口,沒有使用網路的機會。

在此之下,因為數位支付需要與網路緊密結合,在無鈔化的社會裡,設備和網路數據都會成為這些人遙不可及的成本,讓他們被隔絕於主流的金融體系之外。

  • 提升消費的方便性,反而傷害經濟弱勢者

現金的一項特性,就是消費的時候特別有感覺,自己剩下多少也一目瞭然。對比數位支付「嗶一下就結帳」和「直接從帳戶扣款」的模式,對低收入者來說,如同讓他們更難掌控自己的開支,甚至可能加深個人的財務危機。

  • 有些人沒有銀行帳戶,或是根本無法開戶

想想看,如果有一天數位支付完全取代了紙幣,那其實就表示每個人都需要有一個銀行帳戶。

然而直至今日,仍有很多人不願意在銀行開戶,其中雖然不乏刻意把現金留在身邊者,但更多的類似情況卻可能發生在新移民、街友等無法開設帳戶的人身上,在數位支付越來越深入日常生活的同時,也形同排擠了這些族群。

RTR2VU9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數位經濟的有形和無形成本,終究會回到消費者身上

雖然在很多人眼裡,數位支付是比把現金塞在保險箱還要低成本的作法,但英國的研究報告卻指出,在數位支付技術深入普及之間,從硬體部建到數據消耗,其實都是消費者看不見,但不斷增加的成本,而在一次次「免手續費交易」之間,那些成本終究會由別的形式,回到用戶身上。

在英國,也有民間團體對此發出一系列的倡議,一方面要求監管機關減緩提款機的移除速度,讓民眾不會形同「被迫」使用數位支付,同時,也要求政府修法規範銀行,避免發生民眾「無紙鈔可領」的狀況,也皆得到英國政府的正面回覆。

當代科技吸引使用者近用的一大誘因就是「方便」,越唾手可得就越多人使用,但在政府與企業帶頭一味追求快速進步,甚至拿其它地方的發展狀況倡議「接軌」的同時,我們也不該忘了群體裡落後的那些人,思考在消費引領的狂奔與追隨之下,是否讓他們離其他人越來越遠,反而在一個經濟體中形成了兩個窮盡的聚落。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