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大膽反中,「熊貓派」只會讓拜登四年後一事無成,黯然下台

除非大膽反中,「熊貓派」只會讓拜登四年後一事無成,黯然下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統的美中關係建制派,會有一百個理由,說明美中兩國陷入衝突的災難,應該要理性的溝通,建立信任,避免誤判,但這種政策,只會讓拜登一事無成,二年後的期中選舉將異常嚴峻,三年後快速跛腳,四年一到黯然下台。

文:王臻明

是說雖然開票結果,最後對拜登較為有利,讓他幾乎確定當選下一任美國總統,但即使他當上總統,擺在他面前的,也是一個很難收拾的局面。首先有一半的人覺得他的總統大位是偷來的,還有一大部份人,覺得以他的78歲高齡做不完四年的總統。

而且更慘的是,民主黨很可能沒有辦法在這次拿下參議院的多數席次(註),這代表到下一次期中選舉前,共和黨至少可以整整杯葛他二年。拜登的總統任期雖然有四年的時間,但一來大選爭議最少還要再亂一陣子,二來民主黨不可能在四年後,再推舉一個82歲的總統候選人,因此勢必會提早展開初選,讓拜登先一步跛腳。在掐頭去尾以後,拜登其實沒有多少時間。

拜登除了要面對大選爭議後,紛亂的美國政局外,疫情的問題也很棘手,而他的兒子又身陷醜聞,很多人都相信中國政府握有他兒子不堪入目的照片,未來拜登採取任何較溫和的中國政策,都會引來譏諷與質疑,共和黨所控制的參議院,更可能以此阻擋相關法案,指控拜登是中國的傀儡。

所以看起來,拜登不止剩下的時間不多,能做的事更少。如果依照過去正常的執政模式,注定沒辦法樹立什麼政績,最後所留下來的歷史評價,就是拜登是個親中政客,在大選爭議中當上美國總統,家族成員有一大堆醜聞。

但拜登已經78歲了,這個年紀看重的已經不是金錢或商業利益,而是未來身後的歷史評價,這才是他在接下來三年多,還能真正握有總統實權時,所要努力的目標。老實說,要建設很難,很多總統執政八年,握有國會多數,也沒能達成什麼可以誇耀的政績。不過,破壞卻很簡單,只要短短幾個月,不用一年時間,就能破壞之前所辛苦建立起來的東西。

RTX7P7M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因此如果我是拜登的幕僚,我會建議他採取破壞性施政,這樣才能在短時間內,快速端出政績。那美國現在內內外外,有什麼是可以破壞,還能贏得美名,共和黨又沒辦法反對,殺出一條生路呢?

所以有符合這些要求的,只有一樣,那就是美中關係。

雖然川普乍看之下,對中國很強硬,但其實他處處留下餘地,好為第二階段的貿易談判鋪路,這也是前國安顧問波頓最為不滿,在新書中不斷批評川普的原因。美國媒體也曾經爆料,美國現階段不願意與台灣展開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原因,在於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萊特海澤認為此時這麼做,會影響第二階段的談判。

川普在疫情爆發且面臨連任挑戰時,大打中國牌來爭取選票,在於他想利用美國目前的反中情緒,可能也不是他真正反中。川普是個精明的商人,他的威嚇是在為談判爭取更好的籌碼,不是在為美國建立長遠的戰略優勢。

拜登未來如果採取比川普更為強硬的中國政策,把川普小心翼翼維護的美中關係都打破,表現的比川普更反中,這會有幾個很明顯的優勢。首先這會吸引美國社會的關注目標,承接美國社會的反中情緒,防疫的問題有賴專業,拜登接下來所能做的,最多就是任用專家,但如何處理疫情帶來的民怨,最好的方法當然是找一個替罪羔羊,向中國嚴厲求償,就是一個好方法。

其次是這可以轉移家族醜聞,當拜登對中國無比嚴厲時,拜登受到中國控制的諸多指控,就會不攻自破。而最棒的是,這是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所無法阻擋的議題,拜登甚至可以拿強硬施壓中國的法案,與共和黨所控制的參議院交換自己想通過的法案。

若我們把眼光放遠一點,現在已經可以明顯看出,未來美國與中國的兩強爭霸幾乎無可避免,這在美國內部也逐漸形成跨黨派的共識,拜登今天如果採取緩和路線,與中國修補關係,未來的定位很可能是一個軟弱無能的總統,讓美國錯過制敵機先。

但拜登如果選擇走對中強硬路線,甚至把川普所小心維護的最後一點點美中關係,全部都打破,把自己塑造成反中急先鋒,那就可以兌現自己在選戰中所說的,川普的作法無法有效對付中國,真正能反制中國的是拜登。拜登可以輕易地把川普所掀起的美中對抗,變為自己的功勞,前提是拜登的政策,要比川普更進一步,打出讓川普也望塵莫及的牌。

RTX73DY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拜登甚至可以進一步強調,過去歐巴馬時代的重返亞太政策,就是他在副總統任內所制定,在他當選總統以後,發揚光大。他才是真正有遠見,能看到未來美中競爭關係的政治家。拜登應該論述,他才是有遠見的政治家,能看到接下來三十年內,美國將要面臨的挑戰,並以更強硬的政策,把這場美中新冷戰,攬為自己的功勞。

拜登也可以說服民主黨,在疫情過後,多個民調都不約而同地顯示,美國社會對中國的反感程度正節節高升,美中對抗已經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民主黨若不快點隨之轉向,而讓共和黨搶佔先機,成功將民主黨打為親中政黨,那接下來數十年的選戰,都會處於極不利的地位。

川普的政策反覆,又愛說大話,不聽傳統幕僚的建議,這是他令人討厭的地方,但他也因此能打破過去的窠臼,有些對的方向,拜登沒有必要推翻。川普對中國的反制手段,其實受到不少亞太國家的歡迎,讓這些擔心中國勢力擴張的國家,重新感受到美國的存在感。拜登說要重建美國的國際地位,卻重新回到過去歐巴馬執政時代的軟弱政策,那只會讓亞洲國家失望。

目前日本、印度、澳洲都已經與中國反目,結果美國反而臨陣脫逃,那要怎麼成為領導世界的國家?當然,傳統的美中關係建制派,會有一百個理由,說明美中兩國陷入衝突的災難,應該要理性的溝通,建立信任,避免誤判,但這種政策,只會讓拜登一事無成,二年後的期中選舉將異常嚴峻,三年後快速跛腳,四年一到黯然下台。

只是一個傳統的政治人物,特別是從政已經四十餘年的年長政客,思維通常都已經固化,而我也不是拜登的幕僚。他最後的結果,應該是四年一事無成,黯然下台吧,世人只會記得他在大選爭議中,當上美國總統的事,軟弱親中,甚至作票的指控還會永遠跟隨著他一輩子。

  • 註:因為喬治亞洲的兩席參議員選舉都未過半,依該州規定要重新選舉,讓參議院的選舉結果要推遲到明年的一月才能確定,但目前共和黨只要再拿下其中一席,就能過半數,而一般認為,如果沒有意外,共和黨應該最少可以拿到一席。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