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邁德總理去年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為何衣索比亞現在瀕臨全面開戰?

阿邁德總理去年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為何衣索比亞現在瀕臨全面開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衣索比亞現任總理阿比・阿邁德沒多久前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看似和平即將展翅高飛的東非古國為何陷入內戰泥淖中?這必須從衣索比亞的政治以及歷史層面開始說起。

文:徐浚堯(旅居衣索比亞的台灣人)

正當武漢肺炎二次復甦衝擊世界,以及美國大選紛擾之際,位在東非之角的衣索比亞聯邦政府於近期正在進行一場「正義之戰」。

11月4日,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 Liberation Front, TPLF)部隊,襲擊衣索比亞聯邦政府位於提格雷州的北方司令部。該行動的目的在於奪取位在北方司令部當中的重裝備武器。也意味著內戰的號角已經響起。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為何發動內戰?

衣索比亞現任總理阿比・阿邁德(Abiy Ahmed)沒多久前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看似和平即將展翅高飛的東非古國為何陷入內戰泥淖中?這必須從衣索比亞的政治以及歷史層面開始說起。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以下簡稱:提人陣)為衣索比亞聯邦政府當中的提格雷州執政黨,曾經主導衣索比亞聯邦政府長達20年的時間。前總理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任內,曾經領導提人陣發起革命游擊戰推翻政治強人門格斯圖・海利(Mengistu Haile)領導的共產黨統治,最終響徹全國,各地民族紛紛加入戰鬥當中,組建了衣索比亞人民革命解放陣線政黨(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 EPRDF,簡稱埃革陣),並且終結了共產黨統治。

各民族的團結在革命中體現的淋漓盡致,衣索比亞看似將開創民族共融的聯邦時代,但是人人平等及民族平等的期許,在革命英雄梅萊斯將近30年的領導下並沒有預期地發生。提人陣執政的年代,開始興建近期造成與埃及和蘇丹紛爭的尼羅河大壩工程,興建前期廣發人民公債籌募興建經費,看似美好的背後卻是不斷傳出的貪腐傳聞。

另外,提人陣執政時期將許多重大工程安排於提格雷州境內,優先將自身人民利益擺放第一位,雖說執政期間廣招國際投資人進入衣索比亞,但是在給予投資人土地的政策方面,除了眾多的貪腐案件外,打壓農民賤賣土地給投資人的傳聞也不斷傳出。

內政及教育方面,提人陣鼓勵各民族使用自身語言作為州內的官方用語,另一隻手卻暗地裡藉由語言政策挑起的民族自決情緒,間接離間各州之間的情感。因提格雷人總數僅佔衣索比亞整體人口總數6%左右,為顧及自身統治領導地位,離間挑撥各族裔為一種有利穩固自身統治的手段。

除上述種種作為之外,提人陣也將眾多提格雷人安插於各政府以及軍方要職內,更加鞏固了提人陣的政治運作穩定程度。各項有利於自身州內的建設和政策,也讓提格雷人於短短二十多年的時間內把持了衣索比亞眾多的財富。

對於反對自身統治的族裔和團體,用盡一切武力以及殘忍手段迫害,尤其對於奧羅莫(Oromo)人民。也種下日後奧羅莫人民解放陣線(Oromo Liberation Front, OLF)成為國內極端激進組織的原因之一。

以上敘述的種種原因,造成了衣索比亞境內除提人陣外的各州陣營和族裔等廣大人民對該政黨的不滿。總理阿邁德也深知衣索比亞的改革和未來,最大的阻力將會來自提人陣,於是在2019年末開始改組執政體系,宣佈解散原本的埃革陣,並且號召各州政黨共組全新的執政黨聯合體系:繁榮黨(Prosperity Party)

除卻提人陣之外的全數族裔政黨皆同意並且簽署了協議,贊成了該政黨的成立,並且維護該政黨的政治合法性,唯獨提人陣強烈反對。打響了衣索比亞分裂的第一槍。

2020年開始,也許是阿邁德總理的執政團隊在今(2020)年的知名歌手洪德薩(Hachalu Hundesa)刺殺案件中意識到了某些眉目,發現提人陣正在私底下醞釀著某些事情,進而加速了打擊提人陣的速度。

年中,衣索比亞聯邦政府便發布了全新的貨幣政策,以打擊貪腐的名義,發行了新版的衣索比亞比爾貨幣,限期內必須將手頭上的舊貨幣兌換完畢,每次兌換有額度上限,攜帶超額舊貨幣的人將可依法直接逮補。並且在全國大肆搜捕私藏舊貨幣和走私偷運舊貨幣的人士以及車輛。

以外人的角度看來,本項政策似乎旨在打擊政府中普遍的貪腐現狀,實則打擊貪腐為附帶價值,主要劍指提人陣,為切斷該政黨的財政而進行。

緊接著的一件事情終於引爆聯邦政府以及提人陣之間的戰火。因受武漢肺炎的影響,原訂九月份將進行的國會以及各州大選,依照聯邦政府命令必須延後進行,但提人陣拒絕聯邦政府命令,堅持於原訂日期展開選舉投票,也如期舉辦和再度當選為該州的執政黨。

並且提人陣開始質疑總理阿邁德的執政合法性,原因在於依據衣索比亞憲法,各州有權利如期展開選舉,武漢肺炎疫情不足以構成選舉推遲的理由和藉口,聲稱聯邦政府發布之推遲命令無效,並且總理阿邁德已經失去執政合法性,拒絕繼續配合聯邦政府。

在這一狀況下,起初總理阿邁德嘗試派出代表,至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萊(Mekelle)與提人陣展開磋商,希望一切紛擾可以和平解決,不需要再進一步將衝突擴大。最終遭提人陣拒絕。

迫於無奈,聯邦政府於十月份開始,下令正式斬斷對於提格雷州中央政府的預算撥款,改將預算直接撥款至提格雷州的各下級單位帳戶內,如:教育單位、村公所、鄉公所等。最終導致了11月4日的北方司令部突襲事件。

RTX88DT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目前局勢

自北方司令部的突襲事件之後,聯邦政府隨即對提格雷州宣戰,並且展開軍事行動打擊,寄望於短時間之內平定提格雷州的叛變。此外,於宣戰後,聯邦政府旋即全面切斷提格雷州境內的通訊和網路。

11月5日,衣索比亞空軍的蘇愷27戰機,隨即對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萊市展開了第一次空對地打擊,希望利用空中優勢,對提人陣武裝部隊的地面重型武器進行精準打擊,削減重型武裝力量。

11月10日,向來被稱最具愛國情操的阿姆哈拉州(Amhara)因與提格雷州接壤,該州政府的部隊已與提人陣激戰多日,據信阿姆哈拉州部隊在基拉克爾(Kirakir)地區殲滅了500名人陣部隊人員。並且大量武裝的阿姆哈拉族民兵乘著運輸車輛不斷朝著提格雷州前進。

11月12日,聯邦法院簽署決議,取消提人陣共計39名成員的豁免權,並正式指控該39名人員「叛國」;中國葛洲壩集團等中國企業動用六十餘部車輛,第一波撤離共計自默克萊地區撤出377名中國人。途中除少數警力護航之外,並沒有武裝保護。尚無法得知第二波撤離何時展開。

11月13日,提人陣發射兩枚火箭彈,分別命中阿姆哈拉州兩座大城的機場,分別為巴哈德爾市(Bahir Dar)以及貢德爾市(Gonder),並且證明為該黨武裝力量所為。

11月14日,因鄰國厄利垂亞正式宣佈支持衣索比亞聯邦軍隊,夜間開始對提格雷地區展開炮擊。提人陣發射三枚火箭彈反擊厄立垂亞,兩枚命中該國首都阿斯馬拉(Asmara)造成市區斷電,一枚火箭彈命中港口城市馬薩瓦(Massawa);另外,衣索比亞境內的威脅也不斷升級,該日聯邦情報局(NISS)於首都阿迪斯阿貝巴逮捕了14名索馬利亞青年黨成員。該14名成員意圖對首都實施恐怖攻擊。

11月16日,衣索比亞聯邦國防軍發布消息,已經控制提格雷州境內的三座城鎮,分別為阿拉瑪塔(Alamata)、瓦札(Waja)以及提穆嘉(Timuga)。阿拉瑪塔鎮尤其重要,因該鎮僅距該州首府默克萊市177公里。除此之外,衣索比亞已經投入將近整體部隊數量的50%至提格雷

州戰場。根據統計,已經有將近20萬的提格雷州難民逃往鄰國蘇丹的邊境,蘇丹政府已下令關閉邊境。

11月17日,提人陣主席格布雷麥可(Debre Tsion Gebremichael)指控聯邦政府軍發動無人機攻擊,並且除聯邦政府軍以及厄利垂亞軍隊外,尚有不隸屬於非洲大陸境內勢力的軍隊也參與了戰事。

衣索比亞副總理展開一連串鄰國拜訪之旅,力求東非共同體成員國表態以及支持衣索比亞政府的行動合法性。

令人好奇的是,與衣索比亞尼羅河大壩工程產生爭執的埃及以及蘇丹兩國,自上週末開始進行聯合軍演,將持續至11月26日。

後續發展

直至筆者撰寫本文為止,尚無法得知任何關於前方戰事的最新消息。不過各方已經開始揣測日後的衣索比亞內部以及地區態勢發展。根據筆者本人在衣索比亞生活近四年的經驗,未來可能會有幾個面向發展:

  1. 12月以前結束戰事,恢復平靜;
  2. 埃及和蘇丹介入,態勢趨向複雜(尼羅河大壩爭議、法什卡三角洲爭議);
  3. 無法短期內解決戰事,提人陣串連其他內外部極端反動勢力,陷入長期不穩定局面。

戰爭為政治的延續,最終苦難都為平民百姓接收。不論未來態勢發展如何,期望流血受難的日子早日終結,願和平盡快到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