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邁德總理去年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為何衣索比亞現在瀕臨全面開戰?

阿邁德總理去年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為何衣索比亞現在瀕臨全面開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衣索比亞現任總理阿比・阿邁德沒多久前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看似和平即將展翅高飛的東非古國為何陷入內戰泥淖中?這必須從衣索比亞的政治以及歷史層面開始說起。

自北方司令部的突襲事件之後,聯邦政府隨即對提格雷州宣戰,並且展開軍事行動打擊,寄望於短時間之內平定提格雷州的叛變。此外,於宣戰後,聯邦政府旋即全面切斷提格雷州境內的通訊和網路。

11月5日,衣索比亞空軍的蘇愷27戰機,隨即對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萊市展開了第一次空對地打擊,希望利用空中優勢,對提人陣武裝部隊的地面重型武器進行精準打擊,削減重型武裝力量。

11月10日,向來被稱最具愛國情操的阿姆哈拉州(Amhara)因與提格雷州接壤,該州政府的部隊已與提人陣激戰多日,據信阿姆哈拉州部隊在基拉克爾(Kirakir)地區殲滅了500名人陣部隊人員。並且大量武裝的阿姆哈拉族民兵乘著運輸車輛不斷朝著提格雷州前進。

11月12日,聯邦法院簽署決議,取消提人陣共計39名成員的豁免權,並正式指控該39名人員「叛國」;中國葛洲壩集團等中國企業動用六十餘部車輛,第一波撤離共計自默克萊地區撤出377名中國人。途中除少數警力護航之外,並沒有武裝保護。尚無法得知第二波撤離何時展開。

11月13日,提人陣發射兩枚火箭彈,分別命中阿姆哈拉州兩座大城的機場,分別為巴哈德爾市(Bahir Dar)以及貢德爾市(Gonder),並且證明為該黨武裝力量所為。

11月14日,因鄰國厄利垂亞正式宣佈支持衣索比亞聯邦軍隊,夜間開始對提格雷地區展開炮擊。提人陣發射三枚火箭彈反擊厄立垂亞,兩枚命中該國首都阿斯馬拉(Asmara)造成市區斷電,一枚火箭彈命中港口城市馬薩瓦(Massawa);另外,衣索比亞境內的威脅也不斷升級,該日聯邦情報局(NISS)於首都阿迪斯阿貝巴逮捕了14名索馬利亞青年黨成員。該14名成員意圖對首都實施恐怖攻擊。

11月16日,衣索比亞聯邦國防軍發布消息,已經控制提格雷州境內的三座城鎮,分別為阿拉瑪塔(Alamata)、瓦札(Waja)以及提穆嘉(Timuga)。阿拉瑪塔鎮尤其重要,因該鎮僅距該州首府默克萊市177公里。除此之外,衣索比亞已經投入將近整體部隊數量的50%至提格雷

州戰場。根據統計,已經有將近20萬的提格雷州難民逃往鄰國蘇丹的邊境,蘇丹政府已下令關閉邊境。

11月17日,提人陣主席格布雷麥可(Debre Tsion Gebremichael)指控聯邦政府軍發動無人機攻擊,並且除聯邦政府軍以及厄利垂亞軍隊外,尚有不隸屬於非洲大陸境內勢力的軍隊也參與了戰事。

衣索比亞副總理展開一連串鄰國拜訪之旅,力求東非共同體成員國表態以及支持衣索比亞政府的行動合法性。

令人好奇的是,與衣索比亞尼羅河大壩工程產生爭執的埃及以及蘇丹兩國,自上週末開始進行聯合軍演,將持續至11月26日。

後續發展

直至筆者撰寫本文為止,尚無法得知任何關於前方戰事的最新消息。不過各方已經開始揣測日後的衣索比亞內部以及地區態勢發展。根據筆者本人在衣索比亞生活近四年的經驗,未來可能會有幾個面向發展:

  1. 12月以前結束戰事,恢復平靜;
  2. 埃及和蘇丹介入,態勢趨向複雜(尼羅河大壩爭議、法什卡三角洲爭議);
  3. 無法短期內解決戰事,提人陣串連其他內外部極端反動勢力,陷入長期不穩定局面。

戰爭為政治的延續,最終苦難都為平民百姓接收。不論未來態勢發展如何,期望流血受難的日子早日終結,願和平盡快到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