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與其批評高嘉瑜,不如問民進黨何時才願意正視高房價問題?

【關鍵時事】與其批評高嘉瑜,不如問民進黨何時才願意正視高房價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掌握中央政權、國會且佔多數的民進黨如若自甘迴避建商利益所在,那顯然就辜負了蔡總統首屆當選時以「小豬撲滿」募款,刻意退散財團捐款的決心。

文:納許均衡

房價問題是個牽涉層面廣泛,不同價值、勢力拉扯的難題,久難徹底解決。

幾年前國民黨執政時政府主導民調,研考民瘼,多數台灣人民心中欲求痛苦來源,就是房價。同樣的問題在817萬大軍力挺上位的蔡政府,一樣無法迴避。

房價所得比失衡,造成台灣平均房價超越紐約、東京,這在比較人民收入所得後,顯然是不合理奇景。

買不起房子的情侶不敢成家、連帶難生兒育女;更籌不出頭期款的年輕人,面對高額房租和照顧日漸老化父母的兩頭壓力,痛苦指數飆高。

房價是個政治哲學問題,如何定價、怎樣才「合理」?無疑關涉資源分配難關。

除了建商欲極大化自己獲利,高喊「一坪300萬不貴」;另方面想安身立命的年輕人高攀不上;最最重要的是,已經坐擁房產的台灣人、內心同不欲自身房價遭壓。

從而由此不難理解,政府「打房與否」是個前後失據、左右失衡的困境,做或不做堪比父子騎驢。

口袋飽飽的建商一般宣稱,房市行情指數代表一個國家經濟發展。且不論這樣說法違誤甚矣,從國家權力以對權力來源之人民言,政府政策應該追求的首係社會正義最大可能均值,應以最弱勢或有發展潛值年輕族群為要,而不是維繫已然衣食無憂、每年想著要出國旅遊幾次的相對富人。

可以觀察經濟或房市的基準不少,從比較粗略的「百貨提袋率」,到股市、車市、房市交易量;「房價所得比」皆然。

復政府手中能夠運用的方法同樣不少。例如針對劍指投機客的「禁止換約」;房地合一課重稅;預售期間轉手重罰等在在應予。再且在租稅、限貸、拉高土建融、嚴查紅單更應有所作為。

否則人民自當懷疑由偏弱勢支持群起家的民進黨政府,是不是在執政後依襲國民黨惡習,向建商龐大政治獻金低頭。

以立法委員高嘉瑜為例,她可能是國會唯一公開質疑「公設比」存在合理性,主張「實坪制」的立委。而舉目全世界,僅有中國、香港、台灣等地有「公設比」這樣奇異設計,此完全倒向建商利益的玩意兒、居然多數人視而不見?

但高嘉瑜這樣的態度換來自家官員輕浮敷衍以對;遭致各方壓力遊說要她放棄「實坪制」。

這樣無所不在的佛地魔建商威力讓人驚嘆!也想起蔡英文總統剛當選時所言「權力是借來的,不是我們的。權力的行使是為了一個更好的社會。」

如今掌握中央政權、國會且佔多數的民進黨如若自甘迴避建商利益所在,那顯然就辜負了蔡總統首屆當選時以「小豬撲滿」募款,刻意退散財團捐款的決心。

我並不天真,也明瞭實際政治運作複雜難解的。但身為民進黨支持者,本文期待一個著眼多數民眾、弱勢相對優先的本土政權,也惟如是,我們才有較大持續執政,保衛台灣也實踐理想。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