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屆金馬獎】最佳導演陳玉勳:「兩座編劇換一座導演」,新導演《南巫》張吉安:「希望金馬繼續帶著我們往前走」

【第57屆金馬獎】最佳導演陳玉勳:「兩座編劇換一座導演」,新導演《南巫》張吉安:「希望金馬繼續帶著我們往前走」
Photo Credit:金馬獎轉播畫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57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由《消失的情人節》陳玉勳獲得,新導演由馬來西亞《南巫》拿下。

第57屆金馬獎今(21)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辦。和金曲、金鐘並稱三金的金馬,今年入圍名單仍舊多元,共計465件報名件數件,最終共有40件作品角逐獎項。

最佳導演由《消失的情人節》陳玉勳獲得,評審評語為:「近年以《總鋪師》、《健忘村》再創台灣喜劇電影新局。」今晚陳玉勳個人可說是大贏家,除了首度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之外,也獲得最佳原著劇本,陳玉勳也笑著說:「兩座編劇金馬獎,好像就能換一座導演獎。」

陳玉勳出道作品《熱帶魚》就榮獲金馬獎原著劇本,更遠渡重洋,遠赴瑞士盧卡諾影展拿下藍豹獎和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愛情來了》讓陳進興、廖慧珍一舉拿下金馬最佳男女配角;《總鋪師》讓林美秀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全台票房大破三億台幣,成績排在《大尾鱸鰻》之後,成為2013年國片票房亞軍;《健忘村》則是提名金馬三項大獎,女主角舒淇再度角逐影后。縱看陳玉勳的喜劇作品,成為台灣電影的獨特身影。

擅長喜劇的陳玉勳說:「喜劇是比較不容易得獎的類型,其實我一直是用喜劇的態度來拍悲劇 謝謝評審這次有看穿了我這些事情。」陳玉勳當然也繼續感謝恩師王小棣:「畢業後受到小棣老師提拔, 你們都幫助過,照顧過我,我非常感謝。」

而對於今年同場較勁的《日子》蔡明亮,陳玉勳則說:「我第一份工作就是當蔡明亮導的場記,當時看蔡明亮拍片一記雷打中我,開啟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跟侯導拍片又被雷打中一次,前幾天跟李安講話又被打通一次,希望打通任督二脈,以後可以拍得好一點。」

陳玉勳也自嘲本來想退休,但看來現在好像不太能退休,也感謝徐立功、李烈、葉如芬、施偉明,陳玉勳說:「他們都對我非常機車,改東改西,一直逼我改,但一直改才會進步。」最後陳玉勳也不忘感謝劇組:「謝謝劇組,非常厲害的劇組,感謝天下的朋友和老師。」

今晚的《消失的情人節》也已經收下導演、劇本、剪輯、視覺效果四項大獎,堪稱大贏家。

而今年最佳新導演入圍者號稱死亡之組,最終由《南巫》張吉安獲得,《南巫》故事改編自張吉安同年時,家鄉吉打州的田野傳奇,張吉安同時也是廣播主持人、行為藝術家、鄉音考古工作者。曾於2011年獲頒馬來西亞國家廣播獎,為首位獲此殊榮的華裔廣播人。

而張吉安一站上金馬舞台就說:「電影並不偉大,最偉大的是拍電影的所有人。所以要特別感謝金馬獎給我機會,像我這樣的新人來自遙遠南方的國度。也要特別感謝投資方,他們知道肯定是浪費錢,感謝我的製片人、我的演員,都是馬來西亞人,因為我們沒錢邀請他們促成這部電影,很珍貴。」

至於《南巫》的監製則在上個月去世了,張吉安也說:「感謝天上的監製(林乾峰),他陪我完成這部片的16天後就走了,寫劇本時很多人都跟我說,很多不願意投資的人都說沒人看得懂,監製問我怎麼辦,我說總有一天有人看得懂,結果金馬獎看得懂。」

除了監製之外,張吉安也感謝攝影師、甚至是侯孝賢:「我希望他長命百歲。我沒想過電影可以用長鏡頭拍出那麼優美的《童年往事》。」

最後張吉安說:「感謝我在邊界的爸爸媽媽,因為到現在為止,他們不知道這部電影關於他們,也許他們現在知道了,我要用我的家鄉話潮州話,跟他們說謝謝。希望金馬繼續帶著我們往前走,所有人都會追隨,總有一天全世界會萬馬奔騰。」

其實除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之外,張吉安也在昨天的入圍酒會獲得會外賽「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且《南巫》也已經先在11月8日贏得「奈派克獎」和「亞洲電影觀察團推薦獎」,可說是今年金馬的常勝軍。

而揮別《南巫》後,張吉安的下一部作品《五月雪》(暫定)也在前三天的金馬創投獲得「CNC現金獎」,張吉安這趟台灣行,雖然飽受隔離14天之苦,但滿載而歸。

最佳導演:

  • 蔡明亮/《日子》
  • 陳玉勳/《消失的情人節》
  • 黃信堯/《同學麥娜絲》
  • 鄭有傑/《親愛的房客》
  • 陳果/《墮胎師》

最佳新導演:

  • 張吉安/《南巫》
  • 廖明毅/《怪胎》
  • 許承傑/《孤味》
  • 柯貞年/《無聲》
  • 陳健朗/《手捲煙》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