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立法會》:只拍2019年7月1日這一天的紀錄片,卻是香港不可或缺的歷史文獻

《佔領立法會》:只拍2019年7月1日這一天的紀錄片,卻是香港不可或缺的歷史文獻
Photo Credit: 《佔領立法會》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佔領立法會》中,民眾喊著「齊上齊落」,也有人說:「你們這樣不就違反了他們想要死守的個人意願嗎?」

文:鹿刻Luke

香港原定今年九月舉行立法會改選,外界預期民主派有可能在區議會後再次取得大勝,然而,港區政府卻以「防疫」為由宣布選舉延後一年舉行,現任議員延任一年。不過,多位民主派議員認為選舉延後無正當性,針對「是否要總辭」引起爭辯,最後有3位議員拒絕延任,其餘19位民主派議員則選擇留任,未能「齊上齊落」。

根據BBC報導,11月1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應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提請,做出決議「要求香港政府立即剝奪任何支持港獨的立法會議員資格」。因此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梁繼昌等四名民主派議員因此遭到DQ(Disqualification,撤消資格),此時,其餘15名民主派議員宣布要「齊上齊落」跟進總辭,因此到明年改選前親中建制派議員幾乎100%掌握立法會。

為何說是幾乎?聯合報報導,還有兩位非建制派議員選擇留下,分別為熱血公民黨議員鄭松泰及無黨籍議員陳沛然。鄭松泰認為,民主派已錯過最佳時機,總辭並無太大意義,決定留在體制內繼續努力。他於被視為非建制派議員,曾對《國歌條例》投下反對票,更因參與2019年的「七一衝突」,被警方指控其在立法會大樓內涉嫌串謀或損壞財產,遭到拘捕後交保,至今仍需定期回警署續保。

所謂的「七一衝突」也被稱為七一佔領立法會,一切得從2019年四月說起。

2019年4月,香港特區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正草案(又稱為「送中條例」)付立法會審議,因修法後授權港府可向中國移交嫌疑犯,引起諸多民眾反抗,連續舉行多場遊行示威,上百萬人走上街頭「反送中」,罷工、霸課、霸市,要求港府、立法會收回法案,卻始終未獲得執政當局的正面回應。

2019年7月1日,那天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的22週年,香港「回歸」紀念日放假一天,凌晨開始就有許多民眾在金鐘立法會外集會「觀禮」,希望將反送中的意見表達給立法會及港府高層知道,當時香港已經歷多場「反送中」示威,因此警方也嚴陣以待,封鎖許多街道,並將慶祝活動改在室內舉行。

但立法會外聚集的民眾並沒有因此散去,反而愈來愈多,大批群眾討論著如何「運動升級」,有許多人堅守應該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底線,被稱為「和理非」,但也有人打算衝撞體制,闖入立法會,但大批的示威民眾並沒有領袖,每個人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有人認為「闖入立法會只是給警方逮捕的理由」、也有人認為「香港政府根本不在乎非暴力反抗」、有人說「就算闖入了又能怎麼樣,只是多一個人被捕被關」、但也有人怒吼「那麼待在外面示威又有什麼用。」示威民眾你一言我一語討論了非常久都未能達成共識。

直到下午,開始有民眾以推車衝撞玻璃門,仍有人意圖以肉身擋在玻璃門前,阻止他們以暴力手段抗爭,但卻被其他人架開,以土製工具衝撞強化玻璃門並不容易,眾人合力經過數個小時的衝撞後玻璃門才被敲破,大約到晚間九點,才有示威群眾於進入立法會內「佔領立法會」。

反送中抗爭  示威者思考香港代議制度是否合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過,這場佔領行動並沒有持續太久,隨著警方持續集結並預告清場,也有愈來愈多民眾擔心被捕、受傷而離開,守在立法會內的人愈來愈少,部分示威者也呼籲民眾要「自己將留守的後果思考清楚」,最後在凌晨12點清場前,立法會內約只剩幾個人決定獨自留下來死守,其餘示威群眾或因為懼怕、膽小,或因為個人考量而決定退到立法會外,在外頭替立法會把風。

此時,距離警方清場的時間不多,外頭的示威者開始高呼「齊上齊落」的口號呼籲要求裡面的人要出來同進退,擔憂立法會內死守的夥伴會白白犧牲,幾個壯漢再次進入立法會,不顧留守民眾視死如歸的意願,強行將他們「架走」,「佔領立法會」僅約三個小時後即全數撤守,最後警方當日並無從立法會中驅離或逮捕任何示威民眾。

只拍7月1日這一天的紀錄片 卻是香港重要歷史文獻

從示威者聚集、行動升級的爭辯、衝撞立法會、佔領立法會、撤守離開的過程的畫面,全數被保留在《佔領立法會》這部紀錄片,這部片沒有導演、剪接、製片等,僅掛名「香港紀錄片工作者」,短短一個小時,完整記下了2019年7月1日這一天的珍貴影像,是香港歷史的重要書寫,也是對於「民主」相當深刻的思辨。

香港的示威運動一直以來都沒有領袖,原因是他們的領袖人物很容易就會被執政當局給逮捕,因此每一場運動雖然有持麥克風的「大台」,但大台的組成也會不停變動,人人都能成為大台的發言者,也很容易會被推翻。

《佔領立法會》試圖透過第一手紀錄,告訴觀眾要搞社會運動有多麼困難,示威群眾花了數個小時辯論要不要「衝」,最後仍未能取得結論,卻還是「衝」了,而進入立法會又是另一場要留下或撤退的辯論,最後還是沒有答案,也沒有什麼少數服從多數。

大家都只是做了自己想要做的選擇,想要「衝」的人「衝」、想要和理非的人和理非、想要留守的留守、想要離開的離開。這確實相當民主,但也荒唐,因為社會運動要成功,很大的一個關鍵就是必須要團結。

香港 佔領立法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當場外的民眾強迫將立法會內留守的民眾架開,身為曾經親自參與過社會運動的我而言,真的感到不可思議,卻又非常真實,我們在現場總是不停討論著該怎麼做,擔心被警方突破驅離,卻從來沒想過會被其他示威民眾給強行架走。

紀錄片中出現了多位民主派議員,他們在現場反覆呼籲民眾要堅守和理非的底線,面對面的與抗議民眾嘶吼、辯論,搬出法條來警告,希望阻止他們違法衝擊立法會,但激情的民眾也反斥:「你們在體制內什麼也沒有做」。

反送中運動最後確實擋下了《逃犯條例》的修訂,卻換來更嚴格的港區《國安法》,香港民眾的示威至今都沒有結束。從2019年七一佔領立法會到2020年立法會民主派議員都未能「齊上齊落」。人們不經質疑抗議最後換來什麼?分裂的總辭有意義嗎?四處發生的示威有成果嗎?所謂「團結一致」是否違背民主的理念?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還是每個人都應該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社會運動必須團結 如何兼顧個人的自我意願

《佔領立法會》中,民眾喊著「齊上齊落」,也有人說:「你們這樣不就違反了他們想要死守的個人意願嗎?」當然,多數人認為撤守是好的選項,但是否非得要強迫別人接受,當衝撞體制的行為缺乏民意的基礎時,他們能否一樣能選擇「衝」,而後果自行承擔,還是說所有人都是共同體,必須一起承擔運動的成功與失敗呢?

民主強調多元、包容、異質的聲音,卻也經常因為缺乏效率而為人所詬病,民主政府做任何決策都必須經過民意代表的監督,但民意經常充滿相當大的分歧,往往只能在前進兩步、後退一步的情況下迂迴前行,民主確實賦予人民權利,做出多數人想要地決策,但也未必都是正確的。

而更令人憂心的是,面對獨裁專制的威權國家,很有可能透過分化民意的方式,來挫敗民主決策的穩定性。即使示威民眾有耐心以民主的方式辯論三天三夜,以投票來取得最大共識,但警方隨時都會攻堅清場也是無法忽視的時間壓力。當民主派議員為了總辭與否無法取得共識的時候,建制派早就好整以暇,坐收漁翁之利。當人民想以民主對抗威權,如此脆弱,如同一盤散沙、一籃對抗高牆的雞蛋。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