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匯上市被阻滿肚怨氣,螞蟻中伏卻若無其事——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

領匯上市被阻滿肚怨氣,螞蟻中伏卻若無其事——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過這麼多年,市民有眼見,到底雷鼎鳴口中只顧私利的人,是盧婆婆所代表的少數派,抑或一班短炒圖利的股民,以及不用高價競投而獲取政府地皮和物業去食大茶飯的基金大鱷、領展高層。

螞蟻在港上市,155萬人認購,凍結資金逾1.3萬億,但臨門撻Q,理應有大量苦主哭訴無法賺一筆橫財,借孖展更要蝕息。出奇地,本港政商界和金融分析員表現鎮靜,部分網民甚至將事情膠化,歸咎於連登用戶「麵咪媽」燈死螞蟻,傳媒又煞有介事地當花邊報道。客觀效果上,問題的重點巧妙地被轉移,事件的嚴重性大大降低。

其實十六年前,號稱全球最大的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現成了社會公敵的領匯(領展前身)準備上市,賤賣政府資產,但被一個香港市民入禀阻止,終導致金融界的這個發財大計暫緩(究竟領展做過幾多陰質事,可參考筆者的《領展如何成為社會公敵》)。很多小股民覺得見財化水,對「罪魁禍首」盧少蘭婆婆喊打喊殺,一眾財金分析員,以至一直鼓吹公共資產市場化的芝加哥學派學者雷鼎鳴也加入戰團,對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受損,表示難以接受。

政論家林行止先生04年12月21日在《信報》專欄內這樣說:在領匯事件上,本地輿情罕有地與政府站在一起,「並肩作戰」,對盧女士及其智囊團循法律途徑成功否決領匯上市一事,口誅筆伐,原因很簡單,因為五十萬零三千多名申請領匯的香港投資者「萬眾一心」,相信中籤獲配股肯定有利可圖,所以如此,皆因他們認同反領匯上市的少數人指出政府賤賣資產的說法——有形之手賤賣資產,無形之手把之矯正,股價遂上揚,這等於人人受惠,皆大歡喜;領匯上不了市,無人得益,人人滿肚怨氣……

當時是科大經濟系教授的雷鼎鳴,按照記者的描述,對發生了「香港金融中心的911事件」,表現得義憤填膺。他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訪問,批評事件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衝擊巨大,「香港目前存在著『尋租活動』,某些人因為自己的私利阻止領匯基金的上市,因為一旦政府資產實現私有化後,對他們而言個人獲取好處的空間將大大縮小。除了領匯外,香港特區政府正計劃將機場管理局在明年上市,也在考慮水務局、郵政局的上市計劃,這些都能給資產帶來更合理的運用,但我預計將來這些資產上市也同樣會受到阻攔。」

經過這麼多年,市民有眼見,到底雷鼎鳴口中只顧私利的人,是盧婆婆所代表的少數派,抑或一班短炒圖利的股民,以及不用高價競投而獲取政府地皮和物業去食大茶飯的基金大鱷、領展高層。最諷刺的是,雷鼎鳴大力指控盧女士的「尋租活動」,事後看來,她只是在盡力捍衛公屋居民的低消費經濟圈免於被連根拔起,捍衛社區經濟的本土文化特色,讓小本經營者有貢獻社會的立足地。從事「尋租活動」者,另有其人,是那些假「釋放土地價值」、「高效使用公共資產」之名、聲稱發財大計受阻、但求以財技謀暴利而罔顧實體經濟受損的大商家和基金佬。後來領匯封殺被狙擊的各種可能,成功上市,政府都沒有趁機加入條款,限制領匯作惡,保護居民權益。

在政府資深顧問、本港經濟學教父兼任領展獨立非執董多年的王于漸大教授出謀獻策下,領展在2014年更加成功爭取政府放寬證監會守則,容許領展由物業租務管理變為地產商。據說這樣做是要令香港發展為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的集資中心,但這些年來,除了領展大股東及其CEO王國龍等人豬籠入水外,香港市民從中獲益過甚麼?

文章獲授權轉載,原題目為「螞蟻苦主的前世今生-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十七)」,題目與內文由編輯稍為修改。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