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總統長子參選市長被指創造「政治王朝」,人民、專家與競選對手怎麼看?

印尼總統長子參選市長被指創造「政治王朝」,人民、專家與競選對手怎麼看?
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長子吉布蘭(Gibran Rakabuming Raka)投入地方選舉,競選位於中爪哇省的梭羅市(Solo,又名Surakarta)市長。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研究指出,有兩種政治王朝類型,「輕薄」的政治王朝,透過選舉將職位交棒給下一位家族成員,延續政治家族的命脈。 「肥厚」的政治王朝,同一個政治家族內的成員,同時分別掌握多個政府職位。

印尼地方選舉預計在12月舉辦,最受矚目的是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長子吉布蘭(Gibran Rakabuming Raka)投入選戰,競選中爪哇省梭羅市(Solo,又名Surakarta)市長。外界普遍預測他將贏得勝利,但也引發這是否使印尼政治走向「政治王朝」的道路。

中央社》報導,吉布蘭獲得執政黨民主奮鬥黨(PDIP)、第三大黨大印尼行動黨及其他主要政黨支持。根據《雅加達環球報》報導,就梭羅市長選舉而言,除公正福利黨外,其他政黨都決定支持吉布蘭。但是公正福利黨在市議會沒有足夠的席次,無法提名市長參選人。

路透社》報導,佐科威的政治生涯的起點,也正是從梭羅市長出發。不過,吉布蘭的政治理想也引起懷疑——佐科威是否正在謀劃新的政治王朝(political dynasty),屈服於對印尼的舊菁英勢力。不過佐科威駁斥此說。

「每個印尼人都有政治上的權利。我從未對我的孩子下指導棋。」佐科威上週告訴《路透社》記者,「這是競爭,每個人都可能贏也可能輸。」

AP_1929347370864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9年10月20日,吉布蘭(右)陪同父親佐科威進行競選活動。

根據《亞洲時報》報導指出,政治王朝發生在許多國家,也甚至可能出現在民主國家,但在菲律賓是最惡名昭彰的。根據研究指出,有兩種政治王朝類型,「輕薄」的政治王朝,透過選舉將職位交棒給下一位家族成員,延續至政治家族的命脈。「肥厚」的政治王朝,同一個政治家族內的成員,同時分別掌握多個政府職位。

現居印尼經商,並於泗水大學擔任講師吳英傑則曾撰文指出,在民主選舉的過程中,用帝制時代稱謂來形容民主時代經過選票檢驗的政二代政三代,並不恰當,更適當的用語應該是政治家族。他也指出,印尼所謂的政治家族其實少之又少。

在2014年總統選舉時,佐科威與對主導印尼政府的強大家族、軍事和商業勢力都沒有關係,甚至被視為選舉的局外人。在擔任總統的六年間,佐科威將基礎建設和發展計畫視為最優先的事項,不過,在印尼過去20年的民主改革進程中,有些前強人總統蘇哈托( Suharto)的親信仍在政府中握有權力。

研究東南亞政治超過二十年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政治系副教授戴維信(Jamie S. Davidson)曾在其著作分析,「在民主化時期,威權時代留下的政治精英仍能按自身利益影響選舉規則之制訂從而主導選舉政治。」

2020年印尼地方選舉預計12月9日舉行,將選出九個省分的省長及縣市長等公職,選民人數約1億人。印尼共有34個省和特區,總人口約2.6億人。

本次地方選舉有許多政壇上有影響力者的子女或親戚參選,吉布蘭是其中之一。不只有總統的兒子,還有總統的女婿、副總統的女兒和國防部長的姪女。根據西北大學(Yoes Kenawas)政治學博士候選人Yoes Kenawas研究指出,2015年地方選舉,出現52位這種「王朝的」候選人,今年(2020年)則有146位。

有分析家指出,印尼政治愈來愈變成家族事務。「民主只促進了少數人接近政治權力。」選舉監督組織「選舉與民主協會」(Perludem)成員Titi Anggraini 對此趨勢做出評論。

32歲的吉布蘭在新加坡與澳洲完成學業後,回印尼創業經營餐飲業。吉布蘭騎著一輛老自行車到選委會完成梭羅市長選舉登記時,他的形象與父親如出一轍,佐科威在登記參選總統時亦是如此。面對延續印尼王朝政治的指控,吉布蘭告訴《路透社》記者,他「歡迎所有批評」,並確信比起企業家市長,他能為人民生活帶來正面的改變。

勝選的「空白欄位」

印尼的政治長期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島爪哇島(Java)主導。不過,在距雅加達(Jakarta)500公里、總統的故鄉梭羅市,吉布蘭的參選引起爭議。

69歲的社會運動者Halim HD,向來是許多政客的眼中釘。2年前,蘇拉維西(Sulawesi)的一場的選舉中,一位副總統的親戚是唯一參選人,沒有其他競爭者。Halim HD發起一項「空白欄位」運動,呼籲把票蓋在選票上的沒有候選人的空白欄位。空白欄位贏得了選舉。

這次梭羅市長選舉,在九個政黨組成的聯盟中,吉布蘭一直沒有競爭對手。直到選舉登記截止日9月6日的前幾個小時,一名59歲的服飾商巴吉奧(Bagyo Wahyono)才登記參選。當地選舉委員會表示,雖然他去年就表達過參選意願,但這項決定還是令許多人驚訝。

巴吉奧來自一個鮮為人知的社會組織Tikus Pithi Hanata Baris,並自稱是反建置派。「我參選是因為我有能力打破常規,而這能顯示任何人都有選擇或被選擇的權利。」Bagyo Wahyono告訴《路透社》記者。

作為獨立參選人,一些觀選員發現巴吉奧缺乏強力的社會或政治資本,因為他並未置身於大型組織或政治網絡。獨立參選的門檻是收集3萬6000個連署,巴吉奧的競選團隊的發言人Budi Yuwono說,他們2019年就開始挨家挨戶收集。然而,一名選委會成員說,巴吉奧團隊收集到的連署約有1萬4000筆不符資格。

該團隊一開始甚至並未使用社交媒體來競選,因為擔心敵對政黨藉此干擾破壞。但這似乎也使得他們未能進入公眾視野,直到9月,《路透社》的記者詢問的當地人,大多都說他們不知道巴吉奧。

唯一不支持吉布蘭的政黨成員Sugeng說,他認為巴吉奧的參選是為了「避免(上述空白欄位事件)那個情況發生。」他也說,「那不只對吉布蘭,對總統來說,都是極為尷尬的。」吉布蘭與總統都未對此說法置評。

8月時印尼《羅盤報》(Kompas) 曾做過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將近61%民眾並不喜歡王朝政治。不過,以古老宮殿與傳統蠟染(batik)聞名的梭羅市,選民性格相當務實。「政治王朝已存在好幾代。」42歲的三輪人力車駕駛Hartanto聳了聳肩,「重要的是他們是否了解人民。」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